Hi,欢迎光临:佛母网

行门篇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 有一位师兄的见道报告说:“明心的人是从阿赖耶识的相用,而推知祂的体性”,又说:“直到完全确认无疑为止”,请问这种推知是不是就是参禅?如果采用这个办法是否先要找到,或者推知到末那识,进而推知阿赖耶识?这种方法显然与参“念佛者是谁?”的思路和方法不同?两种方法是否都可试一试?如前者推知到阿赖耶识,是慧解吗?是否明心也可以慧解?而见性才真正须要功夫?因为就算告诉你,什么是佛性,没有功夫仍然用肉眼看不见?(1-5)

  答:您所述的见道报告,系指找到阿赖耶识的相用之后,再去推知祂的体性,这已经是破参后的思惟整理,并不涉及参禅的方法。

  有的人是先找到末那识,才证阿赖耶识;有的人则是先证阿赖耶识,才找到末那识;并没有一定。

  慧解很强的人,往往没有基本的禅定功夫,也没有经过苦参,就找到阿赖耶识;但这种情形不值得羡慕,因为破参之后功德受用很小,容易退转。因此,行者仍应修习基本定力,再参究第一义。

  见性与明心不同,没有定力是不能成办的,这在《大般涅槃经》中说得很清楚,也可以从正觉同修会见性者的见道报告当中得到证实。见性后若定力退失了,也会渐渐看不见佛性;重新修得定力以后,又会重新再看见。但明心以后永远都会知道自己的真心如来藏所在,与定力的退或不退无关,所以明心与见性是不同的。

  ◎ 读到范晓雯师姐的《毕业感言》真是感触很多,故而提起这样的话题,不仅为我自己,更是为大陆所有依从 导师修学的佛子们,向老师们进言:能否出版一些与“悟前应有之知见、禅净班之课程”相关的著作?否则 导师以后过来举办禅三,即使有人证悟,他同样会面对范师姐一样的问题,“难以观行生起妙慧”,同样会出现“悟后起修的阶段,却是备尝辛酸”,不论是法上的重整和补强,或是一些事相上的拿捏和处理,在在都是充满著压力和考验;甚至可能因为没有 导师或亲教师的摄受而退失。(6-4)

  答:据 平实导师指示,本会目前没有将禅净班之教材或内涵公布之计划,但未来陆续会有种种书籍出版,由诸亲教师将教材中之内涵,陆续而分散的写在书中,只要如实的摄取书中的知见,反覆的思惟整理,就不会有走错路头的事情发生;但是想要求悟的话,单凭读书思惟,是永远不够的。而且在参禅的过程中,有许多的歧路与误会;常有会外人士读过 平实导师的书籍以后,自认为已经开悟了,但是经过来函陈述以后,发觉都是误会了开悟的内容,仍然落在意识心上面,成为大妄语业,必须再作公开忏悔的事行,极为尴尬。此事年年都有,令人感叹,其实不值得效法。所以最好是亲到正觉同修会中从头修习,有亲教师摄受与指导,就可以避免这种无心之过。至于大陆地区学人,将来因缘成熟时,应会有本会之亲教师前往授课指导,即可避免范师姊以前独自摸索的辛酸。至于所问悟前应有之知见,在《禅──悟前与悟后》书中,也曾说过不少,大德可以自行参考。

  ◎ 电子报第7期的〈保健脊椎的平背拜佛功〉,分解动作第十二,说到“双手用力支撑使双膝抬上,脚跟著地,变成蹲姿,两臂放松”,但若只用手部的肌力勉强将身体撑起来,肌腱很容易受伤;双手应该先伸直,使上下臂的骨骼成一直线,再协调配合手部、肩部和双腿的肌肉,把身体支撑起来,这样比较轻松而不易受伤。(8-6)

  答:大德的说法很有道理,谨借此般若信箱披露之。

  ◎ 看佛经,常有让我很矛盾之处。《弥勒所问经》中佛言:菩萨应远离众务、众话、利养、愦闹之处。然而《华严经》又云:菩萨要主动的去攀无边无量的众生,广学世间法,所谓文学算术、医术方药等无不该习,乃至于连歌舞娱乐也要学习。但这样就不能离开众务、世话、愦闹。这两本经很矛盾!同经中又言:菩萨不论人过。但我不说别人的过错,怎么帮他改正缺点呢?印光法师看到有弟子不爱惜粮食时,不是也当面大声呵斥吗?(11-5)

  答:《大智度论》(卷十七)有一段问答,正好可以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问曰:“菩萨法以度一切众生为事,何以故闲坐林泽,静默山间,独善其身,弃舍众生?”答曰:“菩萨身虽远离众生,心常不舍,静处求定,获得实智慧以度一切。譬如服药将身,权息众务,气力平健,则修业如故。菩萨宴寂亦复如是,以禅定力服智慧药,得神通力,还在众生,或在父母妻子,或师徒宗长,或天或人,下至畜生,种种语言,方便开导。”】因此,菩萨为了修证禅定,获得真实的智慧,不得不暂时远离众务、愦闹之处,等到成就禅定、智慧,再回到众务、愦闹之处,与众生同事,摄受众生;时机、因缘不同,而有不同的作法,这是没有过失的。

  所谓的“菩萨不论人过”,是指菩萨不恶意批评人家的身口意恶行,特别是在背后说人闲话、散播他人的是非,是菩萨不应该做的事。但如果是为了纠正对方的过失、出于善意的当面劝诫,则是许可的;此时的目的,并不在于减损他人的名誉,而是增长对方的德行,此种情形与“菩萨不论人过”并不相当。

  ◎ 萧老师,您好!我对人生我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要向您请教,这些疑问不解决,我对佛教始终只能信到七分,不能信到九分、十分……〔文繁不录〕太多的迷惑期盼你的指教。我作过一个恶梦,梦到被坏人追杀,马上要死,死前就是担心再没机会得到你的指教了,这让我死不瞑目。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是如此焦急地等待您的回答。(11-6)

  答:来信已呈 平实导师阅览,您求法的热忱, 平实导师十分感动,但 平实导师弘法事务繁忙,特别指示由编译组代为回覆。

  您的来信使我们感受到,您是一位心怀渴仰、恭敬的求法者,最让我们感动的是,您说:“我是一个热爱真理、为真理不惜身命的人。”这种勇猛刚健的人格,鲜明的显示出:您是一位菩萨种性的佛弟子;相信您必能锲而不舍的克服一切障碍和困难,亲证法界实相,乃至究竟成佛。

  您一口气问了数十个问题,可见您对宇宙人生的真相,有强烈的好奇心,意欲一探究竟。这也是菩萨行者的特征,为了求证究竟的真理,您将会不断的探究,直到智慧圆满,绝对不会像二乘人那样,取证涅槃。您的问题,我们不准备在这里逐一、详细的回答,如果这样的话,至少是百页以上的篇幅。一方面,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另一方面,我们即使回答了,对您来说,仍然将会只是“道听涂说”的知识;“道听涂说”的知识只能满足您的好奇心,没有办法让您断疑,更无法消解您因此而产生的烦恼。(您所提的若干问题,其他读者也会感兴趣,这些问题将陆续于《正觉电子报》〈般若信箱〉专栏中隐名而分期予以解答;除此之外,限于时间,我们只能以这封信总答您的提问。其余的都将慢慢的在正觉电子报中一一回答。)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4-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