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从藏传佛教的“吉天颂恭法会”广告谈起 ——直贡噶举的现代神话系列之一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台北报导)6 月24日联合报头版,赫见所谓“宝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协会”刊登了半个版面的巨幅广告,昭告藏传佛教密宗“直贡噶举派祖师”吉天颂恭794年纪念日大法会的活动,并且转载其“直贡澈赞法王”的“慈悲开示”以壮声势。其实藏传佛教密宗在台湾弘传效应本在递减中,何况经由正觉教育基金会多年来努力揭发其顶冒佛教,并辩证其法义乖谬,证实藏传佛教所有法义全非真正之佛教法义,是顶着佛教外貌,本质全是外道的仿冒佛教,以致藏传佛教密宗缩藏规避多年,不敢出书或具文依佛教法义正式辩证;因此这一则6/24的广告刊登,颇显得突兀而高调。
  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仆先生表示,此举正是藏传佛教密宗把他们“在台弘传”的死马当活马来电击,看是否还能起死回生继续苟延残喘的重手猛药;也是呼灵招魂的哀音——倒不是对他们早已死堕魔界的仿冒佛教祖师,而是针对对他们日渐流失的信众作出最后号召;希望藉一个暗中强力动员,好使参与人数能“意外突破”预定的3200人(登如此大手笔的广告,预估人数竟这样客气?)的法会,造成“轰动假相”,来给自己回注强心针。
  张执行长析论,审阅其“法王开示”的内容,前面半篇不外是简述直贡噶举派的传承与发展,甚至直接编造“吉天颂恭是龙树菩萨的化身”。事实上,龙树菩萨早就被释迦佛授记死后往生极乐世界,早已不在娑婆世界了,他们想取悦龙树菩萨的用心是无效的;而且龙树菩萨自始至终都不可能是密宗的祖师,藏传佛教只是故意攀缘龙树菩萨来高推自己、欺蒙世人。在藏传佛教密宗中,龙树菩萨也是被虚假地高推,识者早已指出藏传佛教密宗众祖师如此行为背后的用心,一是造龙树“新佛”以淡化“旧佛”释迦世尊的影响力,免得被释迦佛的三乘菩提教义所破;二是藉机冒名矫辩,开始杜撰伪论、攀缘龙树来包装“藏传佛教密宗”,让人误以藏传佛教也是佛教里的一个宗派,遮掩藏传佛教始终都是冒牌佛教的真相。这是一石二鸟的用心,也是藏传佛教始自古天竺就一直维持到现在的一贯不变手法;这回只是重新再使用,想要欺蒙台湾民众罢了。而现在“澈赞法王”居然提出这第三件鸟事,除了高推及攀缘龙树之外,更穿凿附会而创造其创教祖师是龙树化身的假故事。执行长感叹,龙树菩萨现正在极乐世界亲随阿弥陀佛,若是偶一回顾,发现娑婆世界竟有外道为他抹黄抹黑,恐怕真要慨叹五浊恶世众生难度而不想再回来娑婆世界了。
  张执行长叙述,“直贡”本是地名,位于今西藏自治区墨竹工卡县境,地当拉萨吉曲河上游的秀河畔。1179年,帕竹噶举的创始人帕莫竹巴(1110——1170年)的大弟子之一仁钦贝(即是吉天颂恭)来到直贡地方,接收了一座小庙,在此基础上创建了其根本道场“直贡梯寺”,从此兴盛发展起来,称为直贡噶举派,是达波噶举“四大八小”中之一小派。张执行长指出,仅只这白派“八小”之一,就发展出六个“扎仓”(藏语“学院”的意思)和八个活佛转世系统;再加上众所周知其他各派也到处是“尊胜的法王”,到处是“尊贵的活佛”,真让人觉得怎么藏地总是满天神佛,比描写上古商周时代的神怪小说“封神演义”还要热闹?
  张执行长进一步说明,目前这一位第37任“直贡澈赞法王”,被编派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这一点倒是跟达赖喇嘛正面“撞角”,不晓得两羊过桥,将来哪一只肯退让?只怕会永远僵在木桥中央进退不得);一如所有的藏传佛教密宗法王,传述是在一大堆吉兆异象中出生,可是为数众多的这些法王们成长为大人之后,却历经西藏政局剧烈动荡,先后遭到软禁和思想改造,也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卷入红卫兵的派系斗争里,被下放到乡间的农村进行劳改,吃过不少苦头,显然是没有什么福报的平凡人。张执行长表示,我们无意对别人经历的苦难加以蔑视或奚落,但是这些号称为佛或大菩萨化现救世济生,动不动就被称说对他们亲近一次能灭多少罪,礼拜一回能免除几世三恶道苦的法王们,为何一个个都出生在少福多灾的佛法边地?又是大多数出亡故乡,历经颠沛流离,几十年来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这教信徒如何不起疑?就好像一个在水中扪空乱抓、呛水謦咳的人,才刚被人拉救上岸,就立刻向人宣称他是救溺大队的总教练,会有人相信吗?
  执行长接着指出,这位“总教练”还在其“开示”广告中强调:“我们这个传承主要着重讲实修”,表示他可不是空口说白话;并且间接暗示信众“非诚勿扰”,“要,就得来真的”之意思。不过这位法王讲的“实修”,并不是依照世尊三乘菩提的教示去自利利他、脱离欲界及色界、无色界生死,却是依“大手印五支”的本尊观想和上师敬信等,去实修“那洛六法”的双身邪淫,以求“乐空双运”及虚妄的“即身成佛”罢了;当他们的信众真的“实修”双身法乐空双运时,当然必须依照密续的规定,不许拒绝与其他的同门异性信徒一一合修双身法,这是公然引导信众下堕三恶道的恶行。而他所高推、所攀缘的龙树菩萨,一生弘扬的却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的中道智慧,是离诸觉观的法界实相涅盘境界,不是很会、很敢攀缘的直贡噶举派所弘扬的双身法识阴六识的无明境界。因此张执行长提醒大众,邪法恶缘止于谨慎者、有智者,原本与藏传佛教密宗仿冒佛教尚无因缘的人,看到广告时不必前去凑热闹;原本是直贡噶举的信徒,已因正确择法而远离的人,千万不要因为广告中威吓“假如你破三昧耶,那什么都完了”,以及利诱“用这个机会忏悔、用这个机会弥补”,就心慌改志,而重回冒牌佛教的藏传佛教密宗受其羁制。张执行长特别指出:正信的佛弟子都知道,藏传佛教密宗的“三昧耶戒”,是密宗祖师自创的非戒取戒的戒禁取见,是无效的邪见恶戒,对任何人都不会有约束力,不必被他们恐吓。
  最后,张执行长更提示,千万不要为了贪取法会分送的结缘品“吉天颂恭法帽”而前去,因为虽然直贡噶举派宣称他们的教主吉天颂恭曾云:“有缘将我的法帽放在头顶上者,此生可以不堕三恶道,种下未来解脱证悟成佛的种子。”但事实上就连释迦牟尼佛都不曾以此种无情物,来作为类似中古欧洲基督教“赎罪券”的荒谬情事;释迦佛早就开示过了,唯有断我见、断三缚结的人,才能够永远不堕三恶道;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人在未来无量世中具有灭除下堕三恶道的可能性;而藏传佛教这种冒牌佛教中的法义,是永远都不可能帮助任何人断我见、断三缚结的。而且依据冒牌佛教藏传佛教的三昧耶戒而实修的人,一定要常常与同门中的异性信徒努力精修双身法乐空双运,成为故意违犯五戒、声闻戒与菩萨戒的严重犯戒者,连释迦世尊都不可能帮他们断结证果,何况当年舍寿时位在初地的龙树菩萨怎能帮他们灭除违犯菩萨戒的犯最重戒者?所以直贡噶举这种不具保证效力的“假造保单”,本来就是藏传佛教密宗的专长;倒是藏传佛教密宗常常真的附送另一种无形的帽子很值得大家注意,那就是当喇嘛与女信徒“实修”双身法时,自然免费送出无形的“绿帽子”给女信徒的老公戴;这回直贡噶举即将赠送的“帽子”,正好给男信徒带回家,送给家里的妻子戴。所以张执行长郑重提醒大众,千万、千万不要因一时好奇或是无智,因见广告而跑到法会现场去“领帽子”。(真心新闻网采访组报导)20110625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