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藏传佛教直贡噶举“吉天颂恭纪念法会”的阳谋——直贡噶举的现代神话系列之三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台北报导)藏传佛教宝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协会,于其6月24日在报端刊登的巨幅法会广告中说:“在这个吉天颂恭纪念法会期间,我们很重要的就是对上师虔诚的心,也是这个今天法会很重要的就是上师相应法的修行。”原来直贡澈赞法王所谓“我们这个传承主要着重讲实修”,就是要藉此次法会强调“上师相应法”来对他的信徒再一次的全面洗脑与白色威吓。
  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仆先生指出,藏传佛教所谓的“上师相应法”,其实根本不是佛教修行的法门,只是一种刻意设计的催眠妄想,让已入其壳中想要学密法的弟子,压制其人对上师的怀疑,而只能对上师言听计从;这种方法的本质,相同于希特勒与史达林式的集体造神运动;这样一来,上师就可以在法义宣说上,肆无忌惮的含混笼罩,或是言行举止之间可以毫不避讳的对弟子骗财取色,而坐享造神运动带来的催眠结果。
  张执行长表示,“上师相应法”是修习藏密的基本功,格鲁派的祖师宗喀巴,于《皈依发心仪观行述记》中开示四加行所提出:“瑜伽行人修习密宗大法,应先修学四种加行,清净相续,积集资粮,获得加持,而后始易相应。四加行者:一、皈依发心,二、金刚萨埵百字明或三十五佛忏,三、供曼陀罗,四、上师瑜伽(上师相应)。”这是以密教自己发明的四加行,来取代佛世尊所教导的四加行。而现代的藏传佛教密宗上师,在《大乐光明-金刚乘之大手印》一书中,也强调这种移花接木的“四加行”,尤其标榜“上师相应法”是能获得上师加持的方法。甚至于与澈赞法王同属噶举一派的创古仁波切,在众生出版社所出版之书中妄语:“上师有力加持佛弟子,而释迦佛无此能力。”胆敢不惜谤佛,也要高推上师胜于佛陀。
  张执行长指出,像藏传佛教这样高推上师胜过佛,目的就是使弟子在入门之后,要不断地自我催眠:“上师即是佛”,如此便对密宗上师生起无比之敬信与着迷;等到密宗信徒对上师所说已到不问对错、言听计从之地步,就不会再依于经中佛语圣教,去检查上师的言说是否符合佛说。因此藏传佛教就可以随意妄解佛法名相及果证,再配合师师相护、以讹传讹,又不许弟子对上师起一丝怀疑,在众口铄金经年累月集体误导之下,早已积非成是,积重难返;所以藏传佛教信徒欲回归正法者,要舍弃对偶像的情执,极为困难。
  张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为了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当然会对入门弟子威胁利诱、软硬兼施。“硬的”就是用恫吓的方式,澈赞法王在其广告开示文的后段说出“三昧耶戒”,目的就是吓阻已经离开藏传佛教,或是正打算离开的信众。张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的“三昧耶戒”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十四根本堕”,若是违犯了就要下堕他们施设的“金刚地狱”;而其中第一条就是针对对上师的敬信而设,所谓:“金刚持云诸成就,随阿阇黎行出生,由是于彼轻蔑者,说为根本第一堕”。意思是说,不管上师说什么都要戒慎信受,都要用恭敬的态度谨守“事师法五十颂”,及依上师身语意二十七根本三眛耶行之。
  这还只是笼统的原则,张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上师陈健民在其《曲肱斋全集》中,更曾对此作具体的举例,他说:“谓上师传第二秘密灌顶用明妃,故意放出明点,以为灌顶所依物,即以之授予弟子而饮之”,意思是说,上师故意用自己与明妃性交修双身法所流出的精液、淫液混合物,给弟子灌顶,要求弟子吞服,弟子不得违逆。还有:“又上师平日自受法乐常用明妃等,不可因以毁谤之也。”这意思就很明白了:要弟子们吞了精液淫液等如此不堪、令人难以启齿的东西之后,就只好学习“哑巴吃黄连”,把这“说不出的秘密”缄封起来,于是藏传佛教的密法就得以传承不断了。
  张执行长继续说明,至于“软的”方面就是用怀柔的手段,让不明真相兀自留在藏传佛教中的信徒,藉着乐空双运的“上师观想法”,令异性弟子每日作此观想:《观想男上师为自己之本尊,现广大天身而手抱明妃交合受乐,由其下体生出“甘露”下降而灌入己顶,净除自己之罪业。》如此观想纯熟之后,便又令其观想:《自己变成彼明妃,与上师交抱受乐,上师于其时为自己指导乐空不二之理。》如是久观之后,女弟子便对男上师生起崇敬仰慕之情,请求上师亲自指导,久之便得成就“好事”。藏传佛教之今人郑莲生,便曾这么证实:《末法时期,戒德不干净的上师很多,往往假借上师相应法之双身观想,渐渐达成淫骗之结论。……目前台湾一地,学西藏密宗之人士非常多,一部份学密人士,对无上瑜伽之双身法特别向往,认为此法可以得到男女之欲乐,又可此生即身成佛,实在殊胜,如某居士(应系指陈健民)之大批着作一再地提倡:“只有双身法才能在此生此世成佛,不待来生。别的佛法则无法这一生成佛。”结果有一些学密人士借题发挥,用尽心机向初学密宗之女性哄骗,两皆堕落因果,破坏佛教戒律清净的宗风。又有些上师曲解“事师法五十颂”的内义,而以上师等同于佛为藉口,要求女弟子以身共修,一般初学密宗人士由于好奇而上当,衍生不少家庭伦理悲剧,殊为可怜悯慨叹。》
  张公仆执行长表示,以上所举证的这些言说,都不是来自藏密外部,而是藏传佛教内知情人士,深切检讨他们的“上师相应法”被误导滥用的实情;然而“上师相应法”即使不被滥传使用,学密者学到最后依旧逃不开这种结果。张执行长再次强调这也就是正觉教育基金会一再提醒大众,藏传佛教的“上师相应法”是“冷水煮青蛙”式的慢性麻痹和渐次催眠,一旦入其釜臼中,会渐渐酥软松懈,及至后来连紧急自救的动作都无力举措,只好在不知不觉间被人当作傀儡般任意摆布了。张执行长感慨,这个“上师相应法”应该正名为“丧知僵硬法”才对。
  张执行长诚恳劝告藏传佛教的信众,既然澈赞法王已经明说了这次法会的主轴,是要强调“上师相应法的修行”,摆明了就是要羁留信徒、吓阻信徒出走的阳谋;“请君入”的“瓮”已经高高架好了,您是要作一只昏兔醉蛙?还是决定来个正确的选择,向澈赞法王“上师相应法”的催眠法,以及“吉天颂恭纪念法会”的洗脑,大声的说“NO”呢?藏传佛教非佛教的本质,已渐渐被大众普遍认知,藏传佛教原有的信徒欲回归佛教正法,本来就因为迷信过深而极为困难;但也因为难行能行,才会有护持正法,忏除旧恶的大功德;因此执行长唿吁,大家都不要理会这样不如理的“法会”,拒绝前往参加,让“心灵罂粟”的藏传佛教在其淡季中自然凋零,大家以后不再和藏传佛教的任何上师有任何相应,和藏传佛教永不再见,那么未来才有机会亲证三乘菩提佛法。(真心新闻网采访组报导)20110704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