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会钻洞的钱鼠之子──「瘴霾古城」?系列报导之四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俗谚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意思是:长辈是什么样子,后代也会存有遗风。在生物学的领域内意味着「遗传对各种生物的行为,有着基本的限制,后天环境很难去改变它。」同样的,在社会人文的范畴中,师徒相承往往也有相近似的效应;那么丽江古城金(白)塔寺中的上下喇嘛们,在蛇鼠窝中又会有怎样的传承和遗风呢?答案应该很清楚──「钱鼠的徒子徒孙会钻漏洞」。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且以下列七点来分析报导: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405121614119

第一是钻冒充佛教鱼目混珠的漏洞
丽江地区的假藏传佛教,和达赖喇嘛所领导的四大派系喇嘛教一样,都是冒充佛教鱼目混珠的。正觉教育基金会早已多次明确指出,真正的藏传佛教是曾经一度出现却又在达赖五世打压迫害下消失的「觉囊派」。觉囊派的「他空见大中观」传的是释尊如来藏正法,也就是明举「八识论」大纛,然而目前达赖率领下的黄、红、白、花四大派所主张者,皆是常见外道的「六识论」邪法,同样否定第八阿赖耶识的存在。这四大派假藏传佛教或依「应成派中观」,或依「自续派中观」,若不是落于断见,就是落于常见之中,都是外道思想而非佛陀正教。
第二是钻改革开放混水摸鱼的漏洞
大陆政经政策推行改革开放多年,仲巴活佛等人假藉配合政策的名义,从汉地募款来丽江大肆购置土地增建庙宇,聚敛钱财为塔顶装金已如前篇所述;此犹不足更以招揽观光为由,广开「随便」塑建淫像开放参观,以此坐收名闻利养,实际上却严重误导众生、鼓励淫邪。究实而言,假藏传佛教该改革的是将政治混入宗教之内,将信徒之人权欺压于迷信之下;该开放的是其法义应公开接受质疑、辩证、讨论,并将其晦昧而诸多索隐行怪的仪轨与修行方式透明化、阳光化,而不是随世俗人一般,借「改革开放」之名而图谋自身现实利益。
第三是钻弘传发展恣生肆衍的漏洞
依据大陆法令规约,云南省宗教局只承认云南有四位活佛,换句话说只有这四位活佛的「转世」是被云南宗教局认可的。可是现在云南地区在假藏传佛教恣意弘传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又冒生出了几位非法的假活佛。足见假藏传佛教根本不老实,一有机会就巧立名目恣意衍生,正像鼠辈繁衍一样快速,又像经常伺机乘乱在民间肆行发展的「老鼠会」,随意坐地封圣称佛,让信徒难辨真假无所适从,又让「宗教违建」凭空架设到处构结,严重妨害社会之秩序与安定。
第四是钻稼接法脉混淆视听的漏洞
各地假藏传佛教喇嘛,为了扩大混水摸鱼,加强对大乘佛法道场及信众的渗透兼併,不惜违背自己一向宣说的:其「金刚乘」佛法高于中土大乘;反而纷纷意图稼接传统佛教法脉,藉以取得佛教徒的认同而伺机骗取信徒钱财。如丽江地区仲巴活佛曾信口开河说:「虚云老和尚与我的前世是同参。」竟然脸不红、气不喘。又说:「藏汉佛教融合,白教教法有些与汉地禅宗相近。」于是竟想方设法夤缘深圳禅门,假意拜入本焕老法师门下,因而稼接了汉传临济宗第44代传人的法脉,如此一来则喇嘛窃据佛门将日亟,对于中国佛教正法法脉、资源及广大三宝弟子的蚕食鲸吞,也将更行严重;正统佛教界若不于此留意,或将导致喇嘛教李代桃僵全面篡窃正法的局面,在中国大陆重新上演一次。
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505219
第五是钻阳奉阴违骑墙观风的漏洞
丽江地区喇嘛,如仲巴活佛等人,都是长袖善舞口若悬河之人,经常在公开场合表示拥护政府政策,高唱实现「中国梦」等等。实际上此地离北京「天高皇帝远」,丽江的假藏传佛教各寺庙及喇嘛众,都在达兰沙拉和北京之间首鼠两端,骑墙随风倒。例如仲巴法王辖下的文峰寺、指云寺,寺墙上就悬有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乌金听列多杰的巨幅画像,仲巴本人的画像则列于其侧;仲巴活佛2006年初到云南鸡足山石钟寺大殿,指示喇嘛把大宝法王噶玛巴的像挂在释迦牟尼佛头顶右上方,长达2年半时间,后来在全大陆佛教信徒的唿声与指责下,才于2008年取下,其两面讨好阳奉阴违的居心昭然若揭。
http://tw.myblog.yahoo.com/dynasty0123/article?mid=512
大宝法王噶玛巴乌金听列多杰,是从西藏叛逃出境投奔达兰沙拉达赖喇嘛而与之沆瀣一气的。丽江地区假藏传佛教四大派,受政府法令保障,也接受官方的特惠和补助,政府若不对这些喇嘛的阳奉阴违虚与委蛇有所警觉,则说不定这些假藏传佛教喇嘛,在宗教上领受养育长大以后,将来在政治利害上会对政府反咬一口亦未可知。
第六是钻秽乱乡俗假修实淫的漏洞
居住在丽江甯蒗永宁地区,自称「纳日」的摩梭人,一般被认为是中国西北古代羌族的后裔,在其悠久的歷史和丰富的民俗文化发展中,先后融匯了藏族、纳西族、普米族、彝族和白族文化的成分。其母系氏族社会结构和「走婚」习俗,是摩梭人的特色。其中的蹊跷曾有一位肖春杰教授,带领他的研究小组对摩梭人的族源展开了新一轮的探究,并在遗传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有价值的成果。
http://www.kmtrip.net/big5/mingzu/jieshao/naxi.htm
他们採集了摩梭人和与之相对照的藏族、纳西族、普米族、彝族和白族群体的样本,通过Y染色体、线粒体DNA多态性的诸多资料对比后,推测出了遗传距离。结论产生了,研究人员有个惊人的发现———摩梭人在父系遗传结构和母系遗传结构上有着巨大的反差,他们在父系遗传结构上与云南藏族的遗传距离最近,而母系遗传结构则最接近云南丽江的纳西族(这也就是1986年以前摩梭人被视为纳西的一支亚族的原因)。由此研究显示,藏族男子在当地参与「走婚」是极普遍的,而且其中不少是喇嘛跨足参加(在当地是被允许且经常发生的)。
http://www.yn.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6-09/13/content_8024859.htm
http://tw.myblog.yahoo.com/jw!mnfbTqCYHw5LWl5Frac-/article?mid=1770
尽管纳西族、摩梭族和藏族通婚或多元互动,在歷史和地缘上都是正常的,摩梭女子的阿夏婚是母系社会繁衍的习俗非关淫乱,但是身为出家人的喇嘛动辄「走婚」,就是介入「阿夏婚」世俗法且有故意藉之规避责任之嫌,换句话说,这正是假藏传佛教最擅长的「假修行(利用走婚而双修)之名,行淫慾之实」。更何况近年来由于时代进步,社会条件改变,「走婚制」已经愈来愈少,甚至是名存实亡了。但是丽江地区的喇嘛还是经常偷熘,外出嫖娼,却仍美其名曰「走婚」,违犯佛戒之余还要轻辱摩梭文化习俗与佛教清净的令名,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