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六则:莫明其妙的实践誓愿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简介」之第二项为「实践誓愿」,意思是说,发了「誓愿」就一定要作到。
宗喀巴言1:「关于实践誓愿:我将开示谭崔密续所说十四根本堕戒。『我将开示』,开示何法?所谓十四根本堕戒。有义言说:十四根本堕戒,乃是论者自所建立,此中一切所说如何能信?对此类人,作者回答:所说无错误故,谭崔经中说故,以下我将释义证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我将开示」这四个字,理应是 佛世尊的专用语,不应该出现在《密续》中;一个凡夫喇嘛如此自我託大的言语,实属不知「天高地厚」。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包括宗喀巴在内,全是未开悟而又自视甚高的「凡夫喇嘛」;以「凡夫」的见解,是没有资格说「开示」,尤其又如此大喇喇的说:「我将开示」。
所谓「开示」的真实意思,乃「打开佛法大门,展示无上大法让学法者得知」;而「开示者」必须是已经开悟、了知法界真实相的菩萨,这才是符合「开示」的真实条件。「开示」的起源乃 佛世尊在各部经典中的用语,尤其是在《妙法莲花经》中所说的「开、示、悟、入」;意思是说:「打开佛法的大门,展示在学法大众眼前,让大众得以悟得佛法的真实义,进入佛法大海中;简言之,乃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然而 佛陀为众生开、示的妙法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如心,想要众生由此「开、示」而悟入的,也是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真如心,但又不许明说,所以佛法的这个真实义乃法界中的一个大秘密,必须由 佛世尊的「开、示」,娑婆众生才得了知、进而悟得佛法的真实义。
所以佛法真实义的传承,乃依 佛世尊的「开示」而有。故佛教所有「真实佛法」之经典的起头全是:「如是我闻」,无一例外。意思是说,佛经的由来,是由阿难尊者在 佛陀旁边亲自现场听闻;佛陀入灭以后,再由阿难尊者的心中背诵出来、结集所成,故而全以「如是我闻」作为所有经典的开头语,也是一种证信。
然时至末法之际,《疑伪经》充斥整个佛教经典,尤其是「密教部」经典,简直是「汗牛充栋」,大有淹没正统佛经的态势。在「密教部」经典中,每一部经以「如是我闻」作为开头,竟已经是家常便饭,诸如《大日经》、《苏悉地经》、《金刚顶经》等全属《疑伪经》;但这些疑伪经的写作者都不曾亲值 佛陀,何来「如是我闻」的事实?而诸喇嘛上师乃至一般人,却全都将之视为宝。《疑伪经》如是,《密续》亦復如是。假藏传佛教诸上师所着之《密续》更是多如牛毛,而诸《密续》的作者又全冠上歷代达赖、法王、活佛、仁波切的名字,让学法大众误以为这些《密续》有什么了不得的内容。现代如是,古时亦復如是,是故现今所有《大正藏》中的《密经》、《密续》已经多到令人头皮发麻。
观宗喀巴内文所说:「我将开示,开示何法?所谓十四根本堕戒。」想必施设此「根本堕戒」的作者,还未「开示」之前,自己已经先醉了。戒律之法乃有名相法,乃遮止学法者不小心犯错而施设;宗喀巴说「我将开示」,一方面显露出高慢相,另一方面更透露出自己的愚痴。真实的佛法乃无名相法、无分别法,乃是甚深又极甚深的法,能够将其中的秘密,以「烘云托月」隐藏的方式说出;一则不洩露秘意,一则能够让学法者从中得利,这才真的符合「开示」条件。
「十四根本堕戒」乃依「谭崔密续所说」而有,根本不是佛戒,故而「十四根本堕戒」的合法性,实有待检验。「十四根本堕戒」之作者有鑑于此,故而以自问自答的方式,试图来展现其合法性:「有义言说:十四根本堕戒,乃是论者自所建立,此中一切所说如何能信?」意思是说,「如果有人提出质疑:『十四根本堕戒是论者自己的施设建立,如何能取信于人?』」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合理的质疑。
作者自己的回答是:「所说无错误故,谭崔经中说故。」作者的意思是说,我所说的内容,决对没有错误,因为是根据《谭崔经》中所说的缘故。话说回来,如果作者所根据的《谭崔经》,已被证实是《疑伪经》的话,那么作者「所说无错误故」,必然成为「绝对的错误」!那么「谭崔金刚乘」与「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合法性,就面临考验了。
佛教中的「经典」必定是 释迦牟尼佛所说,才能说是「经典」,而 佛陀在诸戒律中,将出家人不得「行淫」、在家人不得「邪淫」之事,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以这个角度来检验《谭崔经》中所说诸喇嘛上师「荒淫无度」的行为,将之列入《疑伪经》,自然是不成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假藏传佛教乃以「大日如来」作为诸《疑伪经》的佛陀;妄说「大日如来」境界高于「释迦佛」,好比妄说「谭崔金刚乘」是「果地修行」,优于「三乘菩提」的「因地修行」一样,此举无疑是「不死矫乱」颠倒是非的说词。所以要检验《大正藏》中诸《密经》、《密续》,还必须由证悟的菩萨,依于其内文的说词逐条辩驳,方能分辨清楚,这是正觉同修会正在进行的大工程。然话说回头,值此末法时代,证悟菩萨乃「凤毛麟角」,很难值遇,否则也不至于让诸多《密经》、《密续》混入《大正藏》中。
宗喀巴也引用了诸多《密续》(例:《红怒尊谭崔密续》第十八章、《黑怒尊谭崔密续》第十七章,与《谭崔金刚光明本质密续》第十二章)之所说,来证实「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合法性;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密续》是根据「谭崔经」来论述,一旦「谭崔经」证实是伪造的经典,那么密宗这个「谭崔十四根本堕戒」所有的一切,势必当场全部化为乌有。
宗喀巴又言:「先圣有言:应慎发誓愿与坚守誓愿,例如发愿写书,就要完成。」宗喀巴特别强调「发愿写书」,可说是个聪明人。因为初学法之人,在不明究理的情况下发了誓愿,无形中就被此誓愿所绑住;有朝一日当了上师,回想当初发了写书的誓愿时,无论如何都要硬着头皮写上一本。然而假藏传佛教诸喇嘛上师们一生的所学,就只有「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所写出来的东西一定不超出这个范围,因此大家努力弘扬的结果,「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必然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风潮。在「你抄我」、「我抄你」,「你捧我」、「我捧你」的潮流下,都不可能脱离「谭崔金刚乘」之双身法,必然会因为在相互吹捧的风潮下,集中在男女性交乐空双运的双身法上面,形成一股推广双身法的不同忽视的恶势力。
所以「发愿写书」,乃假藏传佛教诸喇嘛上师拓展「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书海战术」;将错误又见不得光的法,以写作的方式,展现在大众眼前,只在遵守中国文化礼教的中国,才会以祕密的隐语来写出双身法的内容,但在西方不受中国礼教约束的国度,则是公开明说而大加推广的。西方的学法大众不知这些书籍有何邪谬之处,全都误以为是佛法的修行而相信不疑,此种成果乃得力于「实践誓愿」;东方国家这情形较不严富,是因为达赖喇嘛等人知道不能在东方国家明着解说与推广,使得部分密宗信徒在被隐瞒的情况下,主动出面为达赖喇嘛们辩解,却是无知于事实的行为。由于歷代达赖、诸法王、诸活佛、诸仁波切所说的「成佛之道」内容,全都指向「男女行淫达到性高潮」为指标;书中如此说,实际上的行门也是一个样。由于「众口铄金」、「三人成虎」,黑的都能说成白的,真的不得不令人浩嘆:末法呀!(採访组报导)20140503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