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十二则:违犯善逝世尊言教另一章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上则所说犯戒诸行乃指「违犯于诸佛三乘法教」,本则再依「违犯于诸佛三乘法教」中戒律的角度,来看宗喀巴对密宗根本堕戒的主张。
宗喀巴云:「有一位西藏喇嘛曾说:菩萨戒中所谓八重与小乘波罗提木叉戒中所说四重,即是密续中所说的违犯诸佛法教之根本堕戒。然而,在任何印度经教中,无有此说,理上亦站不住脚,因为在密续诸佛三乘誓愿教理中,绝不会允许修行者犯下根本堕戒。更说,在谭崔密教中,于特殊时刻,显教菩萨戒法或是小乘波罗提木叉戒所不允许的杀生等行为,则是被允许的。」在这段宗喀巴所说的释文中,翻译者还特别註明:「宗喀巴意说:显教戒法有可通忏悔处,根本堕戒不通忏悔。此中密教开许违犯于显教重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从上面所说,可以看出宗喀巴是个「见取见1」深重的人。首先更正宗喀巴的说法,佛教所说的大乘梵网菩萨戒为十重戒,非是八重戒。在宗喀巴的眼中,有着「谭崔密教」与佛教的差别,将之分为密教与显教;更有「根本堕戒」与大乘菩萨戒的差别。
宗喀巴认为「金刚乘」是果地修行法门,而佛教的「三乘菩提」是因地修行法门;故而自认为「金刚乘」所施设的「根本堕戒」规格,比起三乘菩提所施设的「大乘菩萨戒」,要来得殊胜与严格。换句话说,犯下「根本堕戒」是不通忏悔的,而违犯「大乘菩萨戒」是可以忏悔的,甚至是可以被允许的。然而 佛世尊施设戒律的根本宗旨,无非是「防非止恶」、利益所有修行者;故忏悔是每一个「不是存心」犯过者,事后补救之必要手段。佛教如是,其他一切有正知正见的外道,亦復如是。宗喀巴一口咬定犯下密宗的「根本堕戒」是不通忏悔的规定,乃属「戒禁取见2」;何况,宗喀巴似乎忘了第一根本堕戒中,自己所说「毁谤上师」是可以忏悔的戒条。
宗喀巴为了突显「根本堕戒」与「大乘菩萨戒」的不同,特别借用「有一位西藏喇嘛曾说」叙述方法;依于他人说法作为引子,然后再将之否定,最后才说自己心里真实想说的话:「在谭崔密教中,于特殊时刻,显教菩萨戒法或是小乘波罗提木叉戒所不允许的杀生等行为,则是被允许的。」
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宗喀巴又是个「戒禁取见」深重的人。宗喀巴认为「在谭崔密教中」受持「谭崔十四根本堕戒」者,是可以被允许「杀生等」行为。换句话说,「大乘菩萨戒」所不允许的杀生、邪淫、吃肉、喝酒等恶劣行为,「在谭崔密教中」是可以「被允许」的。同样是重戒,佛陀严格禁止「大乘菩萨」违犯「大乘菩萨戒」,因为其因果非常严重;然而宗喀巴根本是凡夫、不是佛,却自行法外施恩,「允许」这种不良行为;将他定位为「戒禁取见」深重的人,还真是适得其所。
很明显的,宗喀巴已经违犯了「佛戒」--「善逝世尊所说言教」,纵使「在谭崔密教中」也不能例外。以「邪淫戒」为例,密宗四大教派假藏传佛教诸上师一旦弘传「谭崔金刚乘」,那么「根本」、「方便」、「成已」必然具足;纵使没有受佛戒,此邪淫业的「性罪-自性之罪」依旧成立。再说,将「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妄说为佛法的修行事,并将男女行淫所引生「性高潮」来临之时妄说为「即身成佛」;以此邪知邪见与谬行,行骗天下,也是大妄语业的「自性之罪」成立。其未来世的果报乃不可思议,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祖师爷如此施设,害惨了佛教界诸多学法后辈;应了世俗人一句话:「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也因为密宗四大教派假藏传佛教诸上师,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杀生、邪淫、饮酒、吃肉等,如果不施设此「特殊被允许」的戒条;那么四大教派诸上师,势必人人心生怀疑,诸上师人才也会慢慢凋零。故而在佛教「大乘菩萨戒」所不允许的戒条下,自行施设「在谭崔密教中」是可以「被允许」日日行淫,放纵吃肉、喝酒,乃至以「诛法」诛杀仇家。
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自称有一种「诛法」,可以「诛杀」他所要剷除的对象;不过此种「诛法」目前尚处于「听说有此法」的阶段,其效果如何,还有待证实,因此密宗上师们推说:修完了诛法,要等待几十年以后才能成功。四大教派诸上师因为修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关系,需要充沛的体力、坚挺的「金刚杵」,如果「不被允许」吃肉、喝酒;那么所追求「男女行淫性高潮」的「高标准」,势必无法达成。「谭崔金刚乘」所自吹自擂「乐空双运」的「即身成佛」,必定落入空谈;为了「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开展,施设此吃肉、饮酒等「被允许」的开缘,也就应运而生了。
宗喀巴云:「在密续诸佛三乘誓愿教理中,绝不会允许修行者犯下根本堕戒。」宗喀巴所强调的是「在密续诸佛三乘誓愿教理中」,也就是说,宗喀巴依于「密续」之「见取见」、「戒禁取见」的施设,约束、外带恐吓「自家修行人」。对一般因为好奇而被上师「骗上床」的良家妇女而言,这些「根本堕戒」只能吓得了一时、吓不了一世;乃因这些良家妇女是「被骗失身」,而非是存心修学金刚乘的人,这些堕戒对这些受骗的良家妇女而言,是起不了因果效力的。这些「骗人上床」而又用「根本堕戒」约束受骗者不能声张的把戏,最后必然「东窗事发」。
戒有佛戒与外道戒的差别。佛教戒条的施设,是 佛陀依于僧团中,有人犯了过错,而这种过错,对于犯错的人,于未来世是有不良的因果关系,故而有此戒条的施设建立;其出发点,当然是为了「防非止恶」,利益修行人解脱于三界境界。外道戒的施设,乃依其祖师爷自己的见解而施设,由于智慧未开,所施设的戒条,难免落入见取见和戒禁取见,不具有戒律上的果报实质。
假藏传佛教诸上师施设「根本堕戒」,其目的并不是为了「防非止恶」,利益修行人解脱三界境界;反而是因为害怕「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糗事曝光而有此施设。如此戒条一经施设完成,必然助长歪风,残害诸多善良妇女,破坏善良社会风气。「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所施设的「谭崔十四根本堕戒」,实际上根本没有佛戒或天戒的实质与效力。诸上师自诩所修学的「谭崔金刚乘」,优于佛教的三乘菩提;以至于在戒律中也出现大乘菩萨戒中「所不允许的杀生等行为」,然「在谭崔密教中」是可以被「被允许」的荒谬论调。宗喀巴似乎话中有话,高抬了假藏传佛教诸上师的证量,欺诳「谭崔金刚乘」的修行者,可以忽略佛教大乘菩萨戒「所不允许的杀生等行为」;也藉此来掩饰他们经常性的「邪淫」事蹟。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