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二十则:摧邪显正与胡乱批评的区分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第六根本堕戒:「谓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前则已说「批评」的对象,本则进入「批评」行为的讨论。
宗喀巴云:「此戒之犯行,是指如果修行者『批评』或排斥『某些教义』——佛陀法教中的般若乘法或是真言乘法——的行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从宗喀巴所说「戒之犯行」内容中,可以看出他犯了自语前后相违与心不在焉的毛病。在「批评对象」内文中,明显地说「他派是非佛法弟子…他派教理体系视为是般若乘」,宗喀巴将「般若乘法」贬为「他教教理」、非佛法弟子的教理。刚刚说完这句话,言犹在耳,却在此处反过头来说「佛陀法教中的般若乘法…」,如此以外行冒充内行、前后牴触、颠三倒四的说法,不免让人怀疑,这个「至尊」究竟是「尊」在何处?
宗喀巴将第六根本堕戒定位范围:「如果修行者『批评』或排斥『某些教义』——佛陀法教中的般若乘法或是真言乘法——的行为。」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所有「修行者」,不能有「批评」或排斥「般若乘法或是真言乘法」的行为,否则就是犯戒。
佛陀法教中有三乘菩提--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佛菩提。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是解脱轮迴生死之二乘解脱道,乃是佛陀初转法轮所说;佛菩提乃是二转法轮、三转法轮所说,内容为般若实相智慧与唯识种智。然而不论是大乘菩提抑或是二乘菩提,皆以第八识如来藏作为根本1。换句话说,三界一切轮迴法、二乘解脱法、大乘的佛菩提,全都指向第八识如来藏;佛法是唯一,无二亦无三,因为证悟如来藏而有般若实相智慧,就是佛法唯一之真实理,这才是「般若乘」的真实义。
既然佛法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依归,三界世间所有一切法,莫不是此「心」所生、所显;所有的「批评」无法撼动此真实法义,所有「排斥」佛法的言说与举动,对「批评」或「排斥」者的自身只有害处,没有益处,亦即所有的「批评」或是「排斥」,皆是自讨没趣之无意义的举动,只会给自己招来未来世「不可爱的异熟果报应」。至于宗喀巴认为「批评」或是「排斥」所修学的「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会违犯根本堕戒的说法,是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因为全都是他们自己所施设的「戒禁取见」,毫无因果效力可言。那么施设此戒条,究竟安的什么心?
宗喀巴及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修学的「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是一种极为秘密的行门,它来自性力(sakti)的谭崔教法,这种「本母崇拜」的思想,向来未能成立一支独立的宗派,而是渗透进入印度教的各支派之中延续;六世纪开始,印度大量的佛教大师转生至震旦,印度教便融合了佛教思想等等,开始又转强盛,渐渐渗入至当时印度的大乘佛教之中,而性力思想也随之进入,至九、十世纪渐趋完备,性力思想的「无上瑜伽」便成为当时印度佛教中的主流,后来大量流传至西藏地区,有记录者共有二百多位这种印度佛教的「大师」进入西藏传法,造成了流派林立、各宗其传承的现象,直至十四世纪后,才将它们统合为藏密四大派;这种情形早在印度时,双身法的无上瑜伽就已经是宗派林立,各师其法,彼此颇不相属,例如曾任超戒寺住持的阿底峡,就曾经严厉批评梅纪巴的双身修法,而梅纪巴则是玛尔巴(白教祖师)的上师之一,为了避免无上瑜伽内部各宗派的内耗,不得不有此第六根本堕的施设。
在汉文化地区,由于儒家思想的长久熏习,对于这种「男女行淫就是修行」的理念,根本无法接受。也因为如此,这批喇嘛就认为凡是已经修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人,必须得乖乖听话,不可有「批评」自家人的言行或举动,免得因为「批评」而闹内哄,引生不必要的枝节,在汉地就难以推广;故而就以「批评自宗教义或是他派教理」的行为,作为违犯「不通忏悔」的「根本堕戒」。那么「批评自宗教义」、「批评他派教理」的什么行为、内容,才算是犯戒?这才是一般人所关心的问题所在。
依宗喀巴所说的「自宗教义」即是指「真言乘」的教义。然而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真言乘」的真实义乃鲜有人知的,乃因甚深又极甚深,举凡 佛陀的一言、一行莫非是「真言乘」的秘意所在;禅宗诸祖师的各种作略,也无非是 佛陀语密「真言乘」的发扬。故而「真言乘」的真正内容,在二十一世纪的台湾,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乃至台湾四大山头诸位法师、耆老,无有一人能懂其真实义,只在正觉同修会中才能如实继续传承着。宗喀巴将「自宗教义」说为「真言乘」,乃误会「真言乘」的实际内涵;现今的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传的「真言乘」,已经落入「持明」(持咒语),无法显现「佛陀真言」语密之意涵2,更何况现今的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所学、所修完全是「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持明」、「仪轨」变成引导学法者进入「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之先修,已丧失藏传佛教原先的风貌。
既然如此,「谭崔金刚乘」双身法诸多法义与内涵,变成「说不得」的天大秘密;那么密宗金刚乘修行者若「批评」或是「排斥」其所修学的「真言乘」,对「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之「光大门楣」,势必产生某些程度的影响。但依宗喀巴所说,若有批评或是排斥「真言乘」的行为,即是犯下第六根本堕戒;此种说法乃标准的「戒禁取见」,是防止自家丑闻曝光的手法,实质上是毫无持戒、犯戒的因果效力可言,因为全属「非戒取戒」的愚行。
所以说,金刚乘修行者若所「批评」或是「排斥」的法义,是以「真言乘」作为掩护的「谭崔金刚乘」双身法,那么此人不但不会违犯根本堕戒,甚至有「揭发」邪见、邪行的护法功德,此人必有后福。倘若是以「恶心」来「批评」真正的「真言乘」中国禅宗的语密,并且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造谣与破坏,即是同时毁谤了《实相般若波罗蜜多经》,也是同时在实质上否定了二转法轮的所有般若系诸经,那么未来世的果报,恐怕就难思议了。
宗喀巴口中的「他派教理」即是「般若乘」的教理,「般若乘」的意思是说以「法界实相智慧」作为「修行法门」。「法界实相智慧」即是「无名相法、无分别法」,指的是第八识如来藏真实义的智慧,也是依于 佛陀一言、一行「真言」的实相智慧;禅宗祖师爷所悟得真实理,即是「般若乘」、「真言乘」的这个真实义理。佛教四依法中的「依义不依语」,就是在阐明此种义理。宗喀巴将「般若乘」妄说为他派教理,显然在佛法之认知上,犯了很严重的误错认知,也显示他为何要排斥正统佛法经教的居心缘由。即便是依照宗喀巴自宗的道理,般若乘乃是龙树圣天等诸大师之心髓,诸真言乘之教法,泰半出自于此,怎可将般若乘说为「他派教理」?!岂非将密宗自外于佛教而间接指称密宗并非佛教?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