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二十七则:邪劣众生的正说与讹论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本则为第十根本堕戒:坚执对邪劣众生慈悲。宗喀巴照例亦分两点说明,此则所说为第一点:于何对象违犯过失?

宗喀巴云:「第十根本堕戒,谓坚执对邪劣众生慈悲。亦分两点说:一、于何对象违犯过失?谓轻毁于喇嘛与佛教三宝,意欲遮灭圣教的邪劣有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宗喀巴的意思是说,对邪劣众生不应该慈悲,否则就是违犯根本堕戒。此邪劣众生很显然指的就是第九根本堕戒所说:「对一切法本性清净之教义,疑惑不信,由于不信,更起抵制」,或是第十根本堕戒:「轻毁于喇嘛与佛教三宝,意欲遮灭圣教」的这一批人。
先说对一切法本性清净法义「疑惑不信,更起抵制」的这批人,显然这批人是指金刚乘内部的修行者。「依法不依人」乃学习佛法最重要宗旨,学习佛法本来就有想「破除无明」的打算,才有学法的动机。会进入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人,大都是对法懵懂无知者;也因为无知,才会被达赖、诸法王、诸活佛、诸仁波切等头衔所迷惑。然而学法时日一久,纵使身处邪教中,若往昔世熏习佛教正法根基深厚者,虽因「隔阴之迷」而忘失所学,总会有对「邪见」起疑的一天;一旦起疑,必然想探求真相,在「纸包不住火」的情况下,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金刚乘修行者若得知密宗的真言乘,乃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传的「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并不是佛法的正宗时;在秉持良知的情况下,竞相走告免于无知者再度受到伤害,此乃作人的基本原则。揭露黑暗面,还给大众公道,乃功德一件;如果是因为这样,就被列入「邪劣众生」,那也太颠倒黑白了。
宗喀巴口中另一种「邪劣众生」,就是他所说的「轻毁于喇嘛与佛教三宝,意欲遮灭圣教」者。「轻毁」的意思是「轻蔑与毁谤」,亦即对「喇嘛与佛教三宝」,不但不恭敬,还出言毁谤,此举乃属个人的修养与对佛法的认知问题。「轻蔑与毁谤」喇嘛上师本人,乃属人际之间的关系恶化,与私密必然牵扯不完;若无的放矢,「轻蔑与毁谤」佛教「佛法僧」三宝,那就属于宗教的见解问题,就会与未来世的因果,扯上没完没了的关系。话说回来,如果只是「轻蔑与毁谤」,纵使有意「遮灭圣教」,也是不可能之事。宗喀巴此说,其实隐含着暧昧成分在内。
「轻毁于喇嘛」就是第一根本堕戒:「不可轻蔑与毁谤根本上师」。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将之列入第一根本堕戒,而将佛陀法教列入第二根本堕戒;无形之中已经表态,金刚上师的证量是高于 佛陀的,一方面显示「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邪谬,另一方面也显示喇嘛上师们的贡高我慢。尊师重道乃学法者最基本的人伦,老师在弟子们心慕中是最尊敬的对象,永远都是如此,根本不必特别提醒;施设此「不可轻蔑与毁谤根本上师」的戒条,乃点出「此处无银三百两」,意味着此「根本上师」德行上隐藏着缺漏。由于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修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关系,金刚上师机关算尽,也无非要与女弟子「同床共修」;一旦不幸「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轻蔑与毁谤」言行就在所难免,而且纠纷也是层出不穷的。
在佛教中「轻蔑与毁谤僧宝者」倒是少见,除非这个僧宝被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所吸收而成为他们的「仁波切」,那就另当别论;但此「假僧宝」的「仁波切」身分一旦被揭露以后,佛教信徒对他的「轻蔑」就变成理所当然,而「毁谤」的罪名也就无从成立了。在佛教中有因为误会法义而妄说佛法者,倒是大有人在,真实义菩萨为了救护学法众生而有「摧邪显正」的行为;此举乃针对法义,不针对法师本人的身口意行,丝毫没有「轻蔑与毁谤僧宝」的意味。故说「摧邪显正与说人是非」,是有很大的差别所在。
纵使有外道「轻毁佛教三宝」,甚至利用各种「轻蔑与毁谤」手段,想要「遮灭圣教」,基本上是无法达成目的。乃因佛教的法义,浩瀚如烟海,且深不见底,犹如狮子之于野干一般,无法伤及狮子分毫;乃因所有外道的法义,无非是人天法,仍身处不自在阶段。倘若没有自知之明,居心毁谤佛教中的 佛、菩萨,逞口舌之快,那可是要担负可怕的因果;若自认为「主会赦免我的罪」,那可是大错特错的「见取见」了。因为外道的主,本身仍是凡夫位的轮迴众生,在面临生死之时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又如何能赦免造如此重大口业的众生!也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外道对佛法尚未启蒙,对解脱与实相仍有很严重的无明;亦即这个外道的程度,尚停留在「天神」、「鬼神」的「信仰」阶段,用一句俗话说:「还早呢!」至于会毁谤僧宝或是喇嘛,那是事项上的人身攻击;出家人会被外道作人身攻击,一定是身行、口行有让人攻击的藉口;攻击者需自负因果,但还不至于到「遮灭圣教」。
宗喀巴更说:「对此类有情,应以暴行方便法门对治。《净一切修道诸障密续》有言:『智者能用钢刀武装自己与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在此处,宗喀巴点出了「以暴制暴」的方式。
综合宗喀巴的看法,可以整理出三点「邪劣众生」的说词:一、「疑惑不信,更起抵制」者,二、「轻毁于喇嘛与佛教三宝,意欲遮灭圣教」者,三、「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
印度佛教曾被假藏传佛教前身的坦特罗(谭崔)外道渗透而全面密教化,僧宝的本质已变,最后被回教徒所灭;当时回教徒所灭的印度佛教,所灭的也只是披上佛教外衣、而实质上是行「双身法」的谭崔假佛教。这些就是宗喀巴口中的「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之 「邪劣众生」;但这些已经在说「果」了,事件的起因,还是佛教被渗透所导致。由于「双身法」的过度糜烂,才有此等不幸的事件发生。
宗喀巴将「邪劣众生」定位为「杀灭毁坏三宝、轻视喇嘛的恶辈之人」。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在宗喀巴的眼中,居然还有「佛、法、僧」三宝;因为在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入门之时,所施设的皈依为「四皈依」,而非是佛教的「三皈依」。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将「皈依根本上师」视为最上皈依,暗示「根本上师」为最尊、最贵;「佛、法、僧」三宝在诸喇嘛上师的眼里,好像是皈依法中的「附属品」。从字句中可以清楚的了知,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自视甚高,从不认为是佛教的僧宝之一,而是高于僧宝的「喇嘛」。
从宗喀巴内文所说,可以看出他是有「暴力倾向」的人。以一个出家人的立场来说,面对「立场不相同」的人,就「以暴行方便法门对治」,根本不是出家人所应为。「以暴制暴」本来就是不当的行为,何况对方只是「警觉」或是「不信」法义内容的不正确性而起了「批评」或「抵制」的言论或行为,就将之定位为「邪劣众生」;对这种人就施以「暴行方便」,于理、于法都是不恰当,也不该允许的行为。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