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从四脚蛇到酷斯拉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四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前言宗喀巴喇嘛的「宗教改革」是新瓶装旧酒,可是知晓内情的人,无不以密宗谭崔系统的无上瑜伽「修行」为鸩酖,避之唯恐不及;唯独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视之为醴醪,千年来在高原雪域里抱残守缺,迷醉不醒沈沦愈深。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天,它居然毒酒广洒四海荼毒天下,弄得臭秽满溢觥筹狼籍,收拾起来困难重重。
原序文:
依密宗谭崔系统的修学传承思想来说,此谭崔十四根本堕戒无上瑜伽部等教理,一直被视为是极机密的谭崔教义,绝不轻易的传给弟子。然而,由于格鲁派掌门人达赖十四世于二十世纪中叶起移居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帝区之后,为了要扩展谭崔密教的影响力,因此开始计画性的向西方欧美地区招收弟子,传授密教;即因此故,许多几百年来不轻易向汉地华人透露的谭崔双身修法密宗教理,终于频频现世,令世人得以观见。
评论至此,已经数见「谭崔」此一名相,这是世尊三转法轮经典完全不曾提到的名相或概念;不论是二乘解脱道,或是大乘佛菩提道中,更从未见有修习「谭崔」者,因为这根本是印度教外道末流的东西,被喇嘛教众祖师引来羼入佛教中,依之而开宗立派成为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由于其中多有不如理作意的论述,以及惊世骇俗的邪见与恶行,因此各派传承多有遮遮掩掩之处,不肯轻易示人;尤其是对于一向重视五伦礼教的「汉地华人」,他们覆藏得更加小心,也因此使假藏传佛教四大派的性交邪法更添几分神秘。而这些邪法本与佛教无关,因此在序文的导述中暂时略过不提,后于其本文中宗喀巴本人所强调处仍有讨论评析的空间。
说到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向西方欧美地区弘传,就得感嘆人类歷史、时代闹剧的诸多阴错阳差,或是无可奈何于普世共业的泱漭难回。西元八世纪中叶(约750年),吐蕃贊普(即吐蕃王)赤松德贊,派专使去印度,延请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开基祖师莲花生入藏,翻译「经论」宣扬所谓「佛法」,传说中的所谓他「调伏了苯教八部鬼神」(註1),事实上显然是莲花生与在地的原始信仰迭经接触、冲突、妥协、融合的过程,不但吸收了苯教部分教义,并将其鬼神分班列位纳为「护法」,使得他从印度带来的左道密教(註2),在藏地再度发生质变,成为一个本质野蛮原始荒诞不经,却包装以奇文诡词的说理、繁缛琐碎的仪轨,而顶冒着「佛教」名号的新兴宗教。
註1: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3%AE%E8%8A%B1%E7%94%9F
註2:http://www.enlighten.org.tw/fact/2
这样的「宗教」在地处封闭蒙昧未开的雪域高原,千余年来自行野生、蔓延、纠葛、盘错,既阙佛教正法的鑑照对比,又难遇善知识出兴力挽狂澜,遂越走越偏,虽打着「藏传佛教」的旗号,却迥非佛陀正教,全面违背三乘菩提圣教;其法义离奇怪异不说,行门更荒诞难堪,诚如已故的印顺法师所批判的,是个「索隐行怪」的宗教。虽然如此,它一向在藏地自生自灭,原本也不碍着外面世界。
但在西藏地区,自古其社会结构便是由贵族、地主与出家喇嘛等既得利益团体所把持、统治,因此,自然就衍生成政教合一的传承,才会成为歷代达赖喇嘛可以恣意剥削人民的农奴社会,直到共产党正式进入西藏以后,佔人口比例高达95%的广大农奴才得到解放。当西藏的势力向外延伸,或是外来的军事、政治入侵,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也就伺机向外弘传。如西元1240年蒙古入侵西藏,到了1260(註3)(或曰1253年(註4))年宋元之际,中统元年元世祖封萨迦派法王八思巴为国师,授与玉印,统领吐蕃(西藏),于是性交修行的邪法于13世纪,开始流传于蒙古地区。
註3: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7%8F%E5%82%B3%E4%BD%9B%E6%95%99
註4:http://raindog73.blogspot.com/2008/03/blog-post_16.html
元代统治者也因此崇信喇嘛教,例如元顺帝时着名的《十六天魔舞》,表演的就是假藏传佛教密宗一派的思想内容。据《元史?哈麻传》载,西蕃僧人伽嶙真善「演揲儿法」(即房中术),秃鲁帖木儿将伽嶙真推荐给元顺帝,帝习而喜之,于是奉喇嘛为大元国师,其徒皆取良家女奉之,谓之供养……。又选采女为十六天魔……舞皆在帝前,相与亵狎,甚至男女裸处……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无所禁止,丑声秽行,着闻于外。(註5)
註5:http://big5.china.com/gate/big5/culture.china.com/history/yeshi/11036692/20110803/16683663.html
藏密喇嘛教在元朝日益受宠过度,至晚期酿成极大民怨,喇嘛僧人目无法纪。《元典章》记载云:「侵渔百姓,非理生事。」乃至皇室成员也敢追打。其他无状的丑态还有追逐男子、奸污妇女、与王室争道、拉王妃堕车殴打、聚众杖械入公府闹事、捶打驿吏几死(註6)……。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就是以这样的「弘法」与胡闹传入了蒙古与中华汉地。
註6: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7%8F%E5%82%B3%E4%BD%9B%E6%95%99
降至明、清两朝,歷代王室依然对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往来互利迭有封赠,如1407年明永乐五年,明成祖册封噶玛噶举派第五世法王得银协巴(哈立麻)为「大宝法王」。噶举派势力逐渐抬头,而「大宝法王」这个封号,至今也一直被「噶玛噶举派」歷代法王所专用迄今,不但洋洋自得还抢闹双胞,就是歷史上着名的大事;1652年顺治九年,清世祖册封格鲁派领袖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拉呾喇达赖喇嘛」(註7)。这个吓唬人的头衔也一直沿用至今,就是序文中「二十世纪中叶起移居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帝(应为「地」字被误植)区」的达赖14世用来闯荡西方欧美的工具,原来也是中国皇帝册封的名号,却又自外于中国,言行自相矛盾。
註7: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7%8F%E5%82%B3%E4%BD%9B%E6%95%99
在这种政治笼络和世法利乐交换的结果,歷代宫廷、王室、贵族、官宦等人,寖淫久之,遂尔承袭了喇嘛们传下的的男女双修淫慾法及诸多仿称为佛法的邪见。于是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就像本来躲在窟洞阴暗角落的一尾四脚蛇,猥琐踉跄地爬到蒙古草原和中华美地,在饱啖了帝王们掖助的膏腴,和强夺了正统佛教涓滴匯聚的资源之后,逐渐壮大成一条生勐残暴、四出肆虐的鳄鱼。到这时候,除了原本高层的王公贵人之外,直接、间接受其恼害的已经普及于四民百工、平凡百姓了。
迨至序文所说的「20世纪中叶」,也就是1959年,14世达赖喇嘛──也就是格鲁派及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新一代的人领导人丹增嘉错,在外国情治人员的掩护之下叛逃离藏,到「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地区」住了下来。寄人篱下久之,竟思蠢动,开始向西方世界探触,先是低调小幅度的进行一些「宗教外交」,并开始在欧美各国广社所谓「学佛中心」,推广其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思想;嗣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在艺文界哗众取宠,于是借由想要分裂中国的外国政治势力,开始高调地四处窜访,参加国际曝光度很高的各种聚会,并举办各种公益、演讲等,成为国际政治上活跃的跳樑人物。(註8)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