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马鸣」徒惹风萧萧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十三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宗喀巴「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所依密续名相意义」的部分宣说完毕,我们也对之作了审细的给予评析,接下来就进入所谓「所依密续内容意义」。翻译者在此提醒「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作者是何人的问题,我们正好藉此作一些相关的介绍和釐清。
 
原文:
 
所依密续内容意义
 
《金刚乘根本堕戒》一书中所说教义,可分为三部分:简介、释义、与结论。(译註:依密宗传统说法,认为此论是马鸣菩萨着,宗喀巴说是巴毕拉Bha-bi-lha所着)
 
对于《金刚乘根本堕戒》这一本书,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要如何划分章节,我们没有意见,既然宗喀巴说它分为「简介、释义、与结论」三个部分,我们也比照办理,按照这个划分次序一一加以评析。唯独「密宗传统说」,认为此论是马鸣菩萨着,这是令人无法苟同的。译者所註记的「宗喀巴说是巴毕拉Bha-bi-lha所着)」,而藏名中的「巴毕拉」Bha bi lha,又作拔毘天;拔毘天提婆Bhavideva,正是马鸣菩萨Asvaghosa的别名(註一)。宗喀巴以《金刚乘根本堕戒》释义者的身分,再次强调了这个谎言,对佛教圣贤栽赃嫁祸,把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邪僻主张,硬塞给早已故世的马鸣菩萨,让佛子误以为此马鸣即是彼马鸣,这是谤菩萨的恶业。就这样一来,宗喀巴非但在谤马鸣菩萨这一件罪过上分摊了共业,而且成为罪魁祸首之主谋。
 
註一:http://www.zmxh.com/bbs/viewthread.php?tid=5131(文中之注182)
 
在印度佛教史中,出现了多位名为「马鸣」的人,为了要使社会大众瞭解,为何这《金刚乘根本堕戒》不可能是禅宗祖师马鸣菩萨所着,必须让大众对马鸣菩萨先有基本的认识,我们谨此节录正觉电子报第21期刊登的「马鸣菩萨略传」一文以飨读者:
 
胁尊叩钟 马鸣归佛
 
马鸣菩萨的出兴于世,佛早有授记:《摩诃摩耶经》(亦名《佛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言:「……正法于此便就灭尽。六百岁已,九十六种诸外道等,邪见竞兴破灭佛法。有一比丘名曰马鸣,善说法要降伏一切诸外道辈。」原来马鸣菩萨当世已有八地证量,超越命浊(又称寿浊),寿命可以自己控制,或住人间一小劫或视众生之因缘福报而住二小劫,随缘度化;而且不需加行,即可变现山河大地与自己身心互通,随机现应。佛灭度后六百年代,马鸣菩萨诞生于西印度的婆罗门家族,及长,移居中印度舍卫国。马鸣菩萨年轻时,初于中印度学习外道,他拥有超凡的智慧,知识渊博,辩才无碍,为当代之大智者,也是声名远播的外道论师,曾经与诸多沙门或外道进行激烈的法义辩论,每次都获胜利,以致最后没有任何人敢于接受他的挑战。
 
当时北印度有一位长老,年垂八十捨家染衣,誓愿勤修苦行,精进勇勐,未曾以胁至地而卧,绵歷三岁证得阿罗汉果,时人敬仰,即号为「胁比丘」、「胁尊者」。这位「胁尊者」有鉴于当时诸道乱兴,忧心正法不能久住,就入定中观察:遂知中印度有一位出家外道(即后来的马鸣菩萨),世智聪辩善通论议,堪任出家为比丘,广宣道化开悟众生。于是,长老胁即以神力乘虚而至中天竺,住在一间寺院。
 
当时寺中因若敲击寺钟受人供养,会引来能说善论的外道(即马鸣)上门踢馆,寺僧自知不敌故不敢敲钟,长老胁于是故意使人敲钟引来马鸣,随共邀约,七天以后集合国王、大臣、沙门、外道等诸大法师即于此处公开论义,并约定:「输的一方必须礼拜胜的一方为师。」马鸣自负地说:「凡你所说,我一定可以全盘破斥。」胁尊者即言:「当令天下太平,大王长寿,国土丰乐,无诸灾患。」马鸣菩萨没有料到这一招,登时默然不知所言。论法无对者,即堕为输的一方,只好依约定,伏为弟子,剃除鬚髮,受度为沙弥,再受具足戒。长老胁于是将法尽传给马鸣菩萨,马鸣便成为禅宗传承中,继任胁尊者的祖师大德。此后,马鸣菩萨尽力于弘通大乘,其才辩盖世赢得社会上,不论朝野贵贱,普遍的尊敬。
 
成就方便 艺文度众
 
于是马鸣菩萨游行教化,大建法幢,摧灭邪见。他深入佛法之外,也会作妙伎乐,成就方便善巧,可说是佛教史上的音乐家、戏剧家。他善于以歌咏来诠释佛法,常诠「苦空无常」之理,奏曲而化人。曾作有一曲,名「赖咤和罗」(意译:苦空曲),其音清雅哀婉,深具感召力。感得华氏城五百位王子发心修道,开悟出家。华氏城国王恐其人民闻此乐音,捨离家法,国土旷废,乃令国内禁止其乐。此事成为佛教史上「以戏曲音律度众」的美谈。
 
他用梵语所写成叙事诗《佛所行赞》及《孙陀罗难陀诗》,是两部重要的诗歌代表作。二十世纪初,在中国新疆发现三部印度古戏剧残卷,其中一部《舍利弗传》,也是马鸣菩萨的着作,为现存梵文文学中最古老的戏剧作品。马鸣菩萨文学造诣甚高,其文辞优美,叙事细腻,风格鲜活。其作品涵盖戏剧、音乐与诗歌,望重于当时,闻名于后世,成为梵语古典文学的先驱。他所作的诗偈,开了佛教优美文学的先河,于五印度及南海诸国传诵一时,马鸣菩萨深研佛法,博通三藏,到处弘法化众,提倡大乘经教,并以佛法教义融入诗词歌赋,「成就方便善巧」教化世人,感人至深,因此声名远播,风靡全印度,盛极一时。
 
受封国师 德感马鸣
 
当时,北印度月氏国王迦腻色迦建立健陀罗国贵霜王朝,征服四方,终于兴兵入侵中印度。摩揭陀国战败求和,须付出赔款三亿金以求撤兵。但摩揭陀国王无力支付,迦腻色迦王对他说:「你国中有一佛钵,有一马鸣,有一慈心鸡,可献上来各抵一亿金。」于是马鸣菩萨赴北印度贵霜王朝,宣扬大乘佛法,旋即度化迦腻色迦王,受封为国师。王每于政务余暇,时常向他请益佛法,尤其借重他在佛教文学艺术方面精湛的造诣,在各地行宫及全国各地区兴建佛塔、伽蓝,形成日后佛教美术史上着名的「犍陀罗美术」。而近代美国反恐战事中,窝藏恐怖份子首脑奥萨玛.宾拉登的阿富汗南部「神学士」(塔里班)民兵最后据点「堪达哈」市,即「健陀罗」的音转。
 
迦腻色迦王虽然甚为礼遇「马鸣比丘」,但诸臣颇有议论。为了解答众人的疑惑,大王事先饿了七匹马,到了第六日,日出之时,普集内外沙门异学,请比丘为众说法。 当时所有参加听讲者,莫不开悟。大王同时令人繫此批马于众会前,在马前放置马儿最喜欢吃的浮流草来餵马,但是所有马儿 竟然均垂泪听法,欢喜悲鸣,无念食想。于是天下乃知菩萨实非凡人。以马解其音故,遂号为「马鸣」菩萨。马鸣菩萨于北天竺广宣佛法,导利群生,善能方便,成人功德,受四民崇敬,终至被尊称为「功德日」。
 
结集三藏 绍隆正法
 
迦腻色迦王时代,小乘二十部分裂,佛教不同的部派各持己见,令修学者不知如何遵循。迦腻色迦王听从「胁尊者」的建议,因此礼请广召天下贤德之士,举行盛大的经典结集会议,使结集三藏,以统合教义之分歧。此次结集,由「胁尊者」主持,与五百阿罗汉菩萨共同结集,大会并公推「马鸣菩萨」负责修订文句,法义若定, 马鸣菩萨随即着文。同时也将戒律以及尚未记录成文的经藏部分写成文字,删订已有的写本,并註释三藏经典。十二年共撰集三藏各十万颂,总为三十万颂,称九百六十万言,凡百万偈,即是《大毘婆沙论》。结集结果,佛陀真正的教义,受到广泛的辨正,于是各部派间近百年的纷扰终告圆满结束。此为佛教史上第四次的经典结集。
 
虽然依事件发生的时代,以上的故事主角们未必是同一位马鸣,但是禅门祖师马鸣菩萨的应世显化,直接影响了:西元二世纪后的龙树菩萨,西元三世纪左右的提婆菩萨,乃至西元四、五世纪左右,无着菩萨与世亲菩萨,也均受其影响。赓序到护法菩萨于西元第六世纪之中叶出世,以摩揭陀为中心,弘宣世亲之教系,使正法的弘传不致中断。到了第七世纪,西元六二六年,玄奘菩萨于长安遇到马鸣菩萨所造《大乘庄严经论》的译者──来自中印度的波罗颇密多罗(戒贤的弟子),以此因缘而有西行求法之志。西元六二九年,玄奘菩萨开始西域之行,此后「如来藏法」法脉东移。盛唐之世,正法復兴于震旦之地,代代相传,使佛教得以兴于中、日、韩等国。尔后,印度人民福报不具足,佛教屡遭印度教所蹂躏,至西元九、十世纪左右,回教开始侵入印度,佛教法脉在印度遂殆绝迹。玄奘菩萨适时远赴天竺求法之行,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因缘安排!综上所述,佛陀正法得以代代传承直至今日,穷本溯源,马鸣菩萨绍隆正法,令不断绝,其对后世影响实至深至远也!
 
一心二门 阐如来藏
 
马鸣菩萨由于已亲证得八地菩萨道种智,正在主修一切种智(佛智)的范畴及愿波罗蜜多,于相于土均得自在,可如实觉知「诸法相意生身」,故除了能善说法要,并有能力用神通力降伏一切诸外道辈。所造《大乘起信论》为歷来各宗所依据的重要论典之一,华严七祖以马鸣菩萨为初祖,禅宗亦以马鸣菩萨为第十二代祖师,其他宗派,天台、禅宗、净土、真言等宗,亦都深受影响。马鸣菩萨最重要的贡献是阐明佛旨,造论破邪显正,进修「四无碍」,没有他不能回答的问题,没有他不能驳倒的非难,如同强风吹倒枯木一般,他经常折服存心来问难者,令他们完全心服口服,因此有「辩才比丘」的美誉。 马鸣菩萨此世愿行,所作皆办,世人即不知其所终。
 
马鸣菩萨所造之《大乘起信论》,乃修学大乘佛法之入门书。然论中说明「心生灭门」与「心真如门」各摄一切法,甚深极甚深,古今大德非有大善根大福德者,实难闻知其中密旨。平实导师阐释:「心生灭门」者,始从七转识之染净熏习作用,进言法界时相理体,明言阿赖耶识心体自身乃是七转识之根源,名「如来藏」。《大乘起信论》又倡言「一心唯通八识心王」之说,将入不生不灭之第八识如来藏,与其所生之七转识合为一心,即名之为「阿赖耶识」。「心真如门」则谓欲得成就佛地真如所需之一切成佛种子,悉皆存于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中,然而佛地真如所有之广大功德,要由证悟因地真如阿赖耶识心体之后渐次进修,藉心生灭门之修行缘起,歷经三大阿僧祇劫之进修内容与过程而后可几,终得成就佛地真如无垢识是广大功德,是名佛地真如缘起之真实义;是故《大乘起信论》所揭橥的真如缘起才是真正佛法,而且是最胜妙的佛法。
 
密宗各派 非同马鸣
 
反观宗喀巴将佛道次第颠倒,故把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说为不了义法,反以二转法轮般若经典之「中观总相智」为究竟法,假藏传佛教格鲁派行者居然普皆信受不疑;即使如此,密宗黄教对般若系列诸经中的宗旨,仍然是完全不懂,处处误会。以此缘故,宗喀巴于《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引述显教诸经,以证成其所主张「无第七、八识」之说(註二);又如引用《摄行论》说:「佛为广大胜解者说八识等令通达者,亦仅显示经有是说;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註三)亦皆是断章取义,曲解佛教第三转法轮诸经之佛意,藉此邪说而否定七、八二识,妄谓「无如来藏」之「一切法空」即是般若之主旨,完全误会般若正义,恰与八地菩萨示现的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中的开示南辕北辙。因此假藏传佛教格鲁派中人,都是主张「无如来藏」的谤法凡夫,佛在《楞伽经》中说此为「一阐提」人,是为「无种性」的可怜悯者。
 
註二:http://www.enlighten.org.tw/fact/0
 
註三:平实居士着《狂密与真密》〈第1辑〉P216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2月初版
 
至于假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之外的宁玛(红教)、噶举(白教)、萨迦(花教)各派,虽不否认第八识,也承认第八识阿赖耶为真实心如来藏,并自谓已证阿赖耶识,但都是错以「一念不生之意识」为阿赖耶识,或以「观想所成之明点」取代阿赖耶识,错认意识心或观想所成的色尘境界为实相心,这样的事实,散见于密宗古今上师着作之密续中,不胜枚举(註四)。即使黄教,宗喀巴也援引密宗上师的《释菩提心论》言:「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註五)因此,假藏传佛教无论黄红白花各大教派,都是错以生灭的意识心为不生不灭的实相心阿赖耶识,又和马鸣菩萨的大力倡导的「如来藏」正法截然相反,相去不可以道里计。因此,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祖师,自以为实证者,都是「未悟谓悟,未得谓得」犯了大妄语重罪之人;若不及纠正邪见发大忏悔,改依佛教正法而修行,则后后世苦果不堪设想。
 
註四:平实居士着《狂密与真密》〈第1辑〉P236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2月初版
 
註五:宗喀巴着,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P387~388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5.5.初版
 
从上述之列举与比对,可见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无论黄红白花各派,都否认或是错会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中所揭橥的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当然更无法亲证法界实相。他们主张的谭崔法义,为了混入佛教中获取资源而假托「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是马鸣菩萨所着,明显是栽赃矇混欺骗世人;因为以马鸣八地菩萨的证量,绝对不会非戒取戒,随同那些外道在欲界法最粗重的贪执上用心故;也因为「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背后的谭崔邪法,与马鸣菩萨所着《大乘起信论》的法义内容,完全牴触而不能互相融入故。因此,无论是假藏传佛教宣称马鸣菩萨、或是宗喀巴宣称「巴毕拉」着作了<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都不可能是正统佛教的马鸣祖师所着作,是完全子虚乌有,混淆视听的弥天谎言。
 
弘起信论 绍隆正法
 
最后要说的是:圣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阐明「如来藏法」,乃是在佛教刚刚步入像法时代之初期,他不但适时赓续了佛陀的正法,同时也是改写了后来佛教歷史的关键人物。近代中国僧人憨山大师、慈舟大师、蕅益大师等等,及日本人汤次了荣,对此论均有着作阐述,此论萌发了中国及日本大乘佛法的种子,后世藉此因缘启蒙,而皈依三宝者甚多。西元2004年初夏,平实导师鑑于台湾广大佛弟子众,数十年来恭敬供养三宝,广积福德,慈济众生,兴善止恶,已具承受世尊正法之因缘果报,为广利有福佛子明白如何消除烦恼障及所知障,发起世间、出世间智,乃宣讲《大乘起信论》,证明此论绝非六识论的邪师们所毁谤的伪论,并将所整理出来的《起信论讲记》编辑成书陆续出版;在此亦可预见,此举将在未来佛教史上列为重要的记事,既得效法马鸣菩萨大行而绍续往圣復兴佛教于今日,更能延续末法时代佛陀正法眼藏,必将影响后世深远。(採访组报导)20140921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45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