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藏传佛教“慧觉”的欲盖弥彰--密宗外护的野干鸣.之四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台北报导)对于慧觉在网路上发表的“台湾“正觉”怎么不爱讲正理?”一文,不管它的内容是如何地无道理、他的文辞如何地自相矛盾,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仆先生,总是耐着性子,逐字逐句的为作导正,也希望慧觉本人,或是其他的佛教信众,能由如理的思辩从而获益;以下接着解析慧觉原文的第四段。
  慧觉的第四段原文:“并且,仅仅因为发音差不多,就把一种宗教等同于另一种宗教,怕是低等动物,也羞于这种简单的逻辑。不要说发音相近,就是发音相同,两者之间也不一定有什么联系。单说和“正觉”同名的网站,目前在中国大陆就不少。如果都判断为,等同于这个攻击各种佛教的“正觉”,必然招来法律追问,因为是对那些网站的污辱和诽谤。”
  张执行长表示,不论是撰写论文辨正法义,或是与人对话,都应该设法让自己表达词义理顺,不能颠三倒四,或是杜撰歪理自我说服,然后在那里自得其乐,令别人不禁喷饭。像是慧觉说:“并且,仅仅因为发音差不多,就把一种宗教等同于另一种宗教。”在上二段已经结束的“发音”话题,慧觉在这儿老调重弹,真不知论述的次序何在?是为掩饰尴尬故意謦欬清嗓?还是在吹口哨壮胆,准备下一步的跳梁?更像是藏传佛教理短词穷所做的“欲盖弥彰”?
  张执行长摇头表示,基金会破斥藏传佛教的邪谬,是从史实发展、承传脉络、教义内容、名相相袭、仪轨施设、行门作略……等等,从方方面面加以辨正而无遗漏;并且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几乎是日复一日的,一直在书册、光碟、平面媒体、电视、网路、随缘散发DM甚至张贴广告布条上,昭告社会大众这件事实:藏传佛教是印度教性力派的嫡传,是“坦特罗佛教”,是“谭崔瑜珈”的一家人,恶意挂上佛教招牌欺蒙世人。如此苦口婆心持续不断举证及解说了这么多,藏传佛教中人,尤其是慧觉,根本对此不知不觉;或许是故意不理不睬,一味“自顾自”拉着他的破琴,“自我感觉良好”而玩不出新把戏,一再重弹“发音相近”已说过的滥调。
  执行长反问:“从头到尾、自始至今,同修会或基金会何曾去刻意强调过‘发音相近’的言语?”反而是慧觉在文中,一直以此自说自话,就像金庸小说里的老顽童周伯通一样,闲得无聊拿左右手捉对厮杀,自惩自乐热闹得不得了。执行长表示,既然想要与人“对话”“论义”,就得诚恳并且互相尊重,不能只说而不听;尤其更不能故意误导视听,把自己设想的言语无理硬塞进对方的耳里。像慧觉这样与人议论,就像比箭时先把箭乱射在墙上,再循着箭簇的着墙点涂画同心圆,然后转身大喊:“我射中靶心啦!”这样除了徒然表现阿Q式的“自我感觉良好”之外,只会让自己法义辨正的能力“欲盖弥彰”,更没有说服力。
  慧觉自我膨胀之后,开始有攻击的意图了,他说:“怕是低等动物,也羞于这种简单的逻辑。”张执行长指出,“逻辑”是意识运作相应的法;若要探讨意识,则法界二十五种“有情”应当都在讨论的范围,慧觉却只侧重“低等动物”来讨论;固然藏传佛教双身法一向都只相应于欲界法,比较属于生殖感官的低等动物相应法;但在欲界中,真正常使用逻辑的是人类啊!所谓的低等动物,例如涡虫,它们的五根尚且不完全,与五根相应的五俱意识也随之极简单,并没有“羞惭”这个心所法;由此可见,慧觉对于唯识、对于中学程度的生物学,连低等动物的定义,根本都还不明白!
  执行长分析,正因为人类的八识心王具足,其“显境名言”和“表意名言”都能平衡现行正常运作,所以人类能发展出种种语言,能作深细的表意,更进一步才能发展出严谨的“逻辑”。“逻辑”者,理则也;是意识高层次的运作规则,当然不可能如慧觉向“低等动物”缘木求鱼而能得,也不是藏传假佛教以生殖感官的双身法求淫乐的喇嘛们所能相应。
  执行长继续解说,“动物”不论“高等”“低等”,都属畜生道有情;它们在佛法中被归类在“三恶道”中,和“三善道”中之一的人类相较,八识心王就没有那么具足或是殊胜了。因此,纵使他们心中的显境名言一样可以了知外物,但是它们的“表意名言”却相对粗浅得多,同类之间多只能以最简单的方式相通相求。因此,若认为“低等动物”也能了知人类的各种“逻辑”,并且分别其“简单”“不简单”,进而于其中有所简择,那么慧觉就不只是“问道于盲”而已。慧觉不懂得“逻辑”,故意先“哗卡大声”(台语:喊得比较大声)来转移自心的焦虑,这才是一分“惭”心所的现起啊!可见慧觉还不是完全无惭无愧的人,将来应该还可得救。
  执行长还分析,“低等动物”之所以为“低等”,是因为其异熟果的正报,五阴身及八识心王较陋劣缘故。因此,“惭”与“愧”这样的善心所法,它们也是不具足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慧觉是以怎样“简单的逻辑”得知“低等动物”“也羞于这种”(知“羞”即是懂得惭愧)论议?您是怎样和它们相通相求的呢?您到底是知其“羞”,还是不知其“羞”呢?请明白告诉大众,千万不要“欲盖弥彰”哦!
  执行长指出,其实慧觉这句“怕是低等动物,也羞于这种简单的逻辑”,其发言的用心并不是理性的论议,而是想要耍嘴皮子,用“逻辑”来故作高明,用“动物”来比况对方,故意贬抑而用“低等”“简单”来显示自我贡高,加强鄙夷吗?最后再用“怕是”“羞于”这一类情绪语言极尽污蔑,以期激恼对方拉高对立。可是慧觉应该没有料到,正觉基金会只愿针对理性的法义辩论或辨正,尽力作有利益于众生的回应;可是对于节外生枝拉长战线、泼妇骂街式的嚷嚷,并没打算高分贝的骂回去。因此,慧觉仰天而唾、逆风扬坌了半天,只落得个涎花乱坠、“满面全豆花”(整张脸砸上豆腐脑),“恶口”之业的企图也“欲盖弥彰”了呀!
  接下来慧觉说:“不要说发音相近,就是发音相同,两者之间也不一定有什么联系。”这句话仔细一看,还是同一句废话以不同的文字重说一遍。执行长笑着指出:这一句话也算是慧觉努力在作铺陈,好建立他下文想要引伸的“两者之间也不一定有什么联系”,或者竟是“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不过执行长提醒慧觉,若要作逻辑推演,最基本的,首先得熟知逻辑的“三段论法”,例如:
  大前提—“凡人皆会死”
  小前提—“苏格拉底是人”
  结论—“苏格拉底会死”
  这是基本公式,初学逻辑的人都知道的,相信慧觉应该也不陌生。可是如果前提建立不起来,逻辑推演就不能成立,例如藏传佛教的“三段论式”: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