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藏传佛教「慧觉」的睁眼瞎话--密宗外护的野干鸣之六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表示,为了藏传佛教的外护人士慧觉的网路贴文,连续作了几篇分析导正之后,愈发觉得慧觉「不讲正理」、「天真误邪」以及许多「欲盖弥彰」的胡攀乱扯之外,更有许多歪曲事实「睁眼说瞎话」,摆明要制造种种混淆,是不负责任的言论。
例如慧觉第六段原文:稍微瞭解印度谭崔和瑜珈的人们,都不难看出,谭崔简直就是对瑜珈的否定。具体地说,谭崔是一种放纵,而瑜珈是一种克制。把这样对立的二者等同起来,就等于把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等同起来一样,说明了“正觉”的无知,博大无边。
张执行长表示,本段慧觉的第一句话:「稍微瞭解印度谭崔和瑜珈的人们,都不难看出,谭崔简直就是对瑜珈的否定。」他自己一句就是「睁眼瞎话」。执行长指出,在前几篇的析述中,以及多年来正觉同修会、基金会诸多的法义辩论或辨正的出版物中,都已经翔实的分析、宣导了「印度谭崔」和「藏传佛教无上瑜伽」两者的根源、教义、诸多名相、「修行」方便乃至对现实社会秩序的冲击,都是本质相同、如出一辙的,只是藏传佛教把谭崔性交冠上佛法的名词包装起来骗人罢了!正觉基金会并且举证了许多本地以及国际上的事实佐证;若说「谭崔简直就是对瑜珈的否定」,就彷彿是说「包拯简直就是包青天的否定」一样令人傻眼。可是慧觉却大喇喇的说:「都不难看出(这一点)」,执行长质疑,究竟慧觉是怎么「看出」的呢?如果是睁着眼,怎会所说的与所见与真相不相符合,眛暗于事理呢?那就只有一个答案:慧觉说的是「睁眼瞎话」。
慧觉又说:「具体地说,谭崔是一种放纵,而瑜珈是一种克制。」张执行长再度摇头表示,这位慧觉对文字的理解和驾驭能力总是出人意表,令人瞠目结舌,「放纵」和「克制」不都是抽象的形容词吗?怎么慧觉就拿这两个空泛的概念告诉我们,然后表示这就叫作「具体地说」呢?这就好比骗小朋友说:「这样吧,我给你两百万元!」然后撕下一张纸写上「两百万元」四个字就打发了;这不但是对小朋友是「空口说白话」,对他自己呢,更是「睁眼说瞎话」。
执行长表示,真正「具体地说」,是要引证经教、如理推论,并举证事实作为证据,而且能够经由诸方检验而颠扑不破,才叫作「具体地说」,正如正觉多年来所做的举例及详细辨正一样。慧觉仅仅拿「放纵」「克制」这两个自己都无法界定其范围的笼统概念来搪塞,就要以此而为藏传佛教作说客,却不敢真实举证「谭崔」的「放纵」,又无法遮掩「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的毫不「克制」,这怎么能称作「具体地说」呢?应该坦承是「具体地不说、含煳笼罩而说」才对。张执行长更指出,慧觉的撰文立论,几乎完全不看事实就凭空指划,所说的逻辑又总是事理背反而严重到令人瞠目结舌,因此若要正确描述他的荒谬,似乎应该把常言俗语反过来说才对;也就是说,慧觉不但是「睁眼说瞎话」,其实他更是「『瞎』眼说『睁』话」。
张执行长请大家再细审此句内容:「谭崔是一种放纵,而瑜珈是一种克制。」以慧觉的「逻辑」来说,同一个事情可以拆解为二种完全不同的解释,就好像在空泛的放话「包拯是一位贪官,而包青天是一位清官」一样。因此,仅用抽象的概念来做法义辩论与辨正,而缺少实例的举证,空口白话指鹿为马,无疑是天真无知的误邪,已不是无邪了。
执行长说,我们就来为此事举例说明吧! 譬如:「印度谭崔」,在双修性爱中,要能「忍精不洩」以图延长乐触,不也是蛮「克制」的吗?又如:「藏传佛教」宗喀巴说,在实修「无上瑜珈」进入「智慧灌顶」的时候,常常要用到九位明妃,甚至还要师生「轮座」杂交,再收集十个人交合后的淫液来为弟子作密灌,这岂不也是十分「放纵」而且「邪淫」吗?若是如同贝玛仁波切,被女弟子的先生抓姦在床时,双方纠缠不清,甚至引发冲突大打出手的时候,慧觉是要对「印度谭崔」「放纵」一下呢?还是摁住「藏传佛教」众喇嘛好生「克制」「克制」?这得要请慧觉先讲清楚,不能再以「睁眼瞎话」来敷衍。
前句的「瞎话」才刚说完,慧觉又「睁眼」说道:「把这样对立的二者等同起来,就等于把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等同起来一样」,张执行长表示,在论义中「心眼瞎」比「肉眼瞎」更可怕;佛教弘传两千五百多年,什么时候谈过「某某主义」?慧觉的「盲人瞎马」骑到哪里去了呢?这岂不是越谈离佛教的教义越远了吗?
宗教和政治是两码事,「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有些什么异同,或是能不能「等同起来」?自有政治学方面的学者政客去分析讨论,正觉基金会从来不曾也没兴趣对政治饶舌。
慧觉就像一位私闯民宅的不速之客,才刚进门就以屁股对着人家屋内「以退为进」地「睁眼瞎『画』」,蓄意把人家涂抹上特定色彩;慧觉的「包拯、青天」越包越大,简直是「睁眼瞎话」的「胆大包天」。执行长婉劝慧觉,「妄语」、「两舌」、「恶口」等恶业若不及早忏悔,一旦意业口业「等同起来」变成定业,恐怕将来死时是想消也消不掉了。
最后慧觉总括本段上文,作了个结语说:「(以上慧觉的「睁眼瞎话」)说明了 “正觉”的无知,博大无边。」执行长表示,「正觉」是「无知」,还是「正知正见」,教界、学界、社会自有公评,并不是慧觉没有能力加以论证,只凭其情绪语言,使用「全称否定」语句所能定论的。执行长指出,慧觉常喜欢轻逞快意、任放厥词,却不自知其语意常自我矛盾,在宣称很懂逻辑的情况下,所说又大违逻辑令人绝倒。譬如:既然说人「无知」,却为何又越加描黑的说:「博大无边」?所「知」既「无」,则又「博」个什么,「大」个什么?是不是慧觉可以找到一家银行,不必「开户存款」又欢迎「无限提领」?这一类违背事理的轻狂言语,正代表了其人的「睁眼瞎话」。
张执行长表示,愿意为慧觉修改作文,教导他语文表达如何通顺合理,且仅以本段末句为例,可以把原本不通的文句:「 “正觉”的无知,博大无边。」改为:「 “慧觉”对因果的无知,「睁眼瞎话」地毁谤三宝,其恶业苦果恐将博大无边。」改过的文句虽不雅训,但是至少已经比较通顺合理,绝不至于「睁眼说瞎话」了。(採访组报导)20110825
正觉同修会採访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