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藏传佛教「慧觉」不伦不类的「推论」--密宗外护的野干鸣之七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对慧觉谬文的评论,已进行到该文的第七段,发现他不敢以真实姓名文名,而化名为慧觉的行文用语,有渐渐加味、越来越呛辣,也已经失去了理性的感觉。而屡次接受政府各级单位明令表扬,正觉教育基金会的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表示,我们不会随着慧觉失控的情绪起舞,仍是维持一贯平和理性的态度,和平实清淡的口味,来营养读者、利益众生。
 
慧觉所撰第七段原文:退一步说,就算“正觉”指责的“西藏佛教密宗不是佛教”是对的,那么,就可以因而断言“西藏佛教等于冒牌佛教”吗?别忘了,西藏佛教还包括显宗部分,也不算佛教吗?註1 这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其实正是罕见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政权可以与之相比的霸道和野蛮。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个“正觉”是不是邪恶的代名词?是不是堕落的标志?
 
执行长引述慧觉所言:「退一步说,就算“正觉”指责的“西藏佛教密宗不是佛教”是对的」,指出这是慧觉在本文中第二次表白要「退一步」,这是不寻常的讯号:在第一次之时,基金会赞叹慧觉有客观理性的态度,但是随后不久便被戳破不过是「缓兵之计」的谎言;如今论着、论着,慧觉却又不知不觉地向后移动脚步;这代表先前的红脸赤脖虚张声势已经开始洩气,心虚理怯已使得慧觉渐渐称持不住,打算脚底抹油熘之大吉了。执行长指出,慧觉在一开始便以「正觉不讲正理」高分贝的叫战,不断的嚣张喊话;却在还没有短兵相接之前,便怯战鸣金,似乎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执行长仍严正的指出,「西藏佛教密宗不是佛教」的确「是对的」;「正觉」把事实真相说清楚讲明白,一直都秉着就事论事、就法论法的态度,因此也无所谓「指责」;支持藏传佛教的慧觉心虚,自然会觉得「千夫所指」,那就该彻底反省检讨,自剖真相;然后对世人忏悔从此退出佛教,从此正名为喇嘛教或其他名称,以自立门户;或可无咎于佛法,寡害于众生,自己号召一般性好淫乐、喜欢淫人妻女的同道,好好去寻求密宗自设而与佛法无关的「瑜伽」。如此,喇嘛庙外天清地宁,学佛的女性不再被欺骗,岂不善哉?同时藏传佛教关起庙门「办道」,在里面与女信徒们如何翻云覆雨也不会有人闻问,总比在外乱打佛教旗号「不伦不类」丢人现眼,还能让世人「眼不见为净」好些。
 
可是慧觉紧接着又说:「那么,就可以因而断言“西藏佛教等于冒牌佛教”吗?」执行长首先声明,为了回应慧觉原文能逐句存真,有时候不得以把一句话先作上下拆解,先析论一部分;可是评论和行文是连贯着的,不会有「断章取义」的偏失。此句连着上一段来解读:「西藏『佛教』密宗不是『佛教』是对的,那么,就可以因而断言西藏『佛教』等于冒牌『佛教』吗?」慧觉明明左一句「佛教」、右一句「佛教」的大大冒用佛教名义,又说「西藏『佛教』密宗不是『佛教』是对的」,还能睁眼瞎话地主张密宗「不等于『冒牌佛教』」?有如此强词夺理的「理性论辩」吗?执行长再续前面的例子来说明:明明是风尘女子,又验过DNA,证实与该豪门家人完全不同,却一意孤行要坚持「认祖归宗」硬拗说:「其实我并不等于豪门的『冒牌家人』」,这岂不是「不伦不类」胡搅蛮缠,当街招惹物议和嗤笑吗?无怪乎慧觉只能隐其真名而以化名见世。
 
慧觉拦路认亲胡搅了这一阵子,自觉不见讨好,便又说:「别忘了,西藏佛教还包括显宗部分,也不算佛教吗?」执行长回应,藏传佛教人士的逻辑观念也忒奇怪,一会儿说「藏传佛教」和「显教」分庭抗礼,各是佛教的一部分;一会儿又说「西藏佛教还包括显宗部分」,分外显得「不伦不类」。执行长启问:到底是「平起平坐」还是「你大我小」?还请上师教官们把这位慧觉「蓝波天兵」训练好了再派上笔仗战场;否则「不教而杀谓之虐」,纵使藏传佛教轻贱人命,杀人祭鬼习以为常,但是「牺牲」了一个言听计从的慧觉,得要再捏塑另一个「天兵」出来,少不得又要多费一番手脚,也是蛮折腾的。
 
执行长进一步说明:意识心的五个别境心所法中,「念心所」成就了才能不「忘」;在此之前须有「欲」「胜解」两个心所法成就。正统佛教的三宝弟子压根儿不会有认贼作父的「作意」,就更遑论这种「欲」和「胜解」了。对于「从不曾存在的东西」还谈什么「别忘了」,执行长譬喻慧觉此句话的逻辑,就像是风尘女子对她本来想要攀认的豪们「兄姊」说:「别忘了,你们的爸爸还是我生的呢?」颠倒至如此「不伦不类」,你说「妖宿(天星下凡之谓也,读『秀』)」不「妖宿」?
 
可是慧觉兀自少「慧」不「觉」,仍然在大放厥词作他「荒腔走板」的推论:「这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其实正是罕见的,只有中国共产党政权可以与之相比的霸道和野蛮。」执行长分析,慧觉所说的「一叶障目」这「一叶」按照常理是不可能「障」千万人之「目」的;唯一的可能是举臂上遮、摊掌相掩,自障双眼罢了。然而如此之事并不「罕见」,世上「掩耳盗铃」「鸵鸟钻沙」的人可多了,藏传佛教不正是如此,一向以种种的杜撰邪说和邪施设自我催眠吗?张执行长笑着表示:正觉基金会同仁反而不会因藏传佛教自障双眼,就说他们是「霸道和野蛮」,因为这样的修辞用于慧觉的「一叶障目」是「不伦不类」的。此外,慧觉对中国共产党有什么不满,是慧觉自己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一向秉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从来不参预政治事务,别把正觉基金会与政治扯在一起,这不符 世尊圣教,也违背正觉基金会所有会员们同受的菩萨戒。
 
张执行长严正的声明: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蒙 世尊授记住持正法,着书立说讲经说法不惮劳苦;而正觉基金会全体上从平实导师,下至所有会员,全部都是无给职的义工;为护持正法摧邪显正,为救女性免受藏传佛教邪教教义的残害与性侵,人人不遗余力,为的只是「开人天眼目」,以及救护所有女性免被藏传佛教双身法性侵成功,为的只是正法久住法轮常转、人民安乐;所以功德巍巍犹如「泰山」,不在「能遮」「所遮」之列。反之,藏传佛教处处皆是「密不敢宣」、「密不许传」,处处藏头躲尾,时时掩人耳目:以「藏传佛教的恶慧」为「一叶」,「能障」如「慧觉一般之薄福众生」;自不见天日泰山,是为「所障」,这才叫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其他的明眼人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的。慧觉知见颠倒以白作黑,真是瞎言瞎语「不伦不类」。
 
慧觉的说法最是「不伦不类」,是「牵拖」旁扯、刻意构陷。执行长指出,前文已经出人意表的扯淡种种「主义」等政治话题,此刻又「天外飞来一笔」提出有关「政党」的谬譬,果真大有涂呛抹辣加料加味的意图,将一切推向政治以求转移焦点。执行长敞开来表示,1949年向台湾流动的移民潮的那一代,多已老成凋零、人事全非;现今两岸经贸互动文化交流渐步上正轨,上一代的诸多纠葛对立恩怨情仇,现在也渐渐淡入大家茶余饭后的稗官野史中了。如果慧觉个人对哪些政党有所喜恶或评论,正觉基金会给予尊重,但请勿扯上佛法法义辨正论坛;若硬要以自意污蔑作为标籤贴上正觉,不但是无理、失礼,更是犯下无根毁谤的重罪;因为正觉弘法论义,从来不涉政治或是政党;这不只是正觉的自持自重,更是台湾佛教界以及社会上所共知共晓。
 
执行长指出,佛法弘传的每一个地点各有不同的民情风俗,大陆的社会民情不同于台湾,在一般的情况之下,民众不会选择和政党口径不一致、对立甚至是谩骂「霸道和野蛮」的;如今慧觉居然以如此令人侧目的方式放言,岂非将前文刻意塑造的「这是在大陆贴文上网」的印象,一举被拆穿了吗?那么辛苦的跨海放话,再用回声来充当原音,慧觉所为何来?说穿了还不是在玩那一套从恶质政客那里学来的「假出口真内销」的拙劣游戏?慧觉把这一套阴损的斗争权术拿来用在佛法法义论辩或辨正之中,是不是「不伦不类」并且非常的「霸道和野蛮」呢?慧觉只能以化名躲在虚拟的网路世界,还得迂迴放话,这种举动尚且不是世间光明正大的行为,非天人乘之种性,根本谈不上学佛的格,无怪乎他会躲在暗处化名为邪淫的藏传佛教张眼。
 
一路读着慧觉在文中刻意的铺排,他连伏笔都弄得坑坑堑堑,执行长屡屡摇头笑说:「慧觉天兵」总是冲杀得太鲁莽,一路上都在乒乒乓乓、跌跌撞撞,想必是上师明明交待他暗挖壕沟、偷埋地雷,要来「玩阴的」引人入阱;而我们这位「藏传佛教东施蓝波」却敲锣打鼓地,勐力将掘出的土堆高成掩体、筑成路障来「禁止通行」,结果师徒诡计在正觉智慧的探照灯下登时狼狈现形。执行长表示,我们虽看不到那「藏镜人」跳脚的身影,但是每一想到慧觉交差时,上师见责以「根器太差」「办不成事」,再也不教他如何与女信徒行「双身瑜伽」时,慧觉的一脸无辜苦相,就觉得深深为他不值。
 
这也就难怪慧觉会气嘟嘟地叫骂:「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个“正觉”是不是邪恶的代名词?是不是堕落的标志? 」执行长指出,慧觉往往每次要整顿文句发表谬论时都会吞吞吐吐加上一句「我们不得不」,格外别扭显得「不伦不类」,好像有满腹「此身非我有」的无奈,想必他只是披挂上阵代主出征的人头而已。因此执行长指示,对这一句无根毁谤的话,正觉基金会就不再无谓辩驳了;只把它改几个字,如实的为「冲锋代理人」的慧觉叫屈:「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个『慧觉』是不是邪恶上师的代名词?是不是藏传佛教堕落的标志? 」(採访组报导)20110830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