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藏传佛教的「慧觉」也受「金刚戒」?--密宗外护的野干鸣之十七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表示,《佛遗教经》说:「戒为正顺解脱本」,《华严经》更说:「戒为无上菩提本」;佛陀在捨报之前,更提示大众要依戒为师,可见持戒对于佛教弟子的重要。
 
我们乐见慧觉终于对持戒有所讨论,但是对于慧觉相关知见的偏差,和被藏密邪教误导,导致非戒取戒,就不能苟同。
 
慧觉原文第十七段:「正如大地是万物的根基一样,一切善行,即修行的根基是持戒。“一个人应该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佛门戒律。”达赖喇嘛尊者在《智慧的窗扉》中写道。」
 
「戒律概括起来有三种:波罗提木叉戒,菩萨戒,以及金刚戒。每一个修习阶段,都有不同的戒律需要遵守。但是,戒律之间并不是孤立的,破了最基础的戒中的任何一条,也很可能就破了其他的戒,包括金刚戒。」
 
对于慧觉所说:「正如大地是万物的根基一样,一切善行,即修行的根基是持戒。」然而譬喻要合情合理才能让人接受,就像此处的譬喻便有错误,因为「万物的根基」并不是「大地」;执行长问:云的根基在大地吗?浪花可是泥土中种出来的?试请慧觉从大地上生一只鸟出来试试看,或是从草丛中捞出一尾鱼也行!慧觉既然是佛弟子,在法义辨正中,就不能学文人墨客作世俗譬喻;会做这样因果错乱的譬喻,代表了其人佛法知见的严重错谬,不能真的认知「万物的根基」,所以用譬时自然就漏洞百出。
 
弘传佛法、辩论法义不能马虎苟且,所谓「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在论义中若是开头的认知有所偏差,后面的议论都会站不住脚,包括慧觉说的「一切善行」、「修行的根基」乃至「持戒」。真正「万物的根基」是心,不是物;不是像「大地」那样的色法,而是法界实相,吾人的真实心如来藏,祂能出生万法,包括「善行」与「持戒」等等;有了这个认识的基础来谈持戒,才是三乘菩提实相法义;虽然二乘法中不涉及法界实相,但是二乘人仍要依止于 世尊所开示的,无余涅槃非断灭、有「本际」第八识常住不坏等正见为前提,来观察蕴处界无常、苦、空、无我,这样子谈持戒才有意义,否则一切皆外铄于我,持戒修行就只是石头压草,不契无我妙法,持戒就会变成如同「遵守法律」的表面行为,那不是真持佛戒。
 
正如《华严经》有云:「忘失菩提心(离开三乘菩提),修诸善法,是名魔业。」持戒也不例外。
 
慧觉说:「一切善行,即修行的根基是持戒。」然而「修行的根基」既不是「一切善行」、也不是「持戒」,此二者都是「被建立法」而不是「本来根基」。「修行的根基」乃是慧觉所不瞭解的「如来藏」,试想若没有如来藏出生五阴、万法,哪有是非得失?又哪有佛法与戒律?若非如来藏出生众生的五阴六识,有谁来持戒?又是谁去了知戒相分别善恶?若非如来藏执持八识心王与诸业种,谁得戒体、谁能持犯?
 
慧觉对于持戒之能持、所持俱不了知,却空谈「善行」,连何者为善的标准都无法建立,又何来「修行的根基」可言?再说菩萨戒的内容是所谓「三聚净戒」:「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其中虽含「一切善行」在内,但是「一切善行」也只是戒行的一部份而已,不似慧觉所言,全等于「修行的根基」及「持戒」。
 
再往下看,慧觉说:「一个人应该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佛门戒律。”达赖喇嘛尊者在《智慧的窗扉》中写道。」慧觉「诉诸权威」引用达赖喇嘛的话,但达赖是破坏佛戒者,他并不是「佛门戒律」的权威,所以达赖的言论根本就没有佐证或参考的价值。
 
歷代的达赖于佛法三乘菩提均无实证,现今之达赖十四世,观察他的所言所行,连断我见都做不到,这样一个凡夫居然以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自居,早已犯了大妄语的重戒;高唱着戒行应该清净的口号,身居高座却反而大力弘传双身修法,等于教人故意违犯邪淫重戒,则本身戒体已失,却大言不惭为人开示:「一个人应该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佛门戒律」,有何意义?执行长指出,这句话就代表达赖和慧觉一样,喜欢睁眼说瞎话,因为他所维护的不是佛门的戒律,而是藏传佛教自设的伪戒。
 
慧觉说:「戒律概括起来有三种:波罗提木叉戒,菩萨戒,以及金刚戒。」佛教的戒律,因应四众弟子身分的不同,而分成许多不同种类之戒,各各戒相极其繁复;在每一条戒中,又有开、遮、持、犯的分别;又因动机(根本)、方法(方便)、结果(成已)等的不同,所犯罪责的轻重,及忏罪的方式也会随着不同,这些都是达赖喇嘛所不懂的,更别说是食达赖涎唾的慧觉了
 
执行长分析,譬如慧觉所言「波罗提木叉戒」,华语译为「别解脱戒」,那是因为依受戒者不同身分所受之「正解脱戒」,而相对说有「别解脱戒」。譬如依二乘法出家者,心求出离三界生死而无菩萨性,要受声闻具足戒为正解脱戒,视菩萨戒为别解脱戒;若依大乘法而出家示现声闻相的菩萨,心求成佛之道而永不入无余涅槃,则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兼受声闻戒为别解脱戒;依大乘法出家而示现为菩萨相或者在家菩萨们,则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故只受菩萨戒而不受声闻别解脱戒。
 
无论是「波罗提木叉戒」,或是「菩萨戒」,在藏传佛教中都有不同于佛教戒律的严重曲解,例如:藏传佛教陈健民上师的《曲肱斋全集》有言:「与三戒相配:(淫行时的乐触)剎那不断,为别解脱戒;乐为他(人而合修双身法)故,为菩萨戒;自生本尊明显,不越空乐大乐智慧(安住于性交的乐空双运中),为密宗戒(即是慧觉所说「金刚戒」者)。另外,所说「犯戒」则是:「于女子行漏失菩提(于女子身上行此双身修法时,若自己漏失「白菩提」精液者),犯别解脱戒;自心贪图安乐(唯求自己之安乐享受而不理会女方是否亦同到性高潮者),犯菩萨戒;断丧明点(若射精而漏失精液明点者)、即断一切本尊空行心命,犯密宗根本戒。」
 
如此观之,藏传佛教不论在所谓「波罗提木叉戒」、「菩萨戒」乃至「密宗戒」等,皆尽曲解成为戏论;虽然袭用佛戒名相,却完全不是佛戒的内容。他们的「持戒」已是违犯了佛所制重戒,更何况藏密的「密宗戒」(也就是慧觉所说的「金刚戒」),连所谓「金刚乘」都不是 释迦世尊所传授,根本不是佛法,是由藏传佛教祖师自意捏造的伪冒佛教;若是妄持所谓「金刚戒」,则是「非戒取戒」的「戒禁取」邪见,后果则是死后下堕三涂。因此慧觉所言:「每一个修习阶段,都有不同的戒律需要遵守。」是无义语。
 
慧觉的结语是:「但是,戒律之间并不是孤立的,破了最基础的戒中的任何一条,也很可能就破了其他的戒,包括金刚戒。」慧觉说的「戒律之间并不是孤立的」这句话本身没有错,但是藏传佛教却把各种戒都一一孤立而不能相通;例如与自己的母、姊性交,犯下了佛戒中邪淫重罪;但是藏传佛教密宗却说,若是自己的母亲、姊妹已受密灌了,那时与自己的母亲、姊妹性交修双身法,则不犯「金刚戒」。像这样的兽行,连人类的「格」都失去了,来世尚且保不住不人身,还说是在修学无上的成佛之法,岂不是痴人说梦?
 
在藏传佛教中,有太多的邪见邪解,以下针对慧觉特别强调的「金刚戒」,我们就先予釐清,不能让藏传佛教继续严重误导众生。
 
「金刚戒」就是藏传佛教所谓的「三昧耶戒」,是藏传佛教为了要实修「无上瑜伽乐空双运」双身法而量身打造的,那是违背了全部佛戒的荒谬而且无效的假「戒律」。三昧耶戒的根本精神在「十四根本堕」,也就是说,特别订定十四条不能违犯的重罪为原则,如果违犯了就要下堕藏传佛教自行创造的「金刚地狱」。
 
「十四根本堕」的最重罪,就在第一条的「轻蔑传法阿阇黎」;这其实是结合了藏传佛教必修的「四皈依」法,一方面高推上师更高于佛之上,另一方面,把对上师的依止转为绝对服从、不许有任何的质疑,就会遵循上师教导的双身法而开始与喇嘛上床合修享乐,也正是慧觉所谓「戒律之间并不是孤立的」之真正用意。从这个「四皈依」开始,甫一受戒就已经不如法了;因为受佛戒者,首先就是要归依三宝成为正信的佛弟子,而藏传佛教的「四皈依」则是皈依上师比皈依佛更重要,这分明是外道的邪法,显然与佛法无关。
 
「十四根本堕」的其他条目也都是一些猥琐的「戒相」,目的全在巩固双身法的持续修行,和保守秘密不能外洩,这些都是邪见语,与佛法三乘菩提的修证无关。
 
慧觉说:「破了最基础的戒中的任何一条,也很可能就破了其他的戒,包括金刚戒。」应该说是:「受了金刚戒中的任何一条,就必定破了其他的戒,包括最基础的『三归』戒。」藏传佛教既然自称是佛教,本就应该依照释迦牟尼佛制定的佛戒来受持,却又发明了破坏佛戒的「金刚戒」来追逐男女淫乐,想要淫尽天下所有学密的美女,显然心口不一,只是盗用佛教的名义及佛戒的名义,用来求取利养及免费的良家妇女作为行淫的工具。「金刚戒」既然是藏传佛教为遂邪淫而量身打造,不想下地狱的人就该远离它,奉劝慧觉千万不要「残脑适戒」,把脖子伸向上师喇嘛手中,让人以「金刚戒」为名,把你拉向地狱。(採访组报导)20111022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