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藏传佛教「密续」非佛法典籍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游俶清台北报导) 日前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应访于中广记者黄悦娇时曾表示,印度佛教确实有双修,唐朝时因儒家礼教而排除密续经典翻译,由西藏传承延续至今,这些经典是佛教所共有,而非西藏佛教独有云云。採访人员再次针对此议题,访问了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
张执行长表示,佛典翻译时所选择之标的是依其是否属于佛教的经典而判断,这是唐朝主持译事的玄奘菩萨及其遗法弟子们都很清楚判别的,因此当时选择所译经典的标准,非关儒家礼教,因为唐朝时对儒家礼教仍非很重视;达瓦才仁所言唐朝翻译时由于儒家礼教的缘故而排除密续的说法,只是藏传佛教扭曲史实、转移焦点的一贯伎俩,不足为训。如果真要说特别重视礼教,乃是宋、明理学大兴以后的事。依史实而言,隋、唐朝代在经歷过五胡乱华的长期民族融合时期,反而文化思想交流大开,是促成百家争鸣的难得盛世,也是男女关系很开放的时代,才是最有可能翻译密续为中国佛经的年代。但事实上,在那样开放的唐朝之时,天竺传来的密续反而不被翻译,只有极含蓄的少量密续被善无畏及不空等人翻译而弘传着,这已证明达瓦才仁的说法若不是无知于史实,即是故意撒下瞒天大谎、欺矇世人。
张公僕继续说,当时从中土到东瀛、西域,乃至印度,无论取经或是弘法的人才,都络绎不绝,往来于途;玄奘、义净、菩提流支、鉴真等人,就是明显的例子。译经的事业,更是倾国家财力、物力、人力而为,先后在长安弘福寺、大慈恩寺、积翠宫、西明寺,还有玉华寺等处建立大译场,由玄奘来主持,佛教因而大兴。
张执行长回忆这段歷史说,当玄奘在印度时,大乘佛法的能人志士就已经开始凋零,对小乘的批驳都难以回应;所幸玄奘挺身而出,捍卫如来正教,严厉批判各外道以及小乘,让大乘佛法重振声威。然而随着玄奘返回中土,再加上拥护大乘的戒日王过世,时局又开始动盪不安,而大乘的法后继无人,佛教就整个没落而一蹶不振。
张公僕表示,这时,由印度教发展而来的密教得到了良好的机会,天竺密教祖师编辑已久的《大日经》、《金刚顶经》出现,将双身法隐晦地混在这二部伪经之中而传来中国,成为密教决定性全面扩张的先驱,使当时天竺佛教渐渐认同密教坦特罗(谭崔)性交的教义;然后随着大量制作的《密续》贬抑佛教的如来,刻意推崇密教的假如来,并且将印度性爱瑜伽谭崔的「双修」教义具体实践于佛教寺院,僧尼性交盛行而成为学术界所称的坦特罗(谭崔--tantra)佛教;由于密教如此入篡正统而导致天竺佛教全面密教化、名存实亡,完全被密教所取代;这个教义全属外道性交法门的密教,后来反而在天竺成为后期佛教的主流,正统佛教已在天竺消失无踪,这已是十三世纪波罗王朝的事了。
其实唐朝的密续典籍的翻译也是很盛行,因为随着印度佛教被密教化的脚步开始影响唐朝,后来唐朝也因为佛教翻译人才无法具备玄奘的证量,无法简择哪些典籍为后人之编纂,因此《大日经》、《金刚顶经》都流入中国,经过密教人士善无畏及不空二人的翻译和阐扬,逐渐推翻了原先佛陀的教诲而渐渐密教化,学术界称为唐密。唐密后来传入日本以后,就被学术界称为东密;日本密宗僧人可以娶妻而住在寺院中生养孩子,与此二经的教义不无关系。
唐朝密教倡导即身成佛、一生成佛,达瓦才仁竟说唐朝由于礼教的缘故而不翻译密续,明显是说谎。唐朝密宗依坦特罗(谭崔)密教的《大日经》等密续,公开倡导即身成佛、一生成佛,明确与正统佛教严格划清界线,如唐朝不空法师更直接表示,离开诸波罗蜜修行成佛之外,还有依照真言陀罗尼三密门修行成佛;这类印度谭崔密教所特有的根深柢固的观念,就是后来藏传佛教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止观二章中隐说的双身法,也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建立三士道所要导引趣向《密宗道次第广论》的印度性爱瑜伽的滥觞,乃至自鸣得意说「咒行」的「人」才是上根人。
张执行长指出,在西元641年,唐太宗同意今日西藏的吐蕃松贊干布的和亲,将文成公主嫁入西藏,她携带了汉地的经书和佛像入蕃;之前尼泊尔公主也嫁给松贊干布,印度若干佛法也流入西藏,后来经过西藏土着信仰苯教的反扑而开始式微;然而比起后来藏王赤松德真邀请密教祖师莲花生,建立「藏传佛教」,还早了一百多年。
至于莲花生所带领的藏传佛教教义,张执行长表示,莲花生就是受了印度性力派等性爱思想的影响,所以莲花生写的书籍中不断说明如何性交、求取长时间的淫乐,成为假借佛教名义的性爱密教祖师,所以藏传佛教所禀受的就是坦特罗(谭崔)密教,不是真正的佛教。
张公僕表示,到了后世的宗喀巴,则根据密教典籍,直说即身成佛之后,不可以捨弃婬爱淫贪,不可以捨弃信徒们的女人(女宝),否则就是会入涅槃,因此永远要裸体抱着女人,下体相交,性器互入互动,保持永远的快乐;这就是藏传佛教所受到印度性爱瑜伽所说的「不洩精」以及「淫液传承灌顶」的误导。宗喀巴依止于六识论的应成派中观的见解,落在意识我见、识阴我见之中,仍属凡夫,当然无权解释真的佛法。在天竺及唐朝等时代,菩萨们便已经说明真如「中观」和唯识「瑜伽」两不相悖,唯有证量低微的凡夫之人,智慧远远不及玄奘;才会别出心裁,一直堕于空有之诤。
张执行长更详细说明,宗喀巴主张在佛乘之上,还有更高的密乘,就是金刚乘;因此倡言:佛陀所说的法,远远不及密教的大日如来的一句话。宗喀巴直接说,只要修行者是上根,都可以在那一世「便得成佛」。像这类与佛说三乘菩提的实证完全无关的外道法,与正统佛教的深妙教义并无关系。无知或浅学的人听受密宗这样的话,在求速成的心态下,反而心旌动摇、趋之若骛;这也无怪乎藏传佛教今日于台湾会如此兴盛,因为投诸众生之所好啊!
最后张执行长强调,佛法就是佛法,佛法也是亘古至今、穷未来际都不会演变的,因为佛法所证的内涵是法界中唯一的真实法,没有二种或二种以上的真实法,因此选择经典来翻译时,有智慧、有证量的译者只会依其真伪来选择,没有什么达瓦才仁所谓的「中国儒家礼教观念」还是「西藏人角度」的选择。无上密续全然是密教祖师所编造出来的,和「佛菩萨经典」教义大相迳庭;正统佛教和依附佛教的密教的就是在这样的歷史背景的分水岭下,导致教义和修行完全不同,何况是继承密教的所谓的「藏传佛教」如何可能是佛教呢?请大众一定要明辨清楚。(游俶清台北报导)20110202
正觉同修会採访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