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金刚地狱当直除灭 弃舍邪法转身不难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林瑜悦台北报导) 前些时日,由于正觉教育基金会为保护台湾妇女,而举发已往喇嘛一连串的性侵事件;以及“真心新闻网”对于日前所发生的耐迈仁波切召妓买春事件的报导与评论,一时间在社会上激浊扬清,藏传佛教偏邪的宣传和造作消匿不少,显见安宁清净的生活,是大家所寻求向往的。不过近来也有部分声音,发自比较怜悯的角度,认为喇嘛们自从四皈依,并受藏传佛教双身法的三昧耶戒之后,被其上师的教导与双身法戒条所制,认为不得不继续精进于上师所传的双身法,否则就会“犯戒”而下堕“金刚地狱”。因此他们或许不是故犯佛戒或是台湾的道德、法律;而是为谨守“藏传佛教戒律”不得不尔,情有可原。
  对这一种说法,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仆先生表示可以理解,但是执行长直截了当的表示,除了八大地狱及小地狱以外,佛经中从没有什么“金刚地狱”的说法,任何有大神通的人也都无法证实有藏传佛教自设的金刚地狱,这个地狱只是传佛教自己所施设捏造用来吓人的。张执行长解释,藏传佛教所谓“三昧耶戒”的主要内容,就是十四根本堕、八支粗罪、五方佛戒等。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十四根本堕,而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条,就是不得对“上师身口意不恭”。印度的跋维谛瓦上师所作《上师五十法颂略释》一书中,对密宗藏传佛教的弟子极尽恐吓之能事,诸如:“对上师一次不恭敬,让上师生气一次,他的现世会得到恶报,以及各种不同的怪病,或短命而死。身体会遭到中毒,或胃病、吐血等恶病,并且还会着魔,使他心乱不安因而断绝此命。他深重的罪业,使得他将来一定会堕落金刚地狱。”更何况是诽谤、怀疑上师。
  执行长继续说明,密宗藏传佛教的上师,为了防止他们与女弟子秘密双修的所谓邪淫“密法”泄露出去,被佛教界人士所破,因此,自创的“十四根本堕”的第七戒就是︰“灌信不具授密法”。就是对于没有经过秘密灌顶,对于密宗藏传佛教的双身法还没有信心的人,是不能对他们传密法的。否则,就是金刚地狱的罪业。执行长解释,密乘行者,在进入坛城接受秘密灌顶前,必须受持此三昧耶戒,方可进入坛城,实修密法;此三昧耶戒,也是密宗藏传佛教实修秘密法所必须遵循的戒律。宗喀巴于其所造《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更主张:“唯有俱生喜(第四喜之淫乐大贪)是真实乐,若离淫乐之贪,即是违犯藏传佛教密宗三昧耶戒,必堕金刚地狱”。
  张执行长慨叹,藏传佛教密宗自创的三昧耶戒,一方面,可以操纵弟子,控制弟子的精神,来谋取世间法的利益;另一方面,是实修密法的依据,贯串于藏传佛教实修密宗的始终,还能保障藏传佛教淫秽不堪的实修法门不会泄漏出去。密宗藏传佛教的信徒,因为信受三昧耶戒的缘故,吓都吓死了,故在修行中,唯恐对上师不恭敬而堕落至金刚地狱,所以个个小心翼翼,对于上师的恭敬,远超过对佛。执行长比喻说,这就像是某些外道,有的师父为了怕信徒离开,所以就要求信众发誓︰“永不离开,若离开就会受到五雷轰顶。”道理其实一样,只是一种眷属欲引发恶心的反映。
  回头说到“金刚地狱”,执行长直斥为无稽,密续中所称的金刚地狱,阿底峡曾在他的论着中提到,金刚地狱即是无间地狱。而藏传佛教的上师认为:“若无间地狱喻村落,金刚地狱就如同庙寺,二者的距离只相差一个间距。”执行长质疑,如果和无间地狱“只相差一个间距”,那么浩繁的经教中为何从来不曾提起,却只见于藏传佛教的密续中?又如果本是同一个地狱,那么密续又何必另创名相,徒然制造混淆?执行长析论,“金刚”的本意是“坚固,无可破坏之意”,但是法界中只有实相是无可破坏的,实相则是指宇宙万法本源的如来藏心;地狱是造恶众生共业感应而化现的境界,是三界中会生灭的虚妄法,怎么可以“金刚”做为名号呢?
  张执行长举现成的例子评论,最可笑的是藏传佛教一面以“金刚地狱”恐吓徒众,一面又编造普贤菩萨化现的金刚萨埵可以“摧破金刚地狱”,而将在今年清明节举办所谓“2011年清明大幻网金刚萨埵(唯一法手印)超渡法会”,想要广收供养大捞一票。执行长摇头苦笑表示,说是“金刚地狱”的也是藏传佛教,说是“摧坏金刚地狱”的也是它,这不禁令人想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典故。到底是金刚?还是可摧破?
  执行长指出,“三昧耶戒”不是佛制的戒,反而是佛所斥责的外道非戒取戒,落入初果人所断除的“戒禁取见”中。佛所说的“戒禁取见”的外道邪见,是种种不如理作意所生的虚妄想,修持它根本不具持戒的功德。执行长表示,藏传佛教连“三昧耶戒”都是非戒取戒,那么根据“三昧耶戒”所施设的“金刚地狱”就更是虚构而不存在的了。执行长因此特别向有心停止双修法的喇嘛喊话:请你们放心的弃舍双身法,因为远离欲贪只会使你们的人格提升,道业转为清净,绝对不会因此而下堕子虚乌有的“金刚地狱”,来世反而可以上生欲界天,乃至断了心婬以后还可以上生色界天的,不会有下堕的可能,否则就违背三界境界的因果律了。执行长表示这就像维摩诘菩萨所说的:“当直除灭,勿扰其心”,如果真要以怜悯的角度救护众喇嘛,就该如此为他们开示其中的道理,以大悲心免除他们的恐惧。
  执行长强调,基金会早就在大声疾呼“藏传佛教不是佛教”,这样做不但是为了救护众生,也是在教育藏传佛教的众喇嘛们。他们原本从各自的上师熏闻所得的“佛法”,一向以为自己的“金刚乘”是最高、最胜的佛法,对于三乘菩提的法教闻所未闻。经过这一段时间基金会大力宣导之后,确实有不少喇嘛心中动摇,开始犹疑于藏传佛教的法义和双身法实修的问题;但是千年的错谬和众人的集体偏差互相挈肘,已经是骑虎难下的态势;何况每一位喇嘛又都受制于上师和他们的“三昧耶戒”,要个别停下身来转向,谈何容易。
  执行长归结,这个明明是有所偏执的世间法,为了求其生存发展,偏偏要顶着冒牌佛教的帽子,跑到佛教昌盛、儒道基础浑厚的台湾社会来行销,那就更是走入他们的仄径窄巷,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要不就“犯戒(犯三昧耶戒)”而不得不常常中断与女信徒合修双身法,不可能夜夜都遵守三昧戒而不中断;要不就触法,继续夜夜设法与不同的女信徒合修双身法而被抓奸,变成动则得咎。这也就是为什么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兼发言人达瓦才仁,会一直烦恼埋怨“中国儒家礼教观念”妨碍了藏传佛教的发展的缘故。
  张执行长慨叹这些藏传佛教上层既得利益者的一群,他们完全不知检讨自己法义的错谬,和所作所为的不合宜,却只一昧推诿责任,怪罪外人的不了解,只能说是无明和性障深重使然,远不如那些善根未泯的初学喇嘛。(林瑜悦报导) 2011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