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 知古监今-揭露藏传佛教恐怖仪式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游俶清台北报导) 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秘书熊俊表示,台湾是个宗教自由的国家,政府也鲜少干涉宗教事务,人民有选择信仰宗教的自由,但也因此吸引国外索隠行怪、违反台湾善良风俗之神秘宗教、巫术信仰大举入台,迷惑无知好奇信众,使之深陷而无法自拔。
  例如旧时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下的藏传佛教,熊俊指出,藏传佛教每每以秘密集会方式,依其偏斜的教义,将活生生的人命当成了宗教仪式的献祭牺牲品,作法仪式极其残忍血腥,却对外宣称为佛教仪式,实在无法令人认同。正觉教育基金会本着人文关怀,以出世智慧、入世精神,投入社会教育工作,藉由揭露藏传佛教的邪淫本质、血腥残忍的宗教内涵,提醒社会大众,切莫沉迷于宗教迷信,为匡正台湾社会风气尽一份心力。
  接着熊秘书从桌上拿出一影印资料,以沉痛的心情表示,这本《铁函心史》是宋末元初的爱国文人郑所南所写,他目睹蒙古人入侵中原,遂写诗文抒发国破家亡之痛,也揭露了元朝藏传佛教──喇嘛教的恐怖仪式,为了要让此书传世、继续流传于后代,郑所南于大宋德佑九年(约西元1283年),用铁函石灰锡匣生漆将其文集重重密封,外书“大宋铁函经”,沉于苏州承天寺的古井中。故后代以“铁函心史”来称呼它。
  熊秘书说明,后来这本“铁函”于明末崇祯年代被人掘出,但因为内容是痛恨异族及邪教统治所写的爱国诗文,因此到了清朝仍被列为禁书;直到民初,中国再次遭到日本异族入侵,因为丧国之痛,“铁函”才又开始被人重视。其最后章节是《大义略叙》,这个部分记录了蒙古人灭宋的血泪过程,同时也记载了蒙古人迥异于汉人的民风异俗,将元朝蒙古人国教──喇嘛教、西藏密宗的信仰仪式公诸于世。
  熊俊指出,这本书从第74页开始,从元朝的喇嘛教说起:在供“佛”的时候,就是宰杀牛马,最后挤出牲畜之血液,涂抹于“佛”像的嘴唇,代表“佛”已受血食的供养,称为佛大欢喜。如是荒诞不经!而且在斋僧时,这些妖僧的妻子、儿子一起过来受供养,甚至还穿上了僧服,如此破坏中国佛教僧人之威仪!当时元朝家家户户招请喇嘛僧来诵经时,必定摆设种种酒肉,以为款待,令这些妖僧大快朵颐,肥肠满肚,愚痴地认为这样才算是有功德。
  熊俊更说,而且喇嘛教还有更骇人听闻的不法仪式,元朝皇帝在幽州建造一座镇国寺,附穹庐侧有一座“佛母殿”,以黄金铸成“佛”像,裸体站立于中间,眼神邪僻;两侧塑造妖女明妃,裸体斜视,旁边还分别塑造“佛”与妖女明妃裸体交合的塑像;种种淫乱杂交姿势,环列矗立于梁壁之间。
  这间喇嘛教寺院的大殿两廊,塑立西蕃妖邪神明,就是藏传佛教所供奉的夜叉鬼神,各种今日所称的“明王”恶鬼,或作啃食儿童状;或啖食大蛇,种种邪怪状。后方雕塑一恶僧鬼神像,青面裸形,右手高举一裸身流血儿童;赤脚双足,践踏一裸身妇女,颈部还挂上一串儿童骷髅头,此塑像名叫“摩睺罗佛”。
  熊执行秘书表示,此藏传佛教妖僧喇嘛,手持人骨念珠,经常在镇国寺弘传外道邪淫之法;鞑靼主子即元朝皇帝,将此喇嘛领袖册封为国师、帝师。每年到了四月佛诞日及二月哪吒太子诞辰日,即屠杀中原男童、女童用以祭祀;在佛母殿四个角落安置四大银瓮,将所杀之童男童女取其鲜血,置于银瓮中,殿之四角塑立裸体“佛”像,手中执持利剑,俯视瓮中童血;喇嘛妖僧接着再脱光衣服裸体作法,向“佛”祈祷,再取童血涂于“佛”嘴唇为祭,以令“佛”欢喜!祭祀后,妖僧与鞑靼主子分食银瓮中之童血,一饮而尽。
  熊秘书指出:“接下来才是仪式里最重要的部分,事先将一位身体健康无病,皮肤白净、快要临盆的孕妇带到殿中,脱去她身上一切衣物,让她裸身而坐;妖僧喇嘛作法念咒,使孕妇意识昏眩不清,将孕妇两手以绳索捆绑令不能动弹;这时,妖僧手执两支金质细齿梳子,以末端尖锐处,刺入孕妇两乳旁,鞑子主跟着快速的以银质吸管插入孕妇乳房伤口,大口吸吮生血。孕妇因为痛楚而大声哭号,藏传佛教妖僧反而认为这能使‘佛’欢喜。不久孕妇气力衰败,哭声渐小,身上血液被吸干而丧命,身体颜色更呈苍白;妖僧即以刀剖腹,割取白净人肉,当下生吃血食,仅留下头盖骨,预备将来制成鎏金鉢盂(嘎巴拉),作为密坛中的饮食法器。”
  熊秘书更沉痛的表示:“如此变态血腥的藏传佛教密宗仪式还尚未作罢!喇嘛妖僧再以利刃挖出孕妇心脏,取出心脏里的血液,涂于‘佛’像的嘴唇上,作为祭祀,这时再取出其腹中死胎,将胎儿之嫩肉以刀割取肉,如前取食之,与鞑子主生吃胎儿。最后,肢解母子的骨骸,放置于大型香炉之中,烧尽成灰,毁尸灭迹,各作邪见邪念,于幻觉中,美其名,说是已将这对母子超渡至于天上。”
  “到了四月八日夜晚,藏传佛教妖僧就留宿于穹庐,这时鞑子主的妻子焚香跪拜,当晚便与藏传佛教妖僧同时作爱,所有的妖僧和鞑子主的家中女眷都是如此共行婬欲;乃至将欢喜佛塑作男根高举状,尽情于上抚摩亲吮。如是骇人听闻的秽行,无所不至!”
  最后,熊秘书再拿出一资料《庚申外史》,语重心长作的说到:知古能监今!这另外一份资料是明朝权衡所着作的;元顺帝是庚申年出生,因此以“庚申”简称,来描述元顺帝的不为人知的密史。本来,蒙古人自称佛教立国,成吉思汗、忽必烈提倡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自然在元朝大兴。
  熊俊秘书说明,在《庚申外史》上有记载,元顺帝时期,右丞相哈玛尔为了讨好元顺帝,引进男女双身法向元顺帝谄媚。元顺帝好乐于学习男女双修,蒙古语称为“延彻尔法”或“演蝶儿法”,汉译称为“秘密大喜乐法”。
  在元朝国师,也就是西藏喇嘛的指导下,皇帝立即与亲近的臣子、皇室成员们一起同修“秘密大乐男女双身法”。如此造成大内深宫男女裸居,君臣同床。喇嘛并以高丽女姬作为耳目,刺探公卿贵人、市井臣庶之妻妾,物色善于床上取悦男人者,媒妁入宫,与君臣同修秘密大喜乐法,数日乃出。
  熊秘书说,更有甚者,元顺帝为修此秘密法,专门在上都内建造“穆清阁”数百间,千门万户,搜刮广取民间妇女,昼夜不分,百事不问,勤修“秘密大喜乐”。
  熊俊更表示,而且根据近人作家田雨先生所撰写的《盛世残阳》所说:“凡境中大小女子,先以册籍申报姓名;至出嫁之日,不论美恶,必先迎至僧人府中,强行淫媾,取其元红,然后发归夫家完婚。”这实在是令人发指,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无天、恶形恶状的恶质政府!所以,喇嘛教盛行的地区,不只是荼毒当地的民众,而中国在元朝的时候,年轻女人几无噍类,确实很难生存。20世纪,蒋经国和冯玉祥各视访喇嘛教盛行的地区:青海、蒙古,恶质的藏传佛教喇嘛横行,社会严重失序,性病梅毒大为流行,塌鼻烂耳的喇嘛四处可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