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又见性侵、宗教骗色 几时建立共识保护妇女?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郭凤燕台北报导)正当正觉教育基金会大声疾唿保护台湾妇女的同时,社会上却不幸地发生了数起妇女性侵害的事件:有国中女生大白天放学搭乘公车却被歹徒盯上,一路尾随上车紧捱着座位而伸出狼爪;女生因害怕不敢唿救,竟然被歹徒挟持下车,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大马路,拐进僻静角落而被性侵得逞。又有一名男子在教会结识有夫之妇,勾引此女子发生婚外情;事后竟以两人亲密照为要胁恐吓取财,两度遭拒后还把亲密照寄给对方丈夫及同事十余人,使该女子家庭破碎,罹患重度忧郁症,先是吞药自杀未遂,今年一月寄遗书给姪儿后,身着红衣,穿越铁路让火车撞死自杀。(2/24联合报社会A14版)(依台湾民间传说,此举表示有极深恨意,欲于死后化为厉鬼报仇。)
正觉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对此表示深切的痛心与惋惜。他表示,这些妇女都是我们的母女姊妹;台湾的社会若是继续保持冷漠,没有疼惜保护的警觉,和救助的观念与机制,难保这一类事件不会一再发生。张执行长分析:以上两个例子,前者是歹徒看穿了民众对周遭他人的危难,通常秉持着事不关己的态度,而孤立胆小的弱女子乍临侵害,惶恐无助、不敢声张;后一则却是藉着宗教聚会,在参加者心不设防的情况之下诈财骗色,毁人名节,最后让对方家破人亡,实在是可恶至极。
张执行长指出,这正是正觉教育基金会必须要站出来,提醒妇女并教育大众的原因;尤其是台湾性侵害妇女最大宗是所谓的「藏传佛教」,正是这两个前例的综合体。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的双身修法正是标准的假宗教之名,而行性侵害之实;受他们侵害的妇女,则正是被挟持而又无助不敢声张的典型。执行长表示,妇女们往往误信密宗也是佛教,误认为喇嘛是佛教出家僧人,就会虔诚去亲近喇嘛。接下来以「四皈依」法进入了他们的陷阱中,喇嘛便会教导「上师相应法」,教妇女要常常地观想上师,来确立妇女对上师绝对的信敬;再加上诸如持「六字大明咒」,以及观想上师是佛,住在自己头顶与佛母性交之类的邪法,叫人「冷水煮青蛙」似的,让人不断的作「与上师杵莲相合」的自我暗示,不知不觉的种下邪淫种子;一旦上师露出真面目要求共修双身法,甚至直接用势力强迫性侵,则受害的妇女将毫无抵抗的能力,甚至还以为自己在配合上师修行,自觉无比荣耀;如果后来觉察其实是被骗,与佛法的修行完全无关,就会和前例中那个国中女生一样,顿时陷入孤立、惶惑、无助之中,后悔莫及却不敢声张,也不知如何唿救求助。
张执行长说:藏传佛教的上师、喇嘛们,在修双身法与妇女邪淫之后,虽然未必会留下亲密照片;但是,他们的性行为都在所谓的佛坛(那些神像其实都是淫魔鬼神)前进行,丑事早已在鬼神面前公开展露了,岂只是毁人名节、坏人家庭,根本是犯戒、破佛、坏法,所有佛法中的大恶业都于此造作。
骗财骗色只能误人一时,最多一世受害;而以宗教之名诱骗妇女加以性侵,则更可能害人多生多世;藏传佛教存在台湾一天,妇女遭受性侵的隐忧就会存在一天,为人丈夫的台湾男性也就一天难以安枕。因此基金会再三再四的唿吁大众:「藏传佛教不是佛教」,妇女同胞不要再受骗。
执行长也忧心的表示,保护台湾家庭、维护善良风俗,这种社会教育的努力是涓滴为功;但是淆讹错误的观念,却往往像风吹沙,随着媒体的行销漫天狂扑而来:有以营利为目的的「命理专家」,会在媒体广告上吹捧某某法王、活佛加持过的念珠或是符咒有多灵验;也有某些心地太单纯的艺人,以为自己的演艺事业,可以受哪些包装过的「公关喇嘛」作法得到「保庇」;莫说那些「法力」都是「澎风」的,事实上只是当事人的命运中正好到了该发达的时候了,而真正的佛教法师也都不会做这样的事。可是无论如何,这些五欲等世间法、这些八卦事件的迷信,都会在街头巷尾传播着,成为藏传佛教得以苟延残喘的死角。执行长希望随着大家对宗教的正确观念提升,也随着大家对保护妇女免于性侵,尤其是免于藏传佛教邪法性侵的警觉,大家都该站出来抵制藏传佛教,守护台湾女性,使社会大众回復守望相助的良俗而不再冷漠,那么,喇嘛们就不敢肆无忌惮的在台湾继续骗财骗色,台湾妇女也就更能常保平安了。(郭凤燕报导)2011
正觉同修会採访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