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当居士与佛教徒碰到俗人(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 之2)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以「西藏人驳斥萧平实对西藏佛教污衊攻击」为题,在「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资讯网」的贴文,由于除了其「前言」之外,分为四个章节,真心新闻网採访组权依这个次第,分四个子题,访问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请为谤文所言内容分别釐清与辩证。
谤文的第一个章节标题为:「俗人、居士与佛教徒」,并且直接呛声:「萧平实是居士吗?」原文开头是:「皈依三宝是佛教徒的根本原则。需要「佛法僧」三宝度化的众生,首先必须要皈依上师僧宝,并在僧宝的引导下,次第修习佛法,最终达到解脱,走向成佛之道。」
张执行长指出,此言一出,藏传佛教人士已经自露鼠狼尾巴:他们不是三宝弟子。进入佛门当然都要归依「佛法僧」三宝,首先就要归依佛,并以佛为究竟归依,然而谤文中却说「首先必须要皈依上师僧宝」,这不是「正三归依」,而是藏传佛教独门的所谓「四皈依」,是不如法的「依人不依法」。执行长进一步说明,归依佛是归依万德庄严、圆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十方诸佛,也是归依本来自性清净的自心如来;而藏传佛教所归依的都是男女双身合抱的秽染假佛,或是分灵于印度教中那些蓝蓝绿绿的杂色鬼神冒充为佛的「本尊」。正统佛教中归依法是归依诸佛所演说的三藏十二部经,那是含摄成佛之道、解脱之道的三乘菩提教义,以及与往生善道等所有的人天净善法;而藏传佛教是曲解佛经、篡用佛法名相、自编密续而以「无上瑜伽」为其修行标的的外道法。正统佛教的归依僧是归依「和合众」,也就是圣教法中的「僧团」,并不是藏传佛教所皈依的那个凡夫「上师」个人。
执行长表示,藏传佛教不仅没有归依真正的佛与法,而且还刻意贬抑正统佛教的佛,并且全面曲解正统佛教所传授的三乘菩提正法,又高抬凡夫的密宗上师于佛门三宝之上,作为最高的归依;很明显的,谤文中藏传佛教人士已经自行证明,他们都没有「正三归依」,因此他们仅是外道而不是正统佛教的三宝弟子。喇嘛及密宗上师们既非佛门中人,还每每要侵门踏户、妄议佛门事,其实是粗鲁无理,也不伦不类。这种无理更表现在对平实导师肆意的人身攻击上:
但据网上资料,萧平实无正式学歷,1960年代中期服兵役后在臺北市打工,1985年,在农禅寺圣严法师座前皈依,正式成为佛教信徒。七年后,因希望得到教师的位置而不为圣严法师所允,愤而自立门户,并自称「在家中闭关参禅十九天后,自参自悟」。此后,几乎所有佛教长老,都成为他攻讦的对象──包括上师圣严法师。
执行长表示,对平实导师的学经歷仅根据网路资料,也不作查证就妄恣攻击,只显得藏传佛教人士的颟顸笼统和粗暴无理;不过这些与法义无关,导师从来不会置心于此。但是谤文胆敢自凭臆想就妄说平实导师「希望得到教师的位置而不为圣严法师所允,愤而自立门户」,这就涉及无根毁谤了。执行长表示, 平实导师早年曾归依法鼓山圣严法师,随学期间对圣严法师至为恭敬,对法鼓山的道务全力护持,出钱出力不遗余力。后因宿世善根福德因缘深厚,自参自悟,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于破参同时眼见佛性,以父母所生的肉眼,眼见自他有情身心以及山河大地如幻,同时过了禅门三关中的「明心」与「眼见佛性」二关。当时平实导师有心为圣严法师,欲将此明心见性的无上大法交与圣严法师弘护,因此写就《无相念佛》一书书稿敬呈,然被丢弃于字纸篓中(后《无相念佛》一书由佛教正觉同修会发行,目前已发行30万册),在此明心见性大法无缘弘护之下,平实导师渐渐不再参与法鼓山的事务而主动退出。后来圣严法师曾派遣果□师邀约张正圜老师,于《念佛三昧修学次第》出版前的小除夕前往 平实导师家中,邀请 平实导师前往法鼓山各地处所说法,条件为停止该书出版;但因双方一为意识五阴境界,一为第八识实相境界,法道全然不同,故遭 平实导师婉拒。执行长于此明显违背事实而臆想捏造的无根毁谤不愿再做论辩,仅沈重的提示:谤文作者无根毁谤实证三乘菩提的贤圣,其后果严重,捨寿后的果报堪虞;快意恶口可以很轻易,但是对于证悟善知识的无根毁谤,恐怕难以轻易补救。因为谤文所引 平实导师「在家中闭关参禅十九天后,自参自悟」是事实,所说佛法也全都符合三乘经教实证之义理,故于公元2000年写成《宗通与说通》,书中将佛教正法的根本教义作了釐清,并将各大宗派作了如实的综合判摄,实非当时的当代大师们所能为之;导师悟后更不断地次第增上,并且弘法护教、救护学人二十年;这不但是导师座下诸多弟子所同证同行,也是全台湾佛教界所共见;手撰谤文的藏传佛教人士,为逞一时口快,已然造下毁谤大乘胜义菩萨僧的恶业矣。
执行长指出,虽然导师此世的师父自身未悟,并曾经在法义上对 平实导师此世学法初期多所误导,但是导师扬弃其教导而自参自悟之后,此师父却是导师最先想回馈报恩的对象。曾经主动上呈见道报告,详述参究的过程及证悟的内涵密义,但是由于法师的因缘未具而失之交臂。在事相上导师对于法师始终执弟子礼,所有着作亦都一一寄呈法师,直至其捨寿之前未尝废忘;但是在课堂说法时,对于法义的正讹却是不讲人情、不做宽待的。这也是导师的众弟子们赞叹仰学之处,藏传佛教人士却反而拿来故作反面文章,只能说其「勇气」既不可嘉,其愚痴更不可及。
除此而外,文中还谤:「萧平实不具有居士资格,他和我们一样,不过是个充满贪嗔痴的一介俗人。」以及:「萧平实还说:『我代表三宝把法传给诸位,我也是三宝中的一分子』。只是,不知道他是那一宝?但肯定不是佛教的三宝,因此,对此我们无意评介。」执行长对此指出,平实导师已过禅宗三关,是胜义菩萨僧,这样证量的菩萨僧当然能代表三宝弘传正法,当然是三宝中的僧宝,这也是正统佛教自古以来一贯的看法,达摩祖师说得更明白。密宗此文的撰文者恶口出尽、坏话说绝了,却又想闪躲规避,称言「对此我们无意评介」。但他们是蓄意确凿地「评介」了,不但网路上的白纸黑字一旦被下载就无从抵赖,更在他们的自心如来藏中歷歷熏成种子,将在后后世迭起现行酬偿为极不可爱的异熟果----长劫尤重纯苦果报。执行长为救护故特意提醒,为今之计只有日夜佛前痛彻忏悔,并发勇勐誓愿努力护持正法,永离藏传佛教邪法,日后若见好相,或可灭罪消愆,也才有希望蒙佛垂怜救拔,免于轮堕三恶道。
接下来谤文又说:「萧平实好以维护佛教唯识宗的架式,攻击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其他宗派,并动不动就说「中观见是邪见」,说「西藏佛教不懂唯识」,或把佛教的其他宗派斥为外道等,全然无视谤佛、谤僧、谤法的重大恶业。」执行长辩证:事实上 平实导师从来不曾攻击「各宗各派」,相反的,导师除了普遍赞叹各宗之外,还详审的给它们一一在佛法中定位,强调其个别不同的功德利生作用,使得大众在修学佛法时,不会囿于门户之见而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导师甚至一向认为佛教不应分宗立派,而主张应该是「全面修证佛法」。这些具见于 平实导师的着作《宗通与说通》,有心的读者请书来阅读便知分晓。只有某些说法作法误导众生的山头(并不能等于「宗派」),才会是导师评判拈提的对象。至于说「西藏佛教不懂唯识」,那是本来如此的;执行长解说:因为藏传的假佛教自莲华生以降,尤其是宗喀巴所着两本《广论》,无不是以第六意识为真实心,这和以八识心王为「一切最胜」的唯识实相格格不入。试想,藏传佛教四大派古今一切人,连心、意、识都弄不清楚,连根与识都弄不清楚了,还谈什么唯识呢?又,「中观见是邪见」,显然是谤文的「断句」取义乃至「断词」取义。「般若中观」固是正见,但是藏传佛教的「应成派中观」误以「缘起性空」为实相,误以生灭性的意识心为实相,本就不契般若,是为「歪观」,当然是邪见,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