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摸驴的白目人(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 之3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西藏人驳斥萧平实对西藏佛教污衊攻击」一文,在其第二个章节,说是要为大家开示「学习佛法的基本常识」,这颇引起採访组的好奇,他们是怎么说的呢?请看:
「如在一般经典中划分世俗谛和胜义谛的标准,到更高层次的经典中,则又被划入世俗谛中,会被更细微的胜义谛所取代。」张执行长质疑这样的演述不但逻辑大有问题,甚至语意上也不知所云令人困惑。执行长指出「胜义谛」意为最殊胜、最究竟的法义真理,也就是指法界中唯一的实相。既然如此,又何来「更高层次」?这不是头上安头叠床架屋吗?何况它在藏传的假佛教中居然「又被划入世俗谛中」,「会被更细微的胜义谛所取代」,这是哪门子的胜义谛?又是「胜」在何处?密宗这种自己假立的「更细微的胜义」又像层层被剥的洋葱,最后终归坏灭,哪里有「谛」可言?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不明第八识本心、不证真实,只能用其意识心,在名言文句中玩玩「鬼打墙」的游戏而永远绕不出头,于是搞成这一副荒腔走板的样子。若是真见道者,世俗谛、胜义谛了了明鑑,既无所谓粗细,也更不相杂混;若要说法,义理分明语言直畅,哪里会像藏传佛教这样颠三倒四。
张执行长帮谤文的这一句话「解密」:原来藏传佛教拐弯抹角遮遮掩掩,只是为了铺陈他们修「双身法」之类的「反转法则」,譬如起先是很世俗的「饮食男女」(他们误以为「世俗谛」是指「世间法」),然后假惺惺「出家」当喇嘛(这就是他们臆想的「胜义谛」),然后在「更高层次」(当上了传法上师之后)又可以回头去享受「饮食男女」了(这就是「又被划入世俗谛中」),而且还可以玩出更多花样,更全面的寻找所需要的男女,再颁给「即身成佛」的催眠符(此即「会被更细微的胜义谛所取代」)。执行长表示,这就是谤文本章一开始要强调所谓「八万四千法门」,藏传佛教与众不同的「独门密技」。
为了怕别人对对他们「以偏盖全」(其实是藏传佛教自己心虚生暗鬼),谤文在攻击发起之前,先要把自己的退路安排好:「同样,一个名相,可以有多重层面的诠释,如字面的意思(了义)和隐含的意义(不了义)、实说或权说。因此,佛教各派,讲什么经论,就按什么观点解释,而非以自己的一个标准来衡量一切教派和一切经论的是非对错。」执行长对此直唿藏传佛教人士有够「天才」,能把仅是对「字面的意思」看懂了就说成「了义」,字面上没弄明白(隐含)的就说成了「不了义」;藏传佛教对于了义或不了义,并不是在经典说理内容的透彻不透彻上讨论,也不是在所说偏「理」还是偏「事」上分辨,反而在看自己主观的依文解义上「了解」或不「了解」。执行长揶揄,这一句「字面的意思(了义)和隐含的意义(不了义)」幸好没有在各山头过堂用斋的时候宣读,否则难保不会造成「饭喷成瀑」的奇观。
试查证比对经典,宝积经五十二曰:「若诸经中,有所宣说:厌背生死,欣乐涅槃,是不了义。若有宣说生死涅槃二无差别,是名了义。」执行长质问藏传佛教的谤文撰稿者:「厌背生死,欣乐涅槃」八个字意义并不「隐含」,却为什么佛陀说是「不了义」?又如「若有宣说生死涅槃二无差别」,此中分明有密义,其「字面的意思」依文解义无法了知「二无差别」在什么处,却为何佛说「是名了义」?到这里,藏传佛教中人士岂不是一个个都死在句下了呢?执行长摇头感嘆,像这样只能依文解义偏偏又颠倒错会的「佛法」知见,居然正正式式贴文在「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资讯网」上,则藏传佛教的根基素质也就不问可知了。
至于说:「佛教各派,讲什么经论,就按什么观点解释,而非以自己的一个标准来衡量一切教派和一切经论的是非对错。」这样似是而非的论点,正表示了藏传佛教没有证道之人,更由于宗喀巴以降的应成派中观以「不立自宗」为标榜,所有的讲经说法和义理论辩,都是以破斥他人所说作为自己的所立,自己并没有真实见地,因此都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自己从无标准,还敢「衡量一切教派和一切经论的是非对错」,说他们是谤佛谤法者有什么过失?
可是藏传佛教人士要求别人却不然,谤文中如此指说别人:「佛教徒想要讨论佛教,应先瞭解整个佛教,而且一定要以佛语为根据,以逻辑推理为准绳,而不是凭自己的主观见解来定是非,更不能只以自己所宗的法门见地来解释一切教派。」甚至譬喻说:「就像『瞎子摸象』一样,你的一宗一门摸到的只是大象的一个部分,但不论你摸到的是大象的躯体或是尾巴,你对大象的认知程度都是极为片面有限的,更不是大象的真正形像。」
张执行长表示,藏传佛教外道永远都搞不懂,佛法法门容或真有八万四千,但是「正宗」只有一个,也就是说不管从哪个法门入手,最后都以证悟法界实相真心如来藏作为归趋;苟若所悟非此正宗,那就像是牵来一头驴子,纵使藏传佛教人士摸遍其全身,也不会是一头大象;他或许不是瞎子,却绝对是河洛话中所说的「白目」。这个「白目」的藏传佛教又怎么说呢?他说:「实际上,只有当你把所有的经教全部学习并融会贯通以后,才能展现出佛法(大象)的真正形象。」执行长表示,两千五百年来还不曾听说有人「把所有的经教全部学习并融会贯通」,然而藏传佛教却能这样的「展现出佛法」,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吹牛」,而是在「吹天驴」「吹大象」了。
谤文在本章节中转述了一个所谓西藏流传的「圣天」(阿耶提婆)和「龙树菩萨」的故事,说是师徒「预演」辩论,结果徒弟以假做真,把龙树当成了外道来戏侮,结果就瞎了一只眼云云。故事颇有趣味性,却没有相对的真实感和举证上的恰切和必要。又引用某「研究藏传佛教的博士」的外道见解(在真实心外求法之故)说是:「比之于汉传佛学,藏传佛学是颇能完整、平均而踏实地综合及发展了大乘佛学所有必不可缺的理论环节:中观、量论、唯识、成熟阶段的阿毗达摩及如来藏思想,且互相制衡,不会一面倒地只偏于一项」。张执行长反问:以上这些都是世尊口说亲传的法,干嘛要「互相制衡」?制衡些什么?又该怎样制衡?研究佛学则自己的脑子是否也该制衡一下?
执行长表示,撇开这些荒谬又不搭嘎的说词,藏传佛教撰文者在本文前前后后,还有更多莫名其妙的引据。也就是说撰文者特别喜欢引用在此地感觉十分生冷的西藏、日本外道,以及本地佛门外研究藏传佛教人士所说的话。大概是除了吹牛之外,特重「拍、捧」的功夫,他们或许认为此地人容易被「远来的和尚会念经」的观念所误导,甚或撰文者自己正是一位「外来的喇嘛」。可是执行长直话直说,这些举证或是引用,往往出现得牵强不谐而且天马行空不知所云;在法义辩证上,又都言不及义,令人无法卒读。既没有举证作用,也没有说服力道;作者耍了半天花俏,只把讨论的焦点一再偏离。执行长劝请谤文的撰稿者,还是老实藏拙,直心论义,不要老喜欢使弄花拳绣腿,只会落得在人前徒然丢乖露丑。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