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到底它是不是佛教?修不修双身?(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 之4)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经过冗长的所谓「佛法释义」和「道次第堆叠」,以「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具名发表的「西藏人驳斥萧平实对西藏佛教污衊攻击」一文,总算进入主题开始面对社会的质疑,进行苦心却孤诣的自问自答:「密宗不是佛教吗?」「西藏的密宗是双修吗?」当然其内容少不了一贯的狡辩与攀诬,却也一路「漏馅走光」自露马脚,令人觉得梯突而忍俊不禁。
藏传佛教人士首先以善无畏80岁抵达中国,唐玄宗亲往迎接。以及金刚智的印度弟子不空三藏等在中国弘传密宗,并为唐玄宗、肃宗、代宗三代之帝师等歷史事件来论证「密宗是佛教」。张执行长则表示,古代「印度密宗」并不等于今日的藏传佛教,善无畏等人是由那烂陀寺直接来华,成为唐密而非藏密,与藏传佛教何干?况且探讨佛教弘传的史实与现象,并非「存在的即是真理」;政治人物敬教尊师,有许多是为了拉拢民心、造势作秀乃至政教利益的台面下交易,知今即能鑑古矣。谤文撰述者举证了半天,其实完全不能证明这些与藏传佛教,尤其是与其荒唐法义有什么关系。
谤文上说:「就显密二教而言,善无畏、金刚智、不空所立的教相教判是:「显教是三乘教,密教是一乘教;显教是渐教,密教是顿教;显教是权教,密教是实教。」日本空海法师说:「整个佛教的终极妙理在于密教」。英国佛教学者约翰?布洛菲尔德说:「我把金刚乘(註2)视为人类思想发展最绚丽的花朵之一。」执行长指出:所举都属多位外道或是邪见者的错误认知,或是主观之一偏。诸如:唯一佛乘本是指《妙法莲华经》〈方便品〉中所开示佛菩提道是唯一佛教,三乘菩提是从唯一佛乘中分析为三;是因为众生智慧不够,无法理解大乘佛法的佛菩提,不得不分析为三乘菩提,令众生易于理解:「舍利弗!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诸佛以方便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庄严力,以此度众生。」清楚说明「一乘教」是佛自住大乘的佛菩提道中,并以方便施设三乘为众生说「如其所得法」的大乘佛菩提道;并不是喇嘛说的「金刚乘」。「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其余对渐、顿、权、实也都误解错说,冷灶添湿柴起不了真火候,不值得深辩。除非他们还想在这上面乱说一气,我们再来加以辨正解析。
「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中,对于世人的质疑也是不打自招:「有一些现代专家学者根据现有资料,以实证方式宣称佛教密宗是西元前后兴盛的,暗示密宗不是佛教原有的。把学术和信仰混为一谈是非常错误的,对无法实证的精神领域之研究完全阙如、非关信仰的学者而言,这可谓是一家之言。」执行长赞叹,这真是「德不孤,必有邻」,可见对于「藏传佛教非佛教」正确论述,早已在学术界展开而终将成为普遍的共识。藏传佛教人士欲以「无法实证的精神领域」来规避检验是行不通的,因为人家是在作「佛教传承源流」的史实考证和比对,是作歷史上的学术研究;一切讲求史料和证据,不是什么「无法实证的精神领域」,不容藏传佛教规避到「信仰」领域中作缩头藏尾的闪躲。
对于藏传佛教特色之一的密咒,谤文也作了「夹带闯关」式的辩解:「实际上,不仅有经文显示佛祖时代使用密咒的事实,而且在显宗中夹杂密咒的经典更是俯拾皆是。即使在部派佛教时代的《四分律》和《十诵律》中,也有与密咒相关的内容。」对此,执行长指出,经律中的密咒都是佛陀金口宣说作为佛法大义的真言总持,自有龙天以护法,故能神用无方;譬如《楞严经》中之楞严神咒,正为破坏藏传佛教淫魔及驱逐邪祟最有利者,试问藏传佛教人士有能持、敢持者否?相反的。藏传的假佛教所持咒语多为印度教以及苯教的鬼神感应密咒,乃至有性力派专持咒语,如其所谓「百字明」、「六字大明咒」者便是;尤其是六字大明咒,其内容竟以摩尼宝珠(喻男性生殖器之龟头),置于莲花(喻女性生殖器)内的邪言淫语,令众生反覆诵念,以达催眠洗脑之效果;其毒害众生至今尤烈,怎么可与佛所宣说净咒同日而语?
谤文说:「本来显宗般若乘和密宗金刚乘是大乘教的两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密宗是显宗理论的进一步昇华,走向更透彻的必然产物。犹如从小乘有部的诸法实有,逐步走向大乘唯识的境空识有、到中观的万法性空一样,其认识逐步深入、境界逐步开阔,完全合乎逻辑的发展。」执行长表示,佛法般若和密宗的所谓「金刚乘」,不论意义与实证内容上,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藏传佛教将之任意稼接,法义错乱混淆成为一摊糨煳,更遑论什么「进一步昇华」;全是藏传假佛教一厢情愿的妄想,正法中从来无人承认,只有凡夫无知才会认同。小乘和大乘是义趣不同的两种菩提,所摄受的众生根器与种性也截然不同,如何能够互相「逐步走向」?执行长更质疑,若不安立五位百法,出生万法诸境摄归八识心王,仅提出笼统一句「境空识有」的名相而非实证,则如何慧解唯识深意?果然,文中随后说到的「万法皆空」正是断灭邪见,如何会是正法的中观?更何况世尊第二转法轮畅演般若,第三转法轮才揭示唯识,如何藏传佛教颠倒次第,竟然是先学深妙难懂的唯识增上慧学,再学较浅的中观总相般若;还说什么「认识逐步深入、境界逐步开阔」,足见密宗金刚乘根本是错会佛法「完全不合乎逻辑的发展」,只是附会佛教的外道双身法藉着佛法名义冒名上市。
法上的实义说不通透,藏传佛教就开始故弄「玄虚」:「若深入精细地探究大乘经论,就会发现显宗经典在轮迴转世和物质的人体与非物质的意识之间的关系问题、所断粗细障与能断意识的粗细分分类问题、以及有漏的身心转化为无漏智慧身等方面,似乎有言而不详、意犹未尽之处。若接着继续研究密宗,就会认识到在显宗经典理论的山穷水尽之处,密法展现出一条崭新的金光大道。」执行长敬请大众详读细思以上文字,这些大乘经论里不可能出现的,甚至文字表示都诘屈聱牙的伪科学、谬玄学,只是用一些语言文字堆砌出来的空泛说法,哪里会是佛法中依至教观行所得的正知正见?佛法第一义谛就是证悟法界实相理体第八识如来藏,而不是「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所说的个人意识中的虚相戏论。藏传假佛教这些错误荒谬的观念真的能「展现出一条崭新的金光大道」吗?还是藏传佛教藉此「展现出一条崭新的『金光党』大道」,来欺世聚敛误信其为佛教正法之信众们的钱财?由以上处处破绽的戏论中可知,藏传佛教断然不是佛教。
关于谤文中的此段文字,第二个要探讨的子题是「西藏佛教是双修吗?」撰文者说:「西藏密宗的教授传播,强调对上师的皈依,因为没有上师传授,就不可能得到法脉传承和灌顶。而密宗经典里很多名词所表达的都是隐伏义、象徵意义,若得不到开密上师的秘诀,单从密法经典书籍中的文字表面是决然无法得知真实的涵义。同时,由于佛教密宗只传授给万中选一的具根器之弟子,而金刚乘部教义——特别是无上密,属于不得公开的秘传、密修之法,如若公开谈论,将会犯下违背师徒三昧耶的戒律。」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