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从「二世卡卢仁波切的自白」 看藏传佛教的双修性侵和权力斗争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藏传佛教千百年来,以四大派的「法王」、「活佛」为主要传承,无论黄白红花教,都以「转世灵童」为上一世喇嘛仁波切生命体的延伸,确保自己的传承权力维持纯净没有杂质,更重要的是,信徒的大笔供养与世俗的财产土地得以维持不散。
活跃于欧美的第二世卡卢,就是一例。今年二十二岁的他,被嘉瓦喇嘛和十四世达赖喇嘛认证为第一世卡卢仁波切的转世,由于从小刻意的培养,善以英语弘法,足迹遍及法国、西班牙等地。然而作为第一世卡卢的转世灵童,他却脱下喇嘛服,自拍一支影片「卡卢仁波切的自白Confessions of Kalu Rinpoche」,自白他还未成年时,在寺院求学的过程中,受到其它喇嘛性侵、以及他因此成为「问题少年」─喝酒、吸毒─的真实往事。他在影片中自述:
大约12、13岁的时候,我被其他的喇嘛性侵。
(W)hen I was like 12 and 13, I've been sexually abused by other monks.
我的老师想杀我,我说的是事实。
My own Tutor, he tried to kill me, that's the truth.
他们企图杀掉我,因为我不肯做他们想要我做的事。
They tried to kill me because you know, I am not doing what they want me to do.
他试图用刀子和其他凶器杀我,那真是很惊吓我的一刻。
(H)e tried to kill me with the knife and everything, and it was a shocking moment for me.
我十八岁的时候,出了一堆大问题,然后有一位经理人(manager,译註:应指资深喇嘛)试图杀掉我以及一切。那跟金钱、权力、控制有关,因为如果你可以控制龙头,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事情就是那样。然后,我变成了一个吸毒者…我变成一个酒鬼。
(W)hen I was 18 I had all these big problems you know, then one manager tried to kill me and everything. It's all about money, power, controlling because if you can control the president, you can get what you want. That's the way it is and you know and then I became a drug addict…I became an alcoholic.
(http://youtu.be/z5Ka3bEN1rs)
这支影片上传到YouTube,截至2012年1月20日共超过14036人点阅,此外更有Email转寄、部落客转载,其中不乏美国、法国、德国…等来自欧美各国的网路客;我们认为观看这支自白影片的人,以哀矜勿喜的心态居多。
影片中的二世卡卢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少年,他的音调、表情没有激情,只是冷静地诉说着惨绿的往事。他并不想为整个藏传佛教作辩解,也不为了维护藏传佛教的形象而帮喇嘛们文过饰非,作为赫赫有名第一世卡卢的转世传承者,却被整个喇嘛体系鸡姦强暴,不禁令人疑惑:藏传佛教中,要求信徒崇奉上师高甚于佛,也要求对上师的一言一行不可违背,更不可有一丝丝的怀疑,但为何喇嘛们却敢对转世再来的上师欺凌而作出性侵这等大逆不道的事?
对此,正觉教育基金会张董事长指出: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制度,说穿了就是喇嘛们权力分配的障眼法,在藏传佛教的政教合一体系中,「上师转世再来」只是对外用来凝聚信徒的晃子,对内则是教派之间、自家门内的权力争夺战的藉口。在权力斗争中,选一个无知幼儿做为喇嘛大老的一颗棋子,是再恰当不过的安排,所以二世卡卢自白说「那跟金钱、权力、控制有关,因为如果你可以控制龙头,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卡卢身为最上层的大活佛,用他亲身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件事。
喇嘛们为了取得权力不择手段,暗杀事件层出不穷,血海风波席捲教门内,斑斑史实不容喇嘛们辩驳。例如十多年前,十七世噶玛巴灵童闹双胞,二派大活佛各拥立自己的灵童,藉以控制整个教派,最后派出杀手暗杀对方,一名隆德寺的老喇嘛,深夜被暗杀,倒在自己血泊中,还得劳动锡金警方介入调查如此的「佛门」丑闻!
喇嘛们也否认不了歷史上一桩又一桩的刺杀、暗杀、乃至活人祭。清朝的皇帝眼见喇嘛们斗争不断,干脆自己介入权力分配,因此建立金瓶掣籤制度,以抽籤的方式来决定上一世喇嘛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制度看似公平其实更加启人疑思,试想:藏传佛教的喇嘛、仁波切若是修行有成,个个都是「活佛」,还说自己的证量高于 释迦牟尼佛,「活佛」乘愿再来却还需要抽籤决定──以几分之几的机率来决定、确定哪一位孩童是真正的转世灵童?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喇嘛们为了取得转世灵童作为操控权力的傀儡,状似「公平」的金瓶掣籤也能施以作弊方式,其实就是大活佛们及世俗的大家族彼此之间的角力;后来再加上清朝汉人势力介入,确保自己支持的特定灵童能够胜出,取得转世地位。
由此可见:藏传佛教的「转世灵童」从根源上就是为权力服务的制度。喇嘛们向善男信女渲染某某灵童诞生时伴有彩虹、天乐……异象,向世人认证、宣传某某灵童是某某仁波切的转世再来,然后控制这个灵童,施以严密的洗脑教育;等小孩子年纪稍长,升座说法,信众服膺、财物供养源源不绝,喇嘛大老们权、利兼收──既巩固了自家权力,又积聚更多财富。
这一点在卡卢二世的自白影片中,也分明披露了藏传佛教中的转世制度骯脏的事实。小卡卢灵童不但被老喇嘛性侵,被自己的上师杀害未遂,更受到喇嘛大老的企图操控,他也因此质疑藏传佛教整个体系制度。在短短十几分钟的自白中,二世卡卢道出了藏传佛教的重大问题:
藏传佛教的性交修行不仅限于男女双修,也混滥为男男性侵,特别是性侵男童。
藏传佛教的转世制度是权力斗争的产物,掌控灵童等于大权在手、财富在握。
藏传佛教是一个庞大的权力组织、共犯结构。
张董事长指出:上述观点绝非无的放矢,因为二世卡卢出身于藏传佛教而且是公认的转世灵童,自幼在喇嘛体系中长大,是被重点培训的大活佛;他的自白不但是亲身遭遇,也是他观察的实情;在藏传佛教的歷史上,大喇嘛性侵小喇嘛是一个常态,司空见惯,他们叫作「顶小喇嘛沟子」,以后我们会专文报导。
张董事长建议所有对藏传佛教有着憧憬、甚至已经入门的人,应该看看卡卢二世这位身分显赫、传承显赫、藏传佛教「圈内人」的真实语,从而认清藏传佛教绝非正统佛教的事实。(採访组报导)20120403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210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