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谭崔瑜伽修行不能取代究竟解脱—从古儒吉来台谈谭崔瑜伽之害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2012年4月,印度籍瑜伽师古儒吉将来台湾举行万人静心祝福大会,并举办高级瑜伽课程,他的唿吸法吸引了许多大众前去一窥究竟,趋之若鹜。近年来世界兴起的印度瑜伽修行风,正不断吹入台湾。
事实上,去年(2011)6月奥地利才刚刚爆发瑜伽师性侵案。奥地利Profile杂志在6月20日以专题扉页报导印度籍瑜伽师Swami(「日常生活瑜伽 Yoga in Daily Life」的创始人)性侵多名欧洲女性学员,这些女性现身说法指控瑜伽上师Swami以性交当作是修行。她们指证歷歷,原本追求心灵解脱的热情全数堕入性交工具的深渊中,造成终身的伤痛。
依据这些受害女性的亲身经歷,可以发现:静坐冥想、调心唿吸,乃至感受神的爱无所不在,这些东西似乎带给科学昌明而人心日益空虚脆弱的现代人们,彷彿是另一种生命救赎之路,另一种脱离苦海的出口。然而发源于印度的瑜伽修行,与其根源印度教的湿婆信仰所强调的,经由瑜伽大师的带领,感受神的爱,在静心所冥想修行的同时,全心全意奉献一切给神,这种修行最后往往演变成上师要求女信徒奉献身体,经由男女双修感受神的爱,被选上的女学员往往早已在长年的持咒、共修下被洗脑:上师是圆满的,上师是我的一切,上师体现了神的爱,上师所要求的一切都有道理、不可违背,我愿意奉献一切给尊贵的上师。出于这种心理,她们在面对上师要求她们脱衣上床时,丝毫没有防备之心,等到遭到性侵之后,才惊觉一向示现圣洁无欲的上师竟是淫虐无比的凡人。
类似的案件也早发生在美国旧金山。2002年8月,Chinmoy心灵中心的创办人─瑜伽师秦穆仪(Chinmoy)遭女弟子Sevika踢爆性交修行。秦穆仪同时有好几名性伴侣,这些女伴都是他的内围弟子,其中Sevika指出秦穆仪假借为她清净心灵,半哄半骗并且半威胁她: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她就再也不可能清净心灵了,因而导致秦穆仪性侵成功,并且从此将她变成性交修行的禁脔。作为上师的性工具,必须随传随到,否则就会遭到喝叱,甚至威胁撤销她的权位,逐出团体。而秦穆仪的性伴侣之间,有的互相知道,有的互相不知道;她们甚至有两、三人一起陪伴上师出国度假,进行多人性杂交。
瑜伽师秦穆仪Chinmoy、Swami都是享誉国际,被视为有修行的印度瑜伽大师。这种源于瑜伽修行的法门,都有一个特色:强调神的爱、与神合一,而合一的方法就是经由身体的结合,体验神的爱、神的赐福。因此瑜伽师都善于教导学员静坐冥想,让学员从静坐中获得心灵平静、内心喜悦,甚至有学员在静坐中感受到来自宇宙的神的大爱,在感受到自己被爱的强烈感动之余,对上师生起更大的信心。但是,既然与神合一、体验神的爱是最大目标,有肉体的凡人如何与没有肉体的神合一?于是瑜伽师就有代神赐福的身分,用自己的肉体代替神与女信徒交合,也因此享誉国际的瑜伽大师最终都落入性交修行、性侵弟子的宗教丑闻中。
这些发生于欧美的实际案例,全部都透过网路传布到全世界。事实上,追求心灵解脱、平静祥和是现代人的共同需求。在繁忙的现代社会中,到处充斥着物质享受、新潮科技,各式各样的娱乐不断追逐着世间人。这些新潮娱乐推陈出新,却一点也无法填补人心的空虚,人们因而转向各种心灵成长、心灵解脱的课程,一边追逐娱乐、一边静坐冥想;殊不知想要与神合一、在神的爱里获得静止无波的安宁,只是另一种意识境界中的追逐,不能导向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解脱。
对此,正觉教育基金会张公僕董事长表示,令人遗憾的是这类瑜伽修行不仅存在于瑜伽法门之中,更存在于藏传佛教徒众之中,因为二者都同样源自于印度坦特罗(谭崔)修行方法。印度瑜伽师为了与更多女性交合,必须保持淡漠、没有激情,视自己的身体是性交工具,也视女弟子的身体是性交工具;在藏传佛教中,有着一模一样的谭崔修行,而且是明订在藏密宗喀巴等大祖师《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论典中,规定修习者必须找12-20岁的女子,每日长时间不间断的合修双身法,并且喇嘛们必须在男女双修中不生起射精的贪欲心、一念不生体验空性,一面将明妃的女性阴精吸入体内,成就阴阳合一,以期达成即身成佛的目标。
张董事长指出,这种谭崔瑜伽修行不论在印度瑜伽中或藏传佛教中,都只利益了上师,男性修行者在合修当中既满足男性慾望,也满足他们所认定的高级修行法益;他们在性交修行中,以女伴为阴性能量的来源,女性成为能量电池、阴精消耗品,吸干之后换另一个;如此不停的吸,吸到瑜伽士能够圆满掌握体内的阴性、阳性能量为止(事实上从古至今不曾有瑜伽士圆满掌握所谓的阴性、阳性能量,他们所谓的即身成佛都是虚言)。然而在这种修行法门中,女性永远是受掠夺的一方,即使藏传佛教号称明妃、佛母也能成佛,实际只是诓诱女性进入性交修行的陷阱中,让她们愿意充当能量电池,供喇嘛们吸取殆尽。
张董事长表示,这种谭崔瑜伽修行法门在国外已经发生许多瑜伽上师性侵女弟子的新闻,并且谭崔瑜伽对女性的威胁及残害,绝非仅止于此;只要人们继续信受「人的生命经由性交来自于最高的神,也经由性交回归到最高的神」,继续信受这种在性交当中与神合一的心灵之道,就必定会不断发生令人遗憾的宗教性侵案件。张董事长因而劝勉社会大众,追求心灵成长、自在解脱,应该选择正确的宗教法门。如果瑜伽唿吸法能使人心境沈静、心灵提升,中国文化中的太极导引、养生功法更能够达成这样的目的,不必捨近求远、贵远贱近。而大众也应该认清,心灵平静、一念不生、虚空粉碎,不等于真正的自在解脱,释迦牟尼佛在经典中谆谆教诲大众,即便初禅到四禅这样的定境,仍然只是意识静虑的所得境界,并不是能够帮助人们出离轮迴、究竟解脱、得大自在的般若智慧,何况现代这些大小瑜伽士们连初禅的境界都还没有呢。
瑜伽修行风气渐渐吹入台湾,前几年有任教于台北艺术大学的简上淇引入集体性交的瑜伽修行,近年有演艺人员公开鼓吹瑜伽修行能够增加性爱能量、更臻性福,不久即将有印度的「唿吸之神」瑜伽师古儒吉来台举办静心大会,有鑑于这股瑜伽修行风气方兴未艾,张董事长唿吁社会大众应该停看听,避免盲目投入,导致无可挽回的终身伤痛。(採访组报导)20120413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214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