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真心新闻网:全球70亿民众有权知道历代达赖喇嘛高压统治西藏的真相!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张公僕董事长针2012年4月7日壹电视播出〈达赖谈西藏:中国12亿人民有权知道真相〉有关藏人自焚事件的访谈表示:达赖喇嘛在访谈中的言论,正是他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应该对全球民众负责说明的。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international/20120414/34160224)
达赖喇嘛在访谈中谈及:「问题出在这里(心),因为对其他的生命不尊重,又缺少宏观。(掌权者)太短视了,而且自我为中心。我有权力,我要控制这些人,不从就杀。」达赖喇嘛这段话,这是他本人以及歷代达赖血腥统治西藏的真实写照。
张董事长表示:达赖喇嘛一向擅长隐藏自己所作所为的恐怖史实,放大别人的政治统治。在他说这段话之前,实在应该先作「前情交代」:在旧西藏时期,只佔总人口2 – 3%的喇嘛阶级与贵族阶级,如何高压统治98 – 97%的农奴阶级的歷史实情。
喇嘛阶级的高压统治,完全不见所谓佛弟子的「慈悲」;他们视农奴为可买卖的物品,要罚就罚,要杀就杀;为了控制农奴,活生生鞭笞农奴、砍手、断脚、拔舌、剜眼、剥皮…,还可以转卖给他人。甚至史料上清楚的记载着:为了帮达赖祝寿,要取人的脑、血肠、手…,作为法会祭品。为了奴役农奴为统治阶层劳动,用高利贷套死农奴;债务从上一代滚到下一代,永远还不完;农奴的子女,一出生就注定了继续成为农奴的命运。
上面所举出的旧西藏「农奴史」,难道不是血淋淋的「达赖统治史」吗?歷代达赖的作为,就如现任达赖喇嘛所说的「问题出在这里(心),因为对其他的生命不尊重,又缺少宏观」,而这个问题的源头不是别的,正是喇嘛们的「心」不是佛教徒的心,而是嗜血好斗的喇嘛教徒的心,因而只着眼在自身的统治利益,以宗教糖衣包装政治毒药,用「业报」、「轮迴」诓骗广大农奴,让他们苟活在达赖喇嘛的人间炼狱中,却只能期盼着来世更好的转生。
农奴生活贫瘠,衣不蔽体,甚至与牲畜同居。喇嘛、贵族阶级为了完全统治农奴,设有僧侣警察(Zimag)、僧侣军队(Dob-Dobs);此外,达赖喇嘛名下的许多寺庙都设有一间行刑室。而旧西藏的法律、审判权、警察、军队,全都操在黄教手中─也就是达赖喇嘛这一派拥有所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资料出处:科林?高尔德纳(Colin Goldner)着,《达赖喇嘛—坠落的天神》(或译《达赖喇嘛—法王陛下的坠落》)Dalai Lama - Fall eines Gottk?nigs,Alibri出版社(德国),1999出版,2008扩大新版。〕
达赖喇嘛又在访谈中说:「我认为自焚问题非关佛教,也与藏传佛教的文化无关;藏传佛教讲求和平与悲天悯人。问题的癥结在于压迫宗教的政策,那些中国鹰派、心胸狭窄的人,老是想掩盖真相,编出许多许多虚假的讯息。」
张董事长指出:达赖喇嘛在指责中国鹰派掩盖真相的同时,不也是故意「掩盖他自己的真相,编出许多虚假的讯息」──他隐瞒了自己血腥统治西藏的歷史事实,制造出中国统治下藏人不满的假象;他故意眛略史实,扭曲反中实情:对中国最不满的其实是那些只佔总人口2 – 3%、失去既得利益的喇嘛、贵族阶级,而不是解脱于农奴制度的广大藏民!向欧美控诉中国「入侵」西藏,只是为达赖自己以及喇嘛、贵族阶级争取恢復「政教利益」,而不是为世世代代还不起高利贷的西藏农奴争取「平等利益」!在北京2008奥运前夕发起暴动,以及近来藏人再三发生的自焚事件,是失去旧西藏既得政教利益的喇嘛们「脱序演出」,是缅怀于过去的特权不再。而新西藏民众的民智大开,青康藏铁路的通车也导致新西藏民众生活水平大幅度提升,资讯的公开也使新西藏的民众渐渐瞭解喇嘛们并非那么尊贵,甚至开始有许多新西藏的年轻人视喇嘛如同乞丐;于是新西藏的喇嘛们生活与权力不復往日的风光显吓,于是不满现状的新西藏喇嘛们在达赖的指使下愿意自焚,希望以此获得国际注目而对中国施加压力,渴望求取喇嘛阶级生活及政治权利的恢復。然而导致新西藏喇嘛无法再继续待在高座上收取供养的原因,是从农奴炼狱解脱出来的善良藏胞,不是中国官方的行为;新西藏喇嘛在达赖指使下,以自焚行为抗议中国官方,是搞错对象了。
张董事长提出质疑:歷代达赖喇嘛身为「讲求和平与悲天悯人的藏传佛教」的领导人,为什么从来不曾大发慈悲,为何数百年来,自己不亲手结束农奴统治,终止以残酷的律法、军政剥削农奴?现任十四世达赖喇嘛身为「讲求和平与悲天悯人的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为什么不大发慈悲,为过去悲惨的农奴制度公开道歉?整起事件,犹如当年慕斯塘事件的情节,一方面要利用对方,另一方面又装出「观音化身」的相貌,大玩双面手法。
达赖喇嘛既然身为「大慈大悲观世音」的转世,以他的经营多年、在各处埋下的椿脚,大可改变、收敛喇嘛们的自残活动;就像当年选班禅时,会场内多支手机讯号直通达兰沙拉,直比现场转播;而现在却来向媒体表示「很难过」,到底大慈大悲在何处,这像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所作所为吗?
由此观之,失去既得利益者想要復辟政教统治的旧西藏王国,是达赖喇嘛终其一生的追求目标。因此之故,达赖喇嘛不断地利用喇嘛自焚事件,以便制造国际议题,达到他的政治目的。
这样的「藏传佛教」精神领袖,正是达赖自己在访谈中的形容:「(…)有人说我是神君,有人说我是恶魔,他们还说我是纳粹」,也就是他既要当世俗的人王,也要当宗教的法王;他既是施虐自己子民的人王,又利用弟子的自残自焚来达到政治目的;如他自己所说的,说他是神君、恶魔,也不为过。
至于他是纳粹,史实更没有冤枉他:歷史证据早已证实希特勒曾经派遣探险队前往西藏,成员之一的海因利希?哈勒(Heinrich Harrer)以纳粹德国社工党(NSDAP)、党卫队(SS)以及冲锋队(SA)的身分,出现在西藏拉萨,成为达赖喇嘛的启蒙老师;直到2006年哈勒去世之前,达赖喇嘛一直与他过从甚密。而1994年,达赖喇嘛在英国伦敦与旧友相聚一堂,围绕在他身边的,也都是纳粹分子,包括:Kazi Sonam Togpyal,Robert Ford,Ronguy Collectt,Bruno Beger(布鲁诺?贝格),Heinrich Harrer(海因利希?哈勒),Joan Mary Jehu,Archibald Jack以及Fosco Maraini。
〔资料出处:http://www.medienanalyse-international.de/tibet.html〕
张董事长进一步质疑:达赖喇嘛身为「讲求和平与悲天悯人的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为什么与残杀成性的纳粹分子难捨难分、交往密切?
最后,张董事长郑重唿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