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宁死也要揭发 欧洲明妃不容藏传佛教喇嘛逍遥于性交修行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近年来,藏传佛教喇嘛的宗教在全球的性侵案有增无减,与过去不同的是,有一部分受害女性不再躲在黑夜之中暗自饮泣、抚平创伤;其中尤以欧美女性,勇于出来揭露喇嘛的丑行。
正觉教育基金会张公僕董事长指出,中国共产党废弃政教合一制度,解放旧西藏佔98%的人民与农奴,导致人口总数2%的喇嘛教与地主等统治阶级的藏传佛教流亡国际;自1970年代以降,流亡的藏传佛教迎合欧洲、北美的嬉皮风与性自主,白、红、黄、花四大派先后抢攻各国的滩头堡,进入欧美市场,藏密道场遍地开花。基于性交修行的基本教义,藏传佛教喇嘛所到之处,无不紧接着爆发宗教性侵案,已成为普遍的性侵而非个案;一方面是喇嘛们「江山易改,本性不移」─走到哪里,性交修行就到那里;一方面则是欧美女性个性独立、自主坚强,在被喇嘛们诱骗或胁迫双修之后,勇于出面揭发,务使性侵丑闻传扬千里,不容喇嘛们逍遥于外、危害更多无知女性。
张董事长表示,欧美受害女性出面揭露藏传佛教喇嘛们的性交修行,早期闻名者如苏格兰的琼?坎贝尔(June Campbell),出版书籍《空行母:寻找藏传佛教中女性之定位》(Traveller in Space: In Search of Female Identity in Tibetan Buddhism) (註一)揭发自己受害于卡卢一世的谭崔性交修行。而随着网路的日益发达,愈来愈多欧美曾担任喇嘛双修明妃的女性,以部落格或网路贴文的方式,向全世界披露自己的受害经歷以及喇嘛们的性侵恶行。
她们的信念坚强:「不揭发、毋宁死」。在喇嘛们刻意防范下,因为举证困难,国家法律常常无法保护她们的身家性命安全,她们必须「自力救济」为自己争取生存的机会,从喇嘛的鬼神咒术、以及双身法开发女性能量系统(昆达里尼Kundalini)的採阴补阳修法中,所导致身心受损的灾难中存活下来;也因为西方社会普遍不接受今日仍有巫术、咒术存在世上,迫使她们必须藉由现身说法,将藏密喇嘛的性交修行、鬼神巫术恐吓、邪恶教义摊在二十一世纪的阳光下,广为世人所知,以帮助更多女性免于无知而受害于喇嘛的双修密法。
2012年5月9日,德国受害女性以真实姓名玛特?李珀(Marte-Micaela Riepe)将她向柏林法院检察署递状申告的部分内容,张贴在「批判尼达尔喇嘛的谭崔密法 Kritik an Ole Nydahls tantrischen Methoden」(http://marte-micaela-riepe.blogspot.com/2012/05/okkulte-gewalt.html)部落格。她在文中披露丹麦籍藏传佛教喇嘛尼达尔强行打开她的昆达里尼能量,强行将她置入那洛秘密六法中的中阴(Bardo)境界,以及尼达尔的上师第十七世噶玛巴听列泰耶多杰(Karmapa Trinley Thaye Dorje)不顾她的请求,强迫对她进行性交仪轨。
她诉说昆达里尼能量被强行打开后,她的生理、心理都受到近于毁灭性的损坏,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再过正常的均衡生活。而打开明妃的昆达里尼能量系统,大肆吸取女性能量、採阴补阳,是所有谭崔修行者双修的必要功课。如此的谭崔双修并非一般世俗两个成年男女之间的合意性交而已,而是瑜伽士对女性的性剥削、性掠夺、侵损女性的健康;这种滥用他人信任、滥用女性能量系统的恶行,足以构成对他人心理、身体的具体伤害,这正是受害者李珀具状向德国柏林检察署申告的主要原因。
目前世上各国并没有针对这种邪教制订法律、给予恶人制裁的机制,加上西方社会普遍还不瞭解「双修密法、鬼神咒术才是藏传佛教的根本宗旨」,因此李珀女士的按铃申告,或许未必能达成最初预计的目标,但她这种不惧恐吓、不向邪恶信仰屈服的精神,足以迫使藏传佛教的喇嘛们忌惮收敛一阵子,减少更多女性受害,值得我们给予她鼓舞及关注。
另一桩欧洲明妃自力救济的真实案例,是瑞士、法国的混血美女蕾意雅?甲卡(Britta Leia Jaccard)。她是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的作者)邪术的受害者,以真实姓名、真实面目将受害经过公布在部落格。(蕾意雅出生至受害的照片集:http://www.brittaleiajaccard.com/english/fotos/)
蕾意雅于1969年6月6日出生在瑞士巴塞尔,2002年在德国科隆认识索甲,2005年起参加索甲的讲课及活动。当时索甲对她很感兴趣,特别「照顾」她,因为她有「纯粹的菩提心」以及「开悟的潜力」。2006年她决定离开索甲,但发现受到密法鬼神咒术的控制,已无法全身而退。
蕾意雅叙述了鬼神如何入侵她的生活,如何读取她的心思、意念,威胁她将会慢性折磨她至死;她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包括视力衰退、脑部萎缩、牙齿脱落、持续出血…等。2012年1月4日蕾意雅开始写死亡日记,她说:「如果这些日记超过10天没有更新,表示我已死于它们(译註:指密法鬼神)的折磨。」她的最后一篇日记停在2012年3月25日。(蕾意雅死亡日记:http://www.brittaleiajaccard.com/english/diary/)
和德国李珀、其他欧洲受害明妃一样,蕾意雅也被下了咒术,受到鬼神作祟、乃至死亡威胁(註二)。这种巫术的心灵操控,对医学界而言,并不属于科学验证范围,受害明妃虽然求助于现代医学,往往被拒于门外;所幸欧美的心理治疗界渐渐接受到许多双修受害明妃的案例,已经开始相信藏传佛教确实有密法咒术,并且对此发展出新疗法。德国李珀女士除了受惠于新疗法,更由于本身个性坚韧而强悍维护正义,无惧任何恶势力,她非常清楚认知到:鬼神能够起作用,完全是大脑意识与之相应的关系;只要意识不接受,即便尼达尔、十七世噶玛巴手上仍有她的照片、住址、衣物,也无法再以任何咒术动她一根汗毛。
由于不瞭解藏传佛教的本质在于鬼神崇拜、性交修行,因而从美国到欧洲不断传出当地女性受害于喇嘛们的性侵恶行、密法控制,但在网路上、乃至网媒报导持续传出欧美明妃的现身说法,以及藏密专家的质疑批判,表示了欧美人士逐渐认识到藏传佛教的邪恶本质。可以预见的,这个现象将更为扩大,真相将有愈来愈多人暸解。
藏传佛教的法王、喇嘛们终将面对自己的外道本质、从来不属于正统佛教的事实。一千多年来,坦特罗佛教挟着民智未开、资讯不通的优势,从印度流传到西藏,再从西藏传到欧美,以外道的实质,盗用正统佛法的名相而示人以佛教的表相,诓骗无数世人、危害无数女性。然而,事实永远是事实,藏传佛教的鬼神信仰、双修本质,终将广为世人所知。
张董事长语重心长表示,从欧洲许多藏传佛教明妃的递状申告到死亡日记,在在显示受害女性揭发藏传佛教喇嘛性交修行的决心,在二十一世纪科学更加昌明、网路交流更加频繁的今天,藏传佛教的密法咒术必将摊在阳光下,再也无法遁形;我们衷心期盼蕾意雅安然无恙,早日寻得更合宜的治疗方式;更期盼欧洲女性的勇于现身说法,能够警醒更多仍旧沈迷于藏传佛教的全球女性信众,早日远离喇嘛,免于宗教性侵害及身心二方面的受创。(採访组报导)20120817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