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莫教诡辩掩迷思──「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迴响之一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二0一二年十二月二日一位署名「冬华」的某大学助理教授,以「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为题,在中国时报撰文指出:「台湾社会对达赖与西藏议题有许多迷思,并因此造成台湾主流媒体与政治人物一面倒支持达赖喇嘛及其流亡团体,其余争议几乎湮没无闻。」见解精闢评析如理,并明确引证史例和法理,颇能拨云见月釐清事实,使社会大众更能明瞭此一相关议题的真相。
因为此文鞭闢入理,对于揭发假象有震聋发聩的宏效,「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眼见要害被戳破,恐彼等立基动摇,势必影响其久享之虚声幻势故不能安忍,遂在其传声筒官方资讯网「西藏时事评论」专栏中大作反驳(以下简称驳文),虽然作者努力想针对冬华先生所破解之三种迷思予以反击,但是由于理虚心怯,再加上所举证的歷史事例根本兜不拢,是以驳文只好强词夺理胡牵乱扯,显得处处捉襟见肘自曝其短,益发反证冬华先生所言乃是谛实。
譬如冬华先生指出的迷思之一,即是常有偏颇的史观误导大众,「将多民族的中国想像成单一民族的国家,来否定一九一二年后现代中国统治少数民族地区的正当性。」然而证诸歷史,不仅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的领土范围是从清朝继承而来的。此一疆域的形成,并不是中原农耕政权的扩张,反而主要源自近古西藏和西域政教势力参加蒙元统治中国的行列,成为等级高于汉人的统治者。西藏政客和民众绝无法自外于这样的歷史,也大可不必于此作自我否定。 然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所撰驳文,却以自列四点理由对此点意图反驳,并妄谓「中国歷史上,边疆其他种族人民建立的国家,不同于中国。」
揆诸所述的第一个理由:「西元763年西藏(吐蕃)军队攻下中国京师长安,造成唐代宗出奔陕州。西元 787年西藏(吐蕃)与唐签署和平条约。821/822年长庆会盟签订中博合约,条约中明订西藏与中国为两个平等国家,确认两国边界,并将和平条约内容刻碑竖立于三处:西藏首都拉萨、中国长安、两国边境。」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先生于此表示,驳文所举证的唐代歷史,其实是遮掩之下、避重就轻的遁词,不堪史实全貌真实的检视。
董事长指出,众所周知唐朝国力的衰弱是先有宦官为祸与党争,其骤转则是「安史之乱」,安史兵变除了直接引起藩镇割据,更引起严重的外患,安禄山叛变之后,唐室中央把西南边界属于陇右军区和河西军区的军队,调往中原参战,边界等于没有防务。吐蕃王朝重臣大相抓住这个机会于西元763年发动全面攻击,致使长安陷落、代宗出走,自后中国本土正陷于藩镇的混战,无力西顾,吐蕃兵团经常伺机长驱直入在关中地区攻城掠地烧杀掳掠。(註一)董事长评述,这是吐蕃王国乘人之危以盗匪式劫掠行径侵扰中国,吐蕃并没有因此在中土或是藏境以外的地区建立新政权,唐史也从没有否认吐蕃外藩国的地位,在名义和形式也始终维持着文成公主、金城公主两位公主下嫁和亲所建立的舅甥国关系,则驳文引这一段歷史与其所欲辩驳之所谓「事实一」:「中国歷史上,边疆其他种族人民建立的国家,不同于中国。」实在是多此一举,语不中的;除了为流亡海外的达赖集团包藏祸心,蓄意挑拨民族情感,实无多义。何况驳文既曰「中国歷史上」,这就是中国事,语意也不容分歧。
註一:柏杨着《中国人史纲》〈下册〉星光出版社(台北)1992/05初版P552~553
西元 787年西藏(吐蕃)与唐签署的「和平条约」,其过程及背景故事其实并不和平。原来当时唐代宗的继任者德宗李适欲与吐蕃兵团谋和,问题是吐蕃王国认为和解即是断绝财路,并不愿意结束这种致富的强盗行为。最后,吐蕃才设下阴谋故意表示愿意接受。于是西元787年大唐宰相浑域,吐蕃宰相尚结贊在泾州平凉川会议,缔结和解条约,怎知浑域刚要入场时,吐蕃伏兵四起,所幸浑域夺马狂奔逃脱,其他中国官员全部被俘,受到残酷虐待。(註二)
註二:柏杨着《中国人史纲》〈下册〉星光出版社(台北)1992/05初版P553
吐蕃还遂乘势进攻陇州,把全程居民集中,老弱的屠杀,剩下的全部挖眼断手,弃于道旁,这些残忍行径及其手法,和旧西藏社会统治阶级对付农奴的手段完全一样,当时尚剩下青年男女数万人,全被驱往西行。走到安化峡宣布说:「你们可向东辞别你们的祖国家园!」民众大哭,投入山谷自杀的数千人,其余的全部被卖为奴。张董事长指出,为了因应驳文而被动引述歷史细节,只是要说明在西藏相关议题上,中国并非自始就是「侵略者」,民族间的互动敌友情势互易本就是在所难免;同时也于此可见冬华先生的卓见:「若主张驱逐侵略者,这笔帐就算不完了。」可见其器识的宏远和存心的宽厚。相形之下,驳文的遮掩全情语焉不详,尽向尖刻对立处挑笔,二者这就高下立判了。(註三)
註三:柏杨着《中国人史纲》〈下册〉星光出版社(台北)1992/05初版P554
至于「821/822年长庆会盟签订中博合约,条约中明订西藏与中国为两个平等国家,确认两国边界,并将和平条约内容刻碑竖立于三处。」则根本是借题发挥指鹿为马,极力扭曲事实真相,以符合达赖流亡人士自身立论之所资。张董事长指出,据歷史记载,从西元705年至822年,唐朝和吐蕃共会盟八次,其中第八次会盟是在唐穆宗长庆元年至二年(821年至822年)进行的,所以也称为「长庆会盟」。会盟确有立碑,其碑文同时刻有藏汉两种文字,这就是人们常称的长庆碑,或称为「甥舅和盟碑」。这块碑之所以称为「甥舅和盟碑」,是因为自从松贊干布娶文成公主以后,歷代贊普对唐朝皇帝以外甥自居,行子婿之礼,所以,当时的唐穆宗与赤祖德赞是舅甥关系;为「承崇甥舅之好」,赤祖德赞与唐立碑和盟,故有此称。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94%90%E5%AE%8B%E8%88%87%E5%90%90%E8%95%83%E9%97%9C%E4%BF%82%E5%8F%B2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105052902391
此碑上载盟文内有「商议社稷如一,结立大和盟约」及「今社稷业同如一,为此大和」而全碑四见「甥舅」或「舅甥」一词,甚至明言「大番供应,须合舅甥亲近之礼。」董事长指明,「社稷如一」当然非「对立」;而「舅甥」是伦理关系,大番供应大唐接应,行礼如仪尊卑定矣,史鑑如此,何来「平等」之说?可见「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论理不实,特为自身持论立场有利,极尽穿凿作假曲解史实之能事,如此与人论辩,有何公信力可言?又如何能以理服人?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94%90%E5%AE%8B%E8%88%87%E5%90%90%E8%95%83%E9%97%9C%E4%BF%82%E5%8F%B2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