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母网

由金刚萨埵百字明咒 谈西藏喇嘛的修行是解脱还是沉沦

文章标签: 密宗学习 密宗研究 密宗修行 密宗实证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金刚萨埵忏罪法,为密乘行者的四加行法之一,乃是西藏密宗修行人人人必修的基本法门,他们认为本法门有大力:一、倚仗力;二、决除力;三、对治编行力;四、拔业力等四力具足,消灭众生之诸恶业罪障得令清净,乃是最好的忏罪方法。此法能使一切恶念,令不增长,能破一切烦恼,增长无量无边的福智,偶有过失错误遗漏之处,诸尊护法不将为咎。 金刚萨埵其咒语曰《百字明》,为用于消除罪障、忏悔、补阙的咒语,被称为“一切忏悔之王。”这是一般喇嘛教徒人尽皆知,然真实意如何,採访组记者访问了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为我们详细解说持诵百字明咒是否真有如喇嘛教所言具有消除罪障、忏悔、补阙的功德。
据张董事长表示:喇嘛教又名藏传佛教或西藏佛教或Tibetan Buddhism或;密宗或密教或坦特罗佛教或Tantric Buddhism或Esoteric Buddhism,此密宗法门最初于唐朝时由印度不空三藏等人传入中土。至于喇嘛教于西藏的兴起则要推到唐初吐蕃王贊普松贊干布从天竺引入佛教说起。佛教自印度和尼泊尔大规模传入西藏时,正值印度佛法衰败,金刚乘佛教发展之期,使得金刚乘得以在西藏以佛教之姿获得发扬光大,成为藏传佛教中最有力、最重要的一支传承。公元八世纪,西藏便有「金刚乘」或「果金刚乘」的名称,作为密宗的别名。果金刚乘全名「果秘密金刚乘」。「果」指修行者追求的目标,密教特指通过各种特殊的方法和途径,苦心修证所得的不变大乐本体。西藏佛教在政治的支持下与当地苯教斗争中逐步发展,九世纪中叶贊普朗达玛兴苯灭佛,佛教受到沉重打击,十世纪后期藏传佛教开始再由印度传入无上瑜伽而復兴,陆续出现宁玛派(红教)、噶举派(白教)、萨迦派(花教)、噶当派等教派。元初忽必烈(1294年)敕封喇嘛八思巴为帝师(国师),从此上层喇嘛开始掌握西藏地方政权,逐步确立政教合一的统治体制。十五世纪初,宗喀巴(1357--1419)进行改革,创立格鲁派(俗称黄教)又被称为新噶当派。后来此派势力日益强大,并在清朝与蒙古扶植下掌握西藏政教大权。(参见http://www.bailinsi.net/05wsbl/04wcl/01fxjc/012fjjs.htm)。
喇嘛教以佛教教义为基础,吸取苯敦及印度教性力派的一些神祗和仪式,着重于探讨实践方法和辅助修炼的各种仪轨、咒语等。主张以欲贪作为修行的助力,使修行者经由秘密仪式、神通与禅定修行(称为天瑜伽),以无上瑜伽密为最高修行次第,最终得到解脱。相对于佛教的修行由观五阴十八界之虚妄断除我见,进而实证第八识如来藏是有很大的不同。
张董事长又表示:在圣严法师所着西藏佛教史--本性金刚乘中针对「无上瑜伽」提到;「晚期的密乘,受了印度教性力派的影响,就有以淫行为修道的根本法门了。说起它的源头,可从布列哈德奥义书一篇四章中发现;最初的宇宙,仅是一个原人(Atman)的自我,因觉得不快乐,便将自己一分为两(Pat),于是便有丈夫(Pati)和妻子(Patni),他拥抱她,人类便产生了。这是一种宇宙的创造论,和中国的阴阳或干坤的思想正相同。既以人类的男女两性作为宇宙的原理,男女两性的交抱,自亦同于最高的宇宙原理了。
这种思想进入密乘,便赋予佛学的名词化,以「般若」的大智和「方便」的大悲,来适应它,就成立了男性和女性的原理。认为般若的「空」性,便是女性的阴户,方便的有相,便是男性的阳具;般若可以指为少女、妹、母、娘、金刚女,乃至贱民的女性。经中也有诸佛以般若为母、方便为父;女性既为佛母,方便则指为男性的种子。悲智双运的结果,乃是涅槃的大乐,男女双身的拥抱交合,即是无上瑜伽的极则。因而成立本性金刚乘(Sahajrya-Vajray Ana)。」
张董事长同时提到:喇嘛教惯以佛法名相,加诸言语,做为有利于自己言行的依据,例如皈依四宝,学佛人皆知三宝为佛法僧,佛法名相里也仅有三宝,然喇嘛教为使信徒信受,提高喇嘛之地位,故意以「吾人若不依喇嘛的引导,不会知有佛教;不从喇嘛的教诲传承,我们不能入佛,更不能够成佛。所以,过去诸佛,佛佛皆由喇嘛的教授,而得信、解、行、证。喇嘛是救度吾人的导师,由喇嘛而有三宝,所以各自的喇嘛应在三宝之上,先皈依了喇嘛,然后才能皈依佛、法、僧三宝」。其实喇嘛若为正信之佛教徒,当知佛法僧中之僧即为喇嘛,何须另立,且喇嘛若不依「佛」所教之「法」而学,如何成为喇嘛。再者,若福德因缘具足,能值佛世,不用喇嘛亦可学佛,再不然福德因缘稍差,不值佛世,但有缘见经论亦可不借喇嘛而知有佛。这种逻辑上明显的错误,如果不是村夫愚妇,或偶像崇拜的信众,只要稍微冷静思考一番,就能够察觉出来。密宗这种篡改佛法的小伎俩,散于密续或传记中。再例如密勒日巴尊者传里记载着:「马尔巴的一位弟子,为了求法,把全部财物奉献出来,只剩下一只跛脚的老山羊没有带来,马尔巴便不肯传他的灌顶和口诀,一定要他亲自把那只老山羊背了来,才肯传他的灌顶和口诀」。并以「所谓祕密真言乘的学人:就要像你这样的弟子。其实,一匹老山羊,对我有什么用呢?不过为了奉法和重法的缘故,这样做。是必需的!」马尔巴又曾告诫他的大弟子密勒日巴说:「如果为了财宝、名利,或希望受人恭敬,或因为个人的偏爱,而传此法,那就犯了空行(即是明妃,密部的女性部主)的誓语!」。事实上佛世时 世尊传法并无要求弟子需竭尽所能的供养一切财物才肯传法的经论,更无尊贵卑贱之分,否则就不会有因种姓之见而施设之戒。故《西藏佛教史》也说到,这种修改佛法名相,以尊师重道为名,只是要造成喇嘛对于弟子财物的供养及绝对的服从的要求,进而形成了喇嘛阶级的特殊地位和权力,于是一般人民的财富便向喇嘛的寺院集中,结果便是统治者阶层与被治者阶层的出现,由于无明,一般人民沦为奴隶不如的生活,依旧毫无怨言,僧侣阶层渐渐由于权力的威势而堕落腐化,仅藉信仰为名而逐声色货利之欲。例如红教喇嘛受了印度教湿婆派女神崇拜的影响,以饮酒食肉行淫为成佛的无上法门,所以蓄妻子乃为常经。
正由于喇嘛不持独身生活,且以行淫为无上瑜伽的究竟法门,故有喇嘛在接受弟子供养的美名之下,将弟子的妻子佔为己有,在元朝时代,红教喇嘛横行,往往闯入民家,赶走男子,姦淫女子。加之西藏地方,并不重视处女贞操,一般信徒,竟有以妻女和喇嘛伴宿为光荣,女子以接纳僧侣为受宠,为神圣。
回过头来我们看密宗上师陈健民所译之金刚萨埵百字明咒其译义,及其与双身修有关之真实义,更可以了解箇中玄机: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7-0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